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书记不得不说话了,他不想和华子建为敌,这个年轻人在很多时候自己是可以利用的,问题是现在他已经成为了华书记的的目标,自己没有义务为他惹恼华书记,即是华书记也从来没有怎么欣赏过自己,但自己还是不能和他为敌,何况为这事情华书记还特意的给自己打过招呼,那就更要小心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华子建既然是华书记的目标了,这从华书记给自己的电话里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价值以后只怕也剩不了多少,得罪也罢,帮助他也罢,都无关紧要了。

  吴书记没有站起来,他先是咳了一声,然后才看了一眼华子建,缓慢的说:“子建啊,你来洋河时间也不短了,大家也都还是认可你的工作态度,你年轻,有热情,这些都是好的方面,但我们是一个团队啊,同志哥,这个团队需要纪律,需要对自己的约束,任何超越了这个前提的行为都会受到惩罚的,唉。”
  华子建懵了,吴书记情深意长的一番话,让他立刻就坠入了无底的深渊,吴书记再一次的抛弃了他,华子建低下了头,收回了自己刚才满怀着期盼的眼神,华子建明白,不用在辩解什么了,也不要在幻想什么了,这个大已经把自己牢牢的住,所有的退路和缝隙都被他们堵的严严实实,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惩罚的到来。
  会议室里也是悄无声息了,没有人会暗暗高兴,就连哈县长,吴书记和齐阳良,也没有一丝的愉悦,面对一个将死之人,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就慢慢的笼罩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是啊,今天是华子建,不是我,但谁又能保证明天依然不是我呢,在这个当前风险排名最高的权利场中,谁又能笑到最后,稳稳的走下去。
  而仲菲依在这里面已经是最为悲伤的一个人了,自己和华子建有过亲密的接触,自己也出卖过华子建,但华子建在接下来的那段时间里,从来没有说过一次自己的坏话,也从来没有在人前人后对自己嘲讽和讥笑过,他总是那样豁达和真诚的面对自己。
  可是,这个人以后就会永远的倒下了,自己好像再也不用对他惭愧和内疚,可是为什么此刻自己的心里会如此的哀伤。
  仲菲依极力的在回避着华子建的目光,自己帮不上他什么忙,也没有胆量去帮他,从感情上来讲,仲菲依对华子建还是充满了怜悯和同情,但没有办法,她是理性的女人,她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落井下石。
  会依然在继续的开着,方巧还在不断的讲着,她们在说什么,说了多长时间?华子建都不知道,他颓废和低沉着,他的沮丧已经击垮了他,他没有了往昔的镇定自若,也没有了往日的万丈豪情,他懵懵懂懂的坐在那里,心神已经脱离了身体,摇曳在一片的忧伤之中。
  什么时候开玩的会,华子建也不大清楚的,他没有随大家一起去陪方巧吃饭,大家也没有人去邀请他,这也不是大家见风使舵想抛开他,只是每个人都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吃饭,喝酒,嬉笑,都会让他更加的伤悲。
  一阵狂风就席卷到了洋河县,人们又开始紧张起来了,各种流言四起,各种猜测不断,各中担心出现,洋河县的政治气候,就像洋河县的天气气候一样,总是一惊一乍的,变幻莫测的,也难怪,洋河县的天气预报从来都没有准确过,何况是政治气候呢。

  这一两天,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更有灵通人士,竟然都可以说出华子建将要调离洋河县,到柳林市下属的一个供销社去做副主任了。
  更有传言说,在柳林市的常委会上,秋紫云和华书记针锋相对的就华子建这个问题争论了很长时间,华书记也第一次的撕下了脸面,对秋紫云展示了自己独一无二的权威,批评秋紫云是感情用事,批评秋紫云是盲目信任,把自己和秋紫云的矛盾摆在了大家的面前,让那些企图两面讨好的常委做出了一个明白无误的选择,用常委会一边倒的投票结果,狠狠的打击了秋紫云的信心和勇气。
  华子建听到了这些传言,也只能是苦笑一下,他感觉自己对不起秋紫云,更怕因为自己的事情加重秋紫云在柳林的危机,同时他也感慨着,能找到一个快要解散的供销社,真亏了华书记想的出来,也难为他了。
  这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快速的感染着每一个关心此事的人,最后种种的信息汇聚在了一起,那就是一个让哈县长大喜过望的,出乎意料的惊讶,他没想到,华子建这次败的如此干脆,败的都有点不像华子建了。
  所有在过去看好华子建的人,都暗暗的为他担心,惋惜着,而那没有看好过他的人,也摇头感慨,说:“少年得志,未必好事,这下摔惨了吧”。

  华子建呢?他在接下来的一两天里,那都没去,他经常是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发呆,除了秘书小张,其他人他都不见,更不接待,不过现在也没有多少人再来打扰他了,对每个人来说,接近一个正在失势的人,就像是跳上一辆失控的车,危险无所不在。
  政府也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每天窗外那嬉骂声,高声的玩笑声,这一辆天已经没有了,
  是的,政府很安静,安静的让人窒息和气闷,华子建也很安静,办公室里已经是满地的烟头了,他总是那样默默的抽烟,似想非想的看着天花板,这样的情景维持了好长时间。
  今天,华子建还接到了秋紫云的一个电话,秋紫云的情绪很低落,她伤感的语气把这件悲剧描绘的更为惨淡:“子建,我尽力了,我实在是疲倦了,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你不要自暴自弃,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总有翻身的一天。”
  华子建已经无话可说了,他没有想到市委怎么可以这样搞,没有一点真凭实据就意猜着把这事做了一个错误的事件,这不是一种正常的工作方式,纯粹就是一个谋害。
  华子建强打精神说:“秋市长,我理解你的处境,我也有一个唯一的希望,那就是你保护好自己,不要因为我的事情影响到你,你现在也进入了非常时期,保护好你自己,那就是给我带来了希望。”
  秋紫云伤心的说:“子建啊,我没有保护好你,我也知道这就是一次阴谋,你先忍忍,在合适的时候,我会把这一切帮你讨回来的。”
  华子建努力的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低沉的说:“谢谢秋市长的关心,这些年真的让你为我费心不少,很感激。”
  那面电话里,秋紫云长叹了一声说:“算了,不说这些了,好好的想想还有那些问题没处理好,不要在留下什么尾巴,再给他们找到新的机会。”
  华子建说:“好的,我这几天该处理的都处理一下,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能不能平安的离开洋河县,我也说不上来。”
  秋紫云幽幽的说:“尽力吧。”
  华子建一直是站着接电话的,这个时候,他就感觉到双腿无力,整个身体犹如大病后没有完全恢复一样,没有一丝生机和活力,他一屁股就坐了下来,把自己完全的萎缩进宽大的靠背椅子上,心里空空的,神志也有点模糊,灵魂也慢慢的飘游,一种深深的陷害和打击让他走到了沮丧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