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色暗了下来,夕阳渐渐沉下去,洋河县的上空缓缓泛起了一片金黄,那颜色是如此的炫丽。
  小城仍然是不夜城,车水马龙、灯光闪烁、人声鼎沸,仍是城市夜的标志,与白天比,人声更加嘈杂,似乎到了夜里人更加欢实,许多人都成了不回家的人。
  在翔龙酒店最大的包间里,响着如梦如幻的曲调,那样的柔婉娇媚,给在座的人们带来了美好的幻觉,今天有华子建,马局长,黄主任和林乡长,还有一两个农业局的干部。
  华子建刚刚在主位上坐下,就听黄主任意味深长的说话了:“林乡长,今天你到底是请谁的,我和老马不会是灯泡吧?”

  马局长也嘿嘿的笑笑说:“老黄你别说,这两人我感觉还蛮般配的。”
  这一说,包间里就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华子建就自然的看了看林逸,没想到她也在看华子建,两个人在那对视的一刹那间,都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华子建到是没有太大的想法,虽然林乡长很漂亮,他还没有花痴到那个地步,只是惯常的对所有美女的一种喜欢,林乡长就不同了,她是爱慕他的潇洒风流,更爱他现在手握重权,这都是很大的一种诱惑,很多人不一定要去借用这样的权利,但却会从心的底层对权利崇拜,权利本来就可以叫一个老,丑的人变的高贵,可爱,何况现在还是这样一个英俊帅气的有权男人。
  就在刚才,她也有过一种幻想,如果自己对这个孤独的男人用自己最原始,但也是最有效的方式来接触一下,是不是会让自己的前途更为灿烂。
  为打破这两个老家伙对自己发起的攻势,华子建就说:“各位,今天我们就少喝点吧。”
  黄主任就嘿嘿一笑说:“请领导喝酒能少喝,你说是不是小林同志。”
  林逸也对着华子建妩媚的一笑说:“今天我请客,我不说结束,谁说了都不算。”
  华子建啧啧两声说:“我怎么感觉是掉进狼窝了一样。”
  几个人就笑了一回,马局长就赶着催起了菜,把几个小服务员指挥的堂堂转。
  一会的时间满桌子的好菜就端了上来,几个凉盘,有荤有素,红绿搭配,色香味美,几个热菜,那也是各具特色。
  华子建看看这么多的菜就说:“林逸,我们今天人少,菜差不多就可以,太多了也浪费。”
  林逸笑容满面的说:“就这些,就这些了。”

  黄主任在旁边帮腔说:“没关系啊,吃不完的我一会都打包。”
  服务小姐就打开了酒瓶盖,给他们几人杯中添满,林逸端起杯子说:“今天难得请到几位领导,我很高兴,感谢领导一贯的支持和帮助,来,我也没什么酒量,但第一杯我们还是要干了。”
  东道主发话,是不能推辞的,包括华子建在内,大家一起举杯相碰,喝了下去。。
  酒过了5.6巡,菜也过了7.8味,现在就是自由式了,有仇的可以去报仇,有冤的可以报冤,有感情的可以去联络,不服气的也可以开始拼酒了。
  马局长一马当先,跳了出来:“哎,林乡长,我们现在应该稍微喝一下了吧,你是女同志,我先邀请你,来三杯咋样。”
  林逸也是客气两句就碰了三杯,喝的时候都很干脆,好象那不是在喝酒是在喝水,三杯很简单,也很快就喝掉了,马局长把瓶子就交给了她,说:“现在该你了,你说几杯。”他的眼神很有点藐视的样子。
  林逸实际上是能喝一些的,今天是来找人家办事情,不陪也不成,就说:“行,我也邀请马局长和三杯。”

  马局长很高兴的接了三杯,这才坐下。
  林逸打发了马局长,就走了过来,华子建知道是该自己了,就很客气的说:“看你们喝的热闹,我也想喝点,我们适当的喝个一两杯,你看怎么样。”
  林逸妩媚的笑笑说:“你是领导,我肯定不敢灌你酒,但一两杯怕说不过去。”
  林逸今天就是想和他接触,沟通,酒到是次要,她就站在他旁边给他添满酒,碰了几下,在碰酒的时候,华子建分明看到她暗送秋波,含情凝睇着自己,那如淡烟般的凤眉,一双秋水般明眸流盼妩媚,娇俏的瑶鼻,粉腮微红,吐气如兰的樱唇,如花般的脸娇羞含情,吹弹可破的雪肌如冰似雪,更是让他心中激荡。
  华子建也就没再说什么,赶紧的低下头,陪她喝了三杯。
  今天的林逸,很是美丽,两人距离很近,华子建还可以闻到那如兰似麝的一阵扑鼻的清香,她那飘逸的长发、闪光的眼神、白皙的皮肤、细长的双腿,都让华子建有点不敢正视。
  一会办公室黄主任也来敬酒了,华子建就想要推辞一下,这面那黄主任就说了:“华县长这酒你不喝就有点重女轻男了,人家林乡长给你的酒你就喝,喝的还舒服的很,我这就不喝了。”

  华子建一听,哈哈笑了两声,不敢再和他扯了,知道这家伙说说的就不会有好话了,自己到无所谓,只是怕林乡长脸皮薄,受不了,华子建赶忙也接了几杯。
  只是华子建连续的接了好多杯酒,连菜都没吃一点,也有点招架不住,放下杯子说:“大家缓一下再喝,先让我吃点东西,不然一会醉了,苦胆都吐出来了。”
  马局长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说:“华县长,你说到苦胆,我想起了一个故事。”
  黄主任就忙问:“什么故事,你说说。”
  马局长摇头晃脑的讲:“我们村过去有个人嫁女儿,但这女孩不是处~女,当时媒婆费了好大劲说和嫁给李四的,结婚那天,媒婆张罗新娘上轿的时候,为防露馅,拿了一瓶红(红汞)药水给新娘,叮嘱她晚上办事的时候,把这红药水到在床上一点,不想这媒婆匆忙之间拿错了碘酒。
  第二天一大早,人家李家人就来闹事了,说女孩不是处丨女丨,那床上没有见红,到是有些黄~色的痕迹,媒婆大怒,厉声骂道:“搞什么搞,你家李四太给力了,把我们姑娘苦胆都操破了,还没找你们算账呢。”
  这一下,包间都轰然大笑了起来,华子建一面手指着马局长,想说点什么,但笑的有点噎住了,说不出话来。
  林逸刚好在华子建后面,正准备给华子建把空酒杯添上的,听到这笑话,一下子笑的直不起腰,干脆就靠在了华子建的背上,华子建冷不订的一阵战抖,林逸进来以后因为房间热,就没穿外衣,那隔着单薄衣杉的体温,迅速传到华子建的后背,林逸柔软的山峰在挤压着他华子建真有点受不了。
  好在大家都在笑,也没人发现他有点激动的表情。
  今天这气氛是热烈又祥和的,但这样的宴会往往又是很无聊很乏味的,虽然大家都是一友好气氛,酒菜也不乏高档,言谈也不乏高雅,但是,人们之间却必须保持一种因为级别和身份不同在而出现的某种致命的距离,美酒佳肴吃到嘴里味同嚼蜡,话说出口言不由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