《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9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奈,丁长生只能是晚上再出去一趟,回到阳台上,丁长生又把事情嘱咐了杜山魁一次,然后两人一起出门,杜山魁直接回家,而丁长生去见华锦城了。
  华锦城这老小子现在倒是老实了,一直都躲在自己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要见丁长生,丁长生也只能是半夜驱车到他家里去,等到丁长生赶到他家里时,看到华锦城正在大门口不停的来回转悠呢,看来是真的有事了。
  “哎呦,丁主任,你可算是来了,急死我了”。没等丁长生停稳车,华锦城一步上去替丁长生拉开了车门。
  “老华,到底出什么事了,看把你急的,耿长文又来找你麻烦了?”丁长生问道。
  华锦城看看周围,指着不远处的大房子,示意丁长生进去说,现在华锦城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在家里都感觉不安全了。
  于是二人一起到了客厅,华锦城这才松了一口气,待丁长生坐下后,问道:“丁主任,我向你打听个事,听说新湖区的人社局局长关一山被逮起来了,有这回事吗?”
  “你怎么知道的?”丁长生惊奇的问道,心里不禁暗骂陈东做事不严密,怎么这么快就被人知道了,既然华锦城知道了,那就意味着这事不是新闻了,虽然各有各的渠道,那也只是有快有慢而已,可是自己和陈东碰头也只是前天的事而已,今晚华锦城就知道了,除去陈东做准备的时间,那华锦城这消息的速度就很快了。
  “哎呦,丁主任,那这么说来这是真的了?”华锦城一脸沮丧的问道。
  “老华,你够狡猾的,合着你这是诈我呢?”丁长生笑笑说道  。
  “哎呦,我的丁主任,我哪有时间诈你呢,我是求证,求证而已”。华锦城讪讪道。
  “老华,出什么事了?你和关一山有利益关系?”丁长生脸色立刻就变了,看华锦城急成这个样子,看来这事还小不了啊。
  “丁主任,这事呢,确实是怨我,我没孩子,你也知道,所以我弟弟的孩子,就想着能到政府单位里混个稳当饭吃,但是我虽然和政府里的人认识,但是也得用钱吧,可是真正熟道收钱办事的,还真是没几个,这不,有人就介绍了关一山,所以就送了点,把我侄子的编制给解决了,你说,这关一山到里面,还不得乱咬啊”。华锦城担忧的说道。

  “送了点?多少钱?怎么送的?”丁长生不信的问道。
  “二十万”。华锦城面对丁长生冷冽的目光,还是据实说道。
  “我靠,二十万买个编制,你怎么想的,有钱没地方使了?”丁长生叫道。
  “唉,其实这也不赔,二十万有个事业编的编制,三四年光是工资都回来了,往后这几十年可就有了保障了,要是单位好点,那是多超值的事,关键这玩意旱涝保收啊,不像是我们做生意的,今天看着金银满屋,明晚就可能赔个底掉,你看看我现在,被人盯着,这滋味不好受啊”。华锦城说的全是实话,而且也是中国现在事业编的乱象,哪个领导手里没有机动指标,不是安排自己的子女,就是安排领导的子女,又或者是相互异地安排对方的子女,这都是公开的秘密。

  丁长生目瞪口呆,按道理来说,华锦城说的是没错啊,事实如此。
  “那你怎么送的,现金还是转账?”丁长生懒洋洋的问道,怪不得陈东说要是抓了关一山,湖州不定多少干部晚上睡不着觉呢,看来也不单单是干部啊,像华锦城这样的人肯定也有不少啊。
  “现在怎么可能用那么笨的办法送啊,你想送,别人还不敢收呢,我是通过法院送的,我觉得只要是我不承认,这事应该是没多大问题,只是,我心里不踏实,找您来,也是想求个心安”。华锦城说道。
  “唉,老华,你的意思是大半夜的叫我来就是为了能有个心安能睡着觉呗”。  丁长生哭笑不得,挖苦道。
  “丁主任,也不是这么说,你也知道,我这段时间都在家里呆着,实在是憋坏了,今天有个朋友打电话说关一山被逮起来了,我这心里一下子就没底了,要是关一山进去之后乱咬,我把检察院迟早还会找到我,到那时候再找你,岂不是晚了嘛”。华锦城还真把丁长生当成自己的保护伞了。

  华锦城为了让丁长生在这里呆的随意,还让人准备了几个小菜,脚下的塑料桶里放着冰镇的啤酒,这倒是让丁长生的心情好了许多。
  “你刚才说你那钱是怎么送出去的?通过法院?你认识法院里的谁啊?”
  “我谁也不认识,其实这事我也是考虑了很久才决定的,因为,这也不是个小数目,这万一要是出点事,我的责任也小不了啊,不得已采取了这么一个合法的方式”。华锦城解释说道。
  “合法的方式?既然合法,你怕什么啊?”丁长生不屑的问道,在他看来,既然是行贿,就不可能做到合法,顶多是披着一个合法的外衣,干的还是违法乱纪的事。
  “我手底下不是有房地产楼盘嘛,我和关一山见了个面,商量好了,他去买我的房子,合同什么的都是正规签署的,而且他还缴纳了二十万元的定金,然后我的房子在不久后就卖给了另外一户,所以这么一来,对关一山就是违约了,关一山找我要定金双倍返还,我当然是不能答应了,然后关一山向法院起诉我,等官司结束了,判决下来后,就是判我双倍返还,我也没有执行判决书,是法院强制执行的,我觉得这么做是天衣无缝的,丁主任,你觉得哪里还有破绽吗?”华锦城一边看着丁长生的脸色,一边说道。 WWW. 

  丁长生听完简直是惊呆了,别说是他不知道,相信别人也没几个知道的,这行贿的手段,除非是自己招认,还真是不好界定,而且就算是自己招认,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华锦城有罪,那也是不好定罪啊 。
  但是,这件事虽然做的很巧妙,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华锦城侄子的编制是怎么来的,你既没有参加考试,也不是其他关系进来的,那么再加上关一山的指认,华锦城依然是跑不了的,这就是命门。
  “那你侄子的编制是怎么回事?你能解释清楚他是怎么进去的吗?”丁长生捏了一个花生米,在手里捻掉了皮,问道。
  华锦城一下子愣住了,这个倒是没有考虑到呢,对啊,自己和关一山要是没有利益输送的话,关一山会给自己的侄子弄个编制吗?这不太可能吧,联系上那些钱,只要是关一山想说,那么华锦城是跑不了的。
  “那怎么办?”华锦城此时觉得自己叫丁长生来真是来的太对了,要是没人提醒自己这一点,自己一直还在自欺欺人呢。
  丁长生此时当然是不可能说让华锦城怎么样了,因为他不知道这次陈东到底想要掀翻多少人,或者是司南下到底想要搞到什么程度,湖州表面看起来是风平浪静的,但是底下已经是风起云涌了。
  “你先等着吧,等到有人找你了,你再告诉我,到时候我们再想办法,如果正常来说,这看起来很像是关一山的正常收入,只要他自己不想说,是没人会知道这事的,怕的是关一山万念俱灰,那就麻烦了,不知道会咬出来多少人呢?”丁长生低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