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9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8-09 16:09:00
  ———————更新线———————
  本来以为来鹿邑太清宫找到真源先生便能解了叔父身上的冥约,却没有想到事情一波三折,先是找不到真源先生,找到了又是个疯子,不疯了反倒又扯上了高桥美子的事情,释怀了便又身死……叔父连来意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出,难道这就是天意?
  “快来人!”许丹阳大声呼唤太清宫中的道士前来,众道士听见叫喊,都纷纷过来探看,见真源先生身死,各自惊诧,议论纷纷,却无一人神色是悲伤的。
  叔父道:“许丹阳,真源他已经死了,你就别再折腾他了。他无儿无女,你身为他的亲传弟子,就找一块好地方,把他埋了吧。”
  “啊?!”许丹阳愣在当场,似乎是没明白叔父说的是什么意思。
  叔父大声道:“你师父死了!要埋了!”
  许丹阳略一缓神,随即又失魂落魄,喃喃说道:“师父他老人家神通广大,怎么会就这么死了?”
  叔父道:“心神交瘁,油尽灯枯,死了也好。不然你看他现在的这副模样,他活着还有啥意思?”
  许丹阳呆了片刻,忽然抬头看着叔父,道:“你身上还有冥约没有解除,你就不怕么?”
  日期:2016-08-09 16:10:00
  叔父略一怔,然后冷笑道:“怕啥?怕死?哈!哪个人不会死?谁能不死?我怕个球!”
  许丹阳道:“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办法?”
  “没有!”叔父道:“你也死了这条心吧!”

  许丹阳悲叹一声,道:“我还这么年轻。你自然不怕,你当然不怕,你什么都没有……”
  我听得心中一阵愁闷,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真源先生既然死了,那便无法可解,生死在天,聊以慰藉罢了。但愿叔父他吉人自有天相!
  叔父盯着许丹阳看了片刻,见他仍在自怨自艾,便摇了摇头,过去把真源先生的尸身抱了起来,放在屋里头。
  众道士都探头探脑的看,叔父出来骂了一回,喊道:“你们观主呢!?叫他过来,商量给真源治丧!快点!别伸着你们的狗头瞅了!”

  太清宫的道士似乎很畏惧叔父,应了声之后,便一哄而散,不多时,郑观主便匆匆而来。
  “这……”郑观主见真源先生身死,也十分惊诧,道:“夜里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没了?”
  叔父道:“他的后事,商量着办办吧。”
  郑观主点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又看许丹阳,道:“许总首领是什么意见?”
  许丹阳神情沮丧,半天才道:“我来出钱,你们好好置办。”
  郑观主道:“放心!”

  日期:2016-08-09 16:14:00
  我和叔父在太清宫守了七日,等真源先生的后事全了,才行离开。许丹阳和计千谋已经提前走了。
  期间,叔父向郑观主问起道祖墨宝的事情,我也十分好奇,因为思量起来,真源先生和高桥美子似乎就是因为这道祖墨宝才搅在一起的。那高桥美子为了得到道祖墨宝,哄骗真源先生倾心于她,又设计让真源先生出家为道士,进了太清宫,一步一步接近道祖墨宝,等到后来,抗战胜利,高桥美子不得不先行回国,没能拿到道祖墨宝,但二十多年后,卷土重来,到底还是从真源先生那里偷走了道祖墨宝……

  算起来,高桥美子的命,真源先生的命,新峘光的命,都因此而丧。
  这道祖墨宝究竟有什么重大的意义,以至于高桥美子这般下功夫?
  郑观主听我和叔父问起,思忖片刻之后,道:“说起来,我也不大清楚,老观主在的时候,这墨宝都归真源先生掌管,他是研究了许久的。有一次,我无意中听他说起过,那是道祖亲笔画的几幅图,似乎是什么先天图,无极图,龙图……看似简单,却极难参悟。”
  我道:“那道祖墨宝在太清宫里那么久了,难道历来就没有高明之人参悟得透么?”
  日期:2016-08-09 16:15:00

  郑观主道:“道祖墨宝也不是一开始就藏在太清宫的,而是从宋朝以后,被陈抟老祖亲自送过来的。”
  我和叔父都是一怔,道:“陈抟老祖?”
  郑观主点点头,道:“不错,算起来,是和你们麻衣陈家有关的。据说其中蕴含着中华道学的根源,而且,能参悟透彻的话,是能预知未来天下兴衰大势的。”
  我悚然道:“真的假的?”
  郑观主道:“既然没有人参透过,那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道祖留下的墨宝,总归是有些玄妙的吧?”
  “废话。”叔父道:“要是没有些秘密,那个高美能豁了命来偷来抢?”
  “这话说的是。”忽然有人远远的接了一句话,我们抬头看时,却见是屠夫走了进来。
  他道:“日本人想拿走道祖墨宝,也是冲着里面的秘密来的,日本人可远比咱们自己更信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

