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337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秋娥叹了口气,“后来他买通了王医生,把我送进单独的宿舍,那个时候,我已经怀孕了,他给我送来十块人皮,就是从我之前偷来的婴尸头上不同部位扒下来的,让我照着一个人脑袋的模子缝制……”
  叶少阳听到这里,突然浑身一颤,大声叫起来,“等等,你刚说,你怀孕了,是裂头鬼子吧,他是……胡威的孩子?”
  李秋娥点点头。
  叶少阳倒吸一口气,与谢雨晴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是震惊不已。
  李秋娥凄然笑道:“很难以想象是吧,胡威居然对自己的儿子下手,如果我仔细说出发生了什么,你会更不敢相信,我怀孕快生的时候,被弄到这地方来,胡威帮我临盆,孩子生下来之后,他居然……哈哈……”
  说到这,她突然狂笑起来,泪水喷涌而出,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他居然,杀了我们的儿子,然后剥下他脑袋上的皮,用我亲手缝制的人皮,蒙在上面,哈哈……”
  谢雨晴想象了一下那副画面,心头泛起了一股惊悚和恶心,急促的喘息起来。
  叶少阳深吸一口气,道:“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恨他?”
  “那是我儿子啊,我怎么不恨!”李秋娥嚷起来,两个眸子变成血红色,叶少阳感觉到一股股浓重的怨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我哪里知道,我缝制的人皮,是用在这个地方!那个人渣,畜生!居然对自己的孩子做那样的事!我恨不得杀了他,我恨不得活吃了他的肉!”
  李秋娥大喊大叫,发泄了一会,伏倒在玉石上,失声痛哭起来。
  叶少阳能够理解她的表现,数年来,没有一个外人前来,听她述说自己悲伤的经历,今天总算找到了发泄的决口,不过她体内的怨气一旦爆发起来,只怕会立即变成鬼煞,于是从腰带里取出一块龙涎香,吸收着附近的怨气,以免聚拢过多。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我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没有人性的人……”谢雨晴喃喃说道。
  叶少阳思考着李秋娥说的话,原来裂头脑袋上的人皮,是用它母亲李秋娥的头发缝制的,这大概也是邪术的一部分,至于原因,叶少阳不想去探究,如此残忍和恐怖的邪术,连他也不想过多的知道细节,不然真的会做恶梦。
  李秋娥哭了好一会,总算冷静下来一点,接着说道:“他把那十张人皮蒙在小小的脑袋上,然后封在一个装满药水的坛子里……”
  叶少阳忍不住插了一句:“小小?”
  “这是我怀孕的时候,给他取得名字。”李秋娥声音凄然,“可惜,他一天也没用上这个名字。当它自己顶开坛子出来的时候,已经、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胡威杀死了我,逼我在这里抚养小小……”
  叶少阳一惊,“怎么抚养?”
  “他每个月给我带一种药水,让我喝下去,就有了奶水……”
  鬼奶……叶少阳心中骇然,鬼母生奶,抚养小鬼,这差不多是民间邪术中的极致了,没想到茅山北宗里,居然有这么为人不齿的法术,简直玷污了茅山二字!
  裂头喝鬼奶、吃鬼吸虫,怪不得短短两年,修为就强到这个地步,不过也幸好只有两年,如果再让它修炼几年,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叶少阳抬头看着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一具鬼尸了?”
  李秋娥点点头,“我知道,我现在也是不人不鬼的怪物。”
  叶少阳叹了口气,心里想,她脸色比活人还要红润,估计也是胡威喂她的那种药物的作用,让她身体保持一种变态的活力,这样才能够不断产奶。

  谢雨晴插了一句:“你既然恨透了胡威,为什么还要配合他这么做呢?”
  李秋娥冷笑一声:“逃?我怎么逃?在玉床上,我身子下面有一个刻上去的符印,我连起身也做不到,不然怎么会任他摆布,我就算不是他对手,咬也要咬下他一口肉来!”
  谢雨晴看了叶少阳一眼,道:“你快帮帮她。”
  叶少阳朝李秋娥走过去,先俯身看了看她身下的玉床,伸手摸去,确定这东西是来自鬼域的通灵玄玉,假设在溪水上,是用来吸收子母同心穴的地气,再通过符印的力量,把气息导入李秋娥体内,生成一种邪恶的能量,再通过奶水,传递给裂头鬼子……
  (今天还有) 
  虽然打心眼里不齿于胡威的行为,但是叶少阳不得不承认,胡威在这方面的设计非常的有创造性,很完美,只是……邪术终究是邪术,一切害人的东西,都不应该存在于世上!
  叶少阳把右手大拇指按在李秋娥的鬼门上,说道:“你现在跟玉床分不开,想要破解你身下的符印,我只有把罡气传输到你体内,你用鬼气引导到身下,尝试破解,揭开符印之后,我才能帮你引魂。”
  李秋娥点点头,看着他说道:“大法师,你……能不能放过小小,他是无辜的。”
  叶少阳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和它都是无辜的,但是……听你的描述,它已经被炼魂了,连鬼都做不了,对不起,它存在这世上,对别人只有危险,我只能灭了它……”

  李秋娥目光闪动,喃喃道:“我明白,我明白的……”
  叶少阳释出罡气,穿过李秋娥的身体,感受到玄玉床上的符印,恰是茅山中的“地皇印”,封鬼尸专用,鬼尸一旦进入符印,几乎没有可能逃脱,难怪李秋娥会被一直钉在这里。
  不过,这符印在茅山术中并不算多高明,叶少阳只用了十秒钟就打开了,深吸一口气,刚要撤手,突然发现李秋娥的肚皮有点鼓,心中一惊,正要仔细看。
  李秋娥突然伸出双手,抠住叶少阳的肩膀,十根利刃般的手指插入肉里,立刻被天师血灼得发黑,浑身吃痛的哆嗦起来,却全然不顾,死死的用两只手抠住叶少阳的肩膀。
  “你……”叶少阳咬牙挺住疼痛,只吐出一个字,只听见撕拉一声,低头看去,李秋娥的肚皮被向两边撕开,一个硕大的脑袋拱了出来,看到那满脑袋上的黑色缝线,叶少阳心中一沉,裂头鬼子!

  原来它一直藏在李秋娥的肚子里。
  叶少阳恍然明白过来,自己之前想过,裂头鬼子的真身,一定是在某个极为安全的地方,其实,这世界上有哪个地方比自己母亲的肚子里安全?
  “嗷!”裂头嗷嗷叫着,张开流满绿色粘液的大嘴,对着叶少阳的胸腹部咬下来。
  若在平时,叶少阳根本无所顾忌,但是偏偏这个时候,他的一部分罡气还在李秋娥的体内,没有收回来,无法结印,双肩也被李秋娥的双手死死扣住,被一股强横的鬼力压制住经脉,一时间无法移动,情急中故技重施,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
  出人意料的是,李秋娥一头长发突然垂下来,如同一道屏障将脸挡住,叶少阳的舌尖血喷洒在上面,呲的一声,瞬间将长发烧掉一大片,但对李秋娥本身并没有影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