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悦莲对着她招招手,她立马小跑过来“早!”她对华悦莲说道。
  电梯还在呈上升状态,而此时华悦莲才发现我在调到公丨安丨局(公丨安丨处)与小刘的对话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字,早、好、嗯、再见!气氛尴尬的让华悦莲又开始自怨自艾的反省自己的交际能力。

  华悦莲说:“电梯真慢!”
  小刘说:“天气变冷了!”她们两人同声说道,想结束这尴尬,可却又划上一道明显的错乱,揭露着她们彼此都在掩饰的难堪,又是一阵沉默。
  叮咚,电梯门开了,打断华悦莲思绪,她走进了电梯,一会就到了办公室,她们这个办公室很大,好几个人都在一起办公,华悦莲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桌面已经被内勤擦拭过,显的很干净,桌上放了一份今天的柳林日报。
  华悦莲漫不经心的打开了报子,很快的浏览了一下,一个并不起眼的消息引起了华悦莲的关注,那是说柳林市一个国企的领导,擅自的把一块土地转租给了别人,租价很低,现在市里组织了人员对此事展开了调查,有可能这个领导要下课了。
  华悦莲看着看着她就走神了,这个报道让她一下子就想到昨天在家里听到老爹的电话,而那个让自己伤心欲绝的华子建,也会像这报子上的人一样,被调查,被干掉的,从那个电话里,已经毫无疑问的宣判了这个结果。
  华悦莲呆呆的发着愣,好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她的思绪已经飘的很远了,飘出了窗外,飘出了柳林市区,飘到了洋河县那个并不豪华,也不温馨的县政府华副县长的办公室里去了。
  早晨,华子建起的很早,他到外面散了一会步,鬼使神差般的走到了当初自己和华悦莲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河边,看着那缓缓流淌的河水,仿佛比以前更加清了很多。
  而这时的天,也比以前更加高远了一些,秋色更浓了。
  不知不觉7:50分了,他再也无心欣赏秋色了,大踏步子朝政府走去,今天他还要有一个接待,是洽谈农业开发项目的事。
  说到项目,说到投资,华子建有时也不寒而栗,洋河县的工业太落后了,本来区位优势不突出加上环境不行,吓得外商都不敢来这里投资。
  据说,一个客商与县里签约后,选到了用地,正在申请证照,但在找人盖章时,让他心有余悸,刻骨铭心,因为他整整走了半个月,盖了上百个公章,而且要找一个人,要盖一个公章都会遇到刁难的现象,如没有得到好处,下辈子都办不了、办不好。
  后来,他准备建设厂房时,有关部门又要他表示。这名客商心力交瘁,心如刀割,痛下决心,丢钱走人。门难进,面难看,事难办。这是官本位和部门利益、个人私欲膨胀在作怪。要引进客商留住客商、发展经济,观念是第一位的环境是最关键的。

  华子建回到办公室,看了一阵文件,九点的样子,小张和农业局的马局长就陪着一位从福建来的客商如约而至,华子建很热情的招呼和握手,一番寒暄后,彼此递赠了名片。
  这个福建客商叫曾平 ,他有50来岁,未老先衰,鬓发已经斑白,带着椭圆形的金边眼镜,一对深邃的眼睛在底下闪动着,一套笔挺的九牧王黑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显得气度不凡,尤其是套在白衬衣上的一条法国品牌“爱玛仕”领带更显示出夏湖的风度和富有。
  曾平很有点处事能力,有一种人见人爱的感觉,因为无论在什么情况什么状态他都有一副亲切的笑脸,很好接触。 曾平是从做小买卖、赚小钱开始的,一步一个脚印,一年一个奇迹,渐渐地,他积累了资本,积累了创业的经验,他的事业如日中天,红红火火。
  据说曾平的第一桶金是因为他的诚信而获得。有一年,他加工生产的即食米粉已经包装并搬运上车正在运往深圳皇岗口岸准备入关出口,他在公司清点整理产品时,蓦地发现有30箱普通产品当成了出口产品销售,他霎那间心里一阵冰凉,当时没有移动电话,与客商联系不上,可是他信守诚信第一和中国名声要紧的经商理念,一种强烈的荣辱观驱使他叫一辆出租的士,加大马力沿途直追。终于在深圳皇岗口岸追上货车,把普通产品卸下,当时客商心潮澎湃,非常感动。

  斗转星移,岁月悠悠。经过多年的打拼,曾平早已资产雄厚,这次他想在洋河县建立一个生态产业园,从种植,到加工,再到销售一条龙。
  他对洋河县投资办企有一定的兴趣,因为洋河县是商品粮和种植环境很不错,是地大物博,名闻遐迩的传统农业大县,农业资源的可利用率极高。
  再说,洋河县是贫困区,劳力资源丰富、低廉,成本核算相对偏低。正是有这么几个前提,曾平才来到洋河,与政府洽谈投资一事,他们哈县长也谈过两次,后来在谈到一些具体的问题上,哈县长在前几天就安排他来和华县长谈谈。
  “曾老板,你对我们洋河县的感觉怎么样?”华子建洋溢着豪放、热情,拉开话匣子。
  “来洋河好多天了,我也走了一下,看了一下,总的感觉是不错。”曾老板很真诚地回答。
  其实,他到城区走的时候,就发现了洋河县投资环境的不和谐、不尽人意。这是一个出租车司机给他讲的真实故事:前几年一个外商来洋河县考察,他带着情妇入住宾馆,深夜12点,他与情妇在做作业的时侯,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吓得魂飞魄散,进来几个保安,把他们带到宾馆保安部,对他们进行勒索讹诈。
  这真是太恐怖了,太无耻了。曾老板心里这么想但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相信随着经济和社会事业的发展,洋河一定会重视环境建设,这些与和谐社会格格不入的东西一定会销声匿迹,关键在于怎么安分的创业。所以他还是把消极的一面埋在心里,回答华县长依然说些积极、乐观的话。
  “洋河是国定贫困县,条件不是很好,还望曾老板多多包涵,但愿你在我们这里有所发展,有所创造,并提出宝贵意见。”华子建实事求是的说着。
  看得出,华子建是很希望曾老板扎根洋河县创业的。
  “洋河县资源丰富,市场无限,只要你们县上领导支持、帮助,有一定的政策做后盾,我是有信心在这块宝地发展的!”曾老板对华子建的坦诚、厚道很是感动。
  华子建又详细的给曾老板介绍了项目定位,资源分析以及土地征用的有些优惠政策。
  两人到很谈的来,直到公丨安丨局的郭局长到来,这个曾老板才告辞离开。
  华子建就对马局长说:“你好好陪陪曾老板,多走走,多看看,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联系。”
  马局长就满口答应着,带上曾老板离开了。
  在曾老板和马局长离开后,郭局长小心的关上了门,表情变得凝重了很多,华子建知道一定是有了心的发现,他也默不作声,等待郭局长说话。
  郭局长却他没有说什么话,只是从自己上身的口袋了掏出了一张纸来,很沉重的递给了华子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