  这话说的颇有言外之意,倒也让我对他更增加了些好感,又看他没带其余三个人来,穿的也是普普通通的便装,不知道他来是做什么的。
  日期:2016-08-09 16:15:00
  叔父和郑观主都不认得他,但是却都觉得他相隔甚远,便能听见我们的谈话内容,那便不是个普通人。
  叔父细细打量着他,郑观主也站了起来,还不及发问,屠夫便朝我一笑,道:“小兄弟,还认识我吧?”
  我道:“那怎么会不认识?”
  叔父诧异道:“你们认识?”
  我道:“他就是那个,那个——”
  “屠夫”这两个字我总觉不好说出口,但屠夫却自承其号,道:“我叫屠夫。”
  叔父“哦”了一声,道:“原来就是你啊。”
  屠夫点了点头。

  郑观主道:“您来是做?”
  屠夫看着我道:“我来是找他的。”
  我稍稍一愣,道:“有什么事情么?”
  屠夫道:“这几天,那‘灵狐’和新峘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我思来想去,总觉你年纪轻轻,一身本领,不做些事情,实在是可惜了。”
  我道:“您还是来劝我加入你们么?”

  “不是。”那屠夫道:“做我们这行的,也不见得怎么好。我是觉得,现在时局动荡,你在村里也未必有什么事儿可做,下地种庄稼对你这种人来说,也不是安身立命的良策。我有个建议,你听一听,做不做在你。”
  我道:“你说吧。”
  日期:2016-08-09 16:16:00
  屠夫道:“你如果有心的话,就去当兵吧。”
  我心中一震,道:“当兵?”
  屠夫道:“对,入伍当兵。一般人难进,但是你要是想去,我可以帮忙,那也不算什么难事。”
  我听得颇为心动,暗自忖道:“以后与明瑶成了家,必定要寻些生计。学祖辈做相士,在当今这个世道估计不大行得通,我也不能一直靠着爹娘,吃他们的老底,毕竟成家要自立的。更不能仰仗明瑶家里的钱财,那自己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下地种庄稼确实不是我所愿,如果能去当兵,既能继续打熬身体,又能混上些差事,那自然是好极了。”
  屠夫见我脸上神色跃跃欲试,便笑道:“怎么样?”
  我看了叔父一眼,道:“我心里是愿意的。”
  叔父道:“我也愿意你去,摸摸枪也是好的嘛。”
  我笑了笑,对屠夫说道:“那我回去问问我爹娘。”

  屠夫点头道:“好,那我等你消息。”
  我道:“多谢你的好意了。不过,要是我爹娘也应承了,我怎么去找你?”
  屠夫道:“你是许昌陈家村的吧,你爹不是许昌禹都房管的陈汉生么?”
  我诧异道:“你怎么知道的?”
  日期:2016-08-09 16:17:00
  屠夫笑道:“再没有谁比我们消息更灵通更精确的了。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吧,到时候,我去房管找你爹,直接问他的意见。”
  我点头道:“好。”
  屠夫伸出手来,和我一握,道:“那咱们就再会了。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我道:“再会!”
  我和叔父又在太清宫待了一天,便收拾回许昌禹都去。
  临别之际,我和叔父又去了一趟老君台,正碰见梅川太郎下来。
  他只孤身一人,瞧见我们时,朝我们微笑颔首示意。
  叔父道:“你又来悔罪了?”

  梅川太郎道:“是啊。人越老越难心安,平生造孽太多,期求神明见谅。再过几年,我还要来,到时候,我要立碑赔罪的。”
  叔父道:“真心赔罪,也没必要立碑,不是真心的,立碑也没用,搞那些虚头巴脑的形式,管屁用。”
  梅川太郎点点头,道:“您说的是。心意也有,形式也要。我会再来的。你们保重。”说罢,梅川太郎朝我们一鞠躬,匆匆而去。
  日期:2016-08-09 16:22:00
  看着他的背影,我对叔父说道:“他像是真心悔过的。”
  叔父道:“天才知道他打啥主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我知道叔父还是念着真源先生的死,对日本人更加厌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