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9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听到陈东这么说,愣了一下,看来只的猜测差不多,果然是想利用检察院做事,只是没想到,司南下居然有魄力将矛头首先对准了汪明浩的女婿关一山,这是要杀一儆百吗?
  “陈检,你是说这是司书记的意思?”丁长生进一步确定道。
  “嗯,实不相瞒,我在市委遇到你,就是刚刚见了司书记出来,司书记这个难题可是出大发了,我一时间还真是不知道该在怎么办了”。  陈东脸上露出为难的样子。
  丁长生看了一眼好似聋子的江天荷,实在是摸不透陈东这话里到底是有多少真的多少假的了,按说这种事,能少让一个人知道就少让一个人知道,可是陈东居然叫来了江天荷,这也不符合官场规矩啊。

  丁长生正在酝酿这话该怎么说呢,但是陈东仿佛是等不及了,见丁长生不说话,还以为是自己没说清楚呢,继而又说道:“长生,你是不知道,虽然这个关一山的是个小角色,但是这小子结交的人可都是不简单的,我担心这小子进去之后胡乱的攀咬,我是真的不知道这小子到底会把谁拽出来,万一搞的湖州官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那怎么收场?”
  陈东这话里有话,咋看起来这些事和丁长生没什么关系,但是丁长生一听他的意思,那就很明显了,虽然丁长生来湖州时间不是很长,但是也是有一帮关系不错的朋友,万一被关一山咬出来的人里面有丁长生的朋友,那这事该怎么收场?
  丁长生一琢磨,陈东的话看起来是不错,可是仔细一想,那照这么说,这关一山看来是动不得了?
  这也是人的本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一个人能做到这个地步,那么只要你出事,肯定是有很多人保你,即便是你进去了,只要不咬出这些人来,那么这些人也会通过各种关系关照你,甚至是不惜枉法将你尽快的捞出来  。 
  “陈检,照你这么说,这个意思看来是属刺猬的了,下不得手了?”丁长生笑眯眯的喝了江天荷端过来的一杯茶,问道。
  “也不是这么说,只是现在不是时候,汪明浩还在湖州,我只怕是这边动关一山,那边关一山早就知道了,兄弟,你以为这检察院和纪委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部门吗?错了,检察院的有些干部还是从纪委调来的呢,你说这工作怎么展开,这边还没展开呢,人家就已经卷起包袱来了,再想打开包袱看看里面有什么,恐怕是不可能了,这不是狗咬尿泡空欢喜吗?”

  在一定程度上来说,陈东说的不错,丁长生也承认风险很大,一大不能打中七寸,那么后面的事的确是很难收场。
  可是陈东鼓动自己去游说司南下,这是万万不可能的,一来丁长生对汪明浩恨之入骨,司南下好容易下定决心收拾关一山了,自己去浇水灭火,那怎么可能呢?
  “陈检,你听我说一句话怎么样?”丁长生粥呢没想了一会,说道。
  “你说,你说”。陈东一看丁长生肯说话,心里就先是欣喜了几分,这小子一向都是鬼点子多,从俩个人第一次在市财政局合作,他就看出来了,只是他没想到丁长生不但是鬼点子多,而且政治方向把握的也很好,这已然是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每次看似都要倒霉的时候,总会化险为夷。
  “陈检,你刚才也说了,现在不是时候,关键点在汪明浩还在湖州,不方便行动,汪明浩又是纪委书记,让很多人忌惮,其实,他就不忌惮你吗?我说了,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现在看起来关一山的所有事都和汪明浩没关系,但是是不是真的没关系,谁知道?”
  陈东一愣,听丁长生说了这么多,一时间没明白丁长生到底想说什么,这看着也不像是出主意啊?
  端给丁长生一杯茶,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唉,陈检,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司书记这么相信你,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办,你现在要是犹豫了,恐怕后面关于你的事,他也会犹豫”。丁长生点明了说道。
  “关于我的事?”陈东一下子没明白过来,问道  。
  “那是啊,据我所知,省纪委的李书记曾经来湖州单独见了汪明浩,就是关于关一山的事情,前段时间不是闹的沸沸扬扬吗?想着让汪明浩离开湖州,避避风头,但是这老小子不但不听,还死皮赖脸的呆在这里不走,你说,省纪委的脸往哪搁?”
  丁长生看了一眼一脸迷惑的陈东,继续说道:“很明显,省纪委对汪明浩很不满,那要是有人将这个案子查成了铁案,省纪委又不是瞎子,到那个时候,慢说汪明浩有问题,就是没问题,他在湖州也呆不下去了,那他的那个常委的位置……”
  丁长生的话点到这里就没再说下去,陈东的眉头慢慢展开,而江天荷的眉头却一下子明亮了起来,如果陈东能一跃成为市委常委,那么自己很可能弄个副检察长干干了,这是多好的事,想到这里,眼睛闪亮的看着丁长生,这小子的脑瓜子就是好使,这么深远的事都能看得出来。
  其实这是一个语言陷阱,这就等于是还没买彩票,就把中奖以后的所有事情都想好了,想买什么,该买什么,但是计划好了一切后才发现,还没买彩票,就是买了,也不一定能中啊。
  道理是一样的,陈东可能因为查办这个案子而引起上面的注意,但汪明浩是不是一定会走,很难说,他是不是一定就会接替汪明浩的位置,更难说。

  很明显,陈东如果听了司南下的安排,力主查办关一山的案子,那么查出东西来是肯定的了,这就意味着陈东会得罪一大批的人,陈东到时候只能是选择和司南下站在一起,司南下也将会不遗余力的推荐陈东接替汪明浩担任湖州市纪委书记。
  可是问题来了,如果是湖州组织部长的人选,上面可能会认真的考虑司南下的建议,因为组织部长可以帮助市委书记实现组织意图,尤其是人事任免方面,这也算是对市委书记工作的支持。
  可是一个地方的纪委书记的职责是什么?是监督,是党内监督?一个市委书记力主推荐的纪委书记能对当地的党内生活进行有效监督吗?上面是不是会这么考虑?
  那么一旦这么考虑,而且一定会这么考虑,既然考虑到这个因素,陈东接替汪明浩的希望就微乎其微了?
  可是当人的某种欲望一旦被激发时,他想到的首先是成功,而具有同样比例的失败份额却被自动的过滤掉了,毕竟,未虑胜先虑败的人在生活中是少数。
  很明显,从陈东的脸色变化来看,他也是一个俗人,不可能做到未虑胜先虑败,这就是人性。
  “那,兄弟的意思是,我要抓住这次机会?”陈东向后一仰,看着丁长生谨慎的说道。
  “陈检,你想想,司书记自从上任以来,都是在想法设法的极力稳定湖州的局势,现在看来,一切都进入了正轨,可以说,局势已经稳定下来了,那么,下面该干什么?不是可想而知吗?”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