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61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阳欣已经吓坏了,看到他这幕动作,想笑又笑不出来,只是躲在他身后,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
  哪知道李睿想错了,他叫过几声之后,不仅没有吓走那条大黄狗,反而还激怒了它,它居然一边吠叫着一边往前冲了两步,距离他只有两米左右,在这个距离上,它可以轻轻松松跃起来将他扑倒。

  李睿吓得心头打了个突儿,想不到这条大黄狗是如此的桀骜不驯,居然连人都不怕,这下可该怎么办?对打肯定是不可取的,可要是转身跑,又怎么跑得过它?紧张之下忽又想起,去年在寒水县龙王庙乡小龙王村下乡扶贫过程中遭遇到村中土狗的经历,事后村里的小媳妇李飞燕提示自己,狗怕人捡石头,只要做出捡石头的动作,狗就只有跑掉的份儿了,想到这,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假模假样的半蹲下去,假作在地上捡石头。

  他还真想对了,这个假动作果然有效。那条大黄狗看到他这个动作之后,马上后退了几步,却依然昂头对他嘶吼,尖利的白牙时而现出来,射出道道寒光。看来捡石头具有一定的恐吓效果,却绝对不能将狗吓跑。
  李睿只吓得冷汗都流出来了,对身后的欧阳欣喊道:“欧阳,你先跑