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8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呢,在里面呢,我去帮你问问?”
  “不用了,我自己来”。说完丁长生直接去敲门了。
  “进来”。司南下还以为是张和尘有什么事汇报呢,张和尘是秘书,有什么事,或者是有什么人来,都是张和尘先过来汇报一下。
  但是没想到一抬头,看到进来的居然是丁长生和另外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愕然愣住了,不知道丁长生这小子这次唱的到底是哪一出?
  丁长生知道,这次先把赵林揪出来,很可能对自己彻底将耿长文赶出湖州不利,但是他等不起了,因为耿长文是丨警丨察,还是市局的局长,就算是大部分人不听他使唤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但是备不住就有像赵林这样赌一把的人甘为起所用,那么这就等于自己的背后始终都是有一双眼睛  。
  慢说自己没有那些需要隐秘干的事,就是一般人也受不了每天都生活在别人的监视之下,所以,丁长生决定,先下手为强,至少自己不能每天都被跟踪,那样的话,祁家的事情,谢家的事情,包括秦家的很多事,自己将没有了一点隐秘的空间,这对自己来说是要命的。
  “怎么了?丁长生,他是谁啊?”司南下将手里的笔放下,问道。
  赵林在前,丁长生在后面,见司南下问,抬起脚朝着赵林的屁股就是一脚,一下子踹了赵林一个趔趄。
  丁长生自己找了把椅子坐在司南下对面,看了赵林一眼,说道:“自己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林无奈,虽然耿长文是市局的局长,但是眼前的这位却是湖州市的一把手,说实话,自己还是这么近距离接触到司南下,所以从心里就有一种对官位的敬畏,当然是不敢在这里对司南下撒谎的,所以就一五一十的将耿长文交代的事情都倒了出来。
  赵林说这些话时没敢看司南下,但是丁长生却是看到了司南下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慢慢的,随着赵林交代的事情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不像话,让司南下都是目瞪口呆,他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市局局长,居然能干出这种手眼通天的事情来。
  丁长生虽然也在听,但是却没有丁长生这么吃惊,因为他猜到了一部分,看来耿长文的确是冲着华锦城的家产来的,这是这些日子华锦城一直都龟缩在城堡里,而且自己名下所有可能涉及到黄赌毒的买卖都关门了,让耿长文一时间有点狗吃刺猬无处下嘴的感觉。
  于是,耿长文认为,这都是丁长生在背后捣鬼,所以他暂时把目标对准了丁长生,想将华锦城的保护伞丁长生这颗毒瘤先拔除掉,然后再回过头来对付华锦城,到那个时候估计就很简单了。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司南下冷冷的问道。
  “司书记,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不敢拿这事开玩笑”。赵林非常的想证明自己说的都是真的,但是发现除了自己说,的确是没有可以拿出来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  。
  “你有什么证据吗?”司南下问道。
  相对于丁长生的鲁莽,司南下不可能像丁长生这般采取雷霆手段,他是市委书记,对这种事还是很谨慎的,因为耿长文的来路他也知道,所以,别人不惹他,他也不想别人惹自己,相安无事是最好的,但是目前看来是不可能了。
  “没有,我没有证据,但是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赵林见司南下根本不相信自己,转脸看向丁长生,希望丁长生能帮着自己证明,但其实丁长生很多事都是猜的,而且大部分还是听赵林说的,他也是没有证据。
  “你先回去吧,今天的事不许告诉耿长文,我有事再找你”。丁长生眉头都没皱,也没问司南下的意思,直接将这小子给打发了。
  赵林看了看司南下,见司南下没说话,既然丁长生让自己走了,那自己就赶紧离开这里吧,多呆一分钟,自己都感觉如坐针毡。
  等到赵林离开了司南下的办公室,然后丁长生起身去关上了门,又重新坐回原来的椅子里。
  “你怎么看这件事?”司南下皱眉问道。
  此时丁长生也有点后悔了,自己的确是鲁莽了,也等于是给司南下出了一个难题,就算刚才叫来耿长文,这家伙也未必会承认,但是却打草惊蛇了,要想实现自己的目的,不紧不慢的除掉耿长文,看来还真是不能太着急了。
  可是今天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司南下知道耿长文到底是在干什么了。
  “司书记,我打听了一下,耿长文是罗东秋的人,看来这伙人还是贼心不死啊,市局局长的位置很重要,要是这个人的心不在湖州,那湖州的治安可就难办了,公丨安丨局毕竟是暴力机关,很多事一旦开了口子,那后果是很严重的”。丁长生不是吓唬司南下,这是事实。

  司南下知道丁长生说的没错,这次他敢派人跟踪丁长生,那么未必就不敢派人跟踪他这个市委书记,想想都觉得自己的汗毛渐渐地直立起来了。
  “你有什么办法?”司南下问道。
  “书记,说实话,很麻烦,先不说这个耿长文,现在整个湖州都不太好办,汪明浩是纪委书记,但是,你看看这个纪委书记干过纪委书记该干的事吗?整天就是想着怎么为自己捞好处,他女婿关一山那么明显的事情,到现在都没查,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丁长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每一下都直接往司南下的心窝子上捅刀子,他算是铁了心了,不把司南下扎疼了,他是不会痛下决心的。
  司南下眉头皱的更紧了,虽然他一直都是在努力的想将湖州的干部队伍攥起来,但是湖州这些干部仿佛就是黄沙一把,你越是想攥紧了,这些干部却漏的更快,而且照目前的趋势来看,漏下去的比留在手心里的多多了。
  丁长生见司南下不说话,于是说道:“司书记,其实也不是没办法,只是这件事是有风险的,一旦把握不好,或者是所托非人,那么很容易产生副作用”。
  “什么意思?”司南下看着丁长生笑吟吟的脸,一看到这张脸,就想上去给他一巴掌,但是正是这张脸,自己还不得不看,所以只能是继续听下去。
  “耿长文刚来市局,根基不稳,书记,您只要是把一些关键岗位上换上自己人,这不就结了嘛?”丁长生建议道。
  司南下听丁长生这么说,心里很是鄙夷,这小子,什么事都说的这么直白,我要是手底下有那么多信得过的人,还用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但是转念一想,看着丁长生,这小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想安排你自己的人吧  。 WWW.

  “你有什么想法?”司南下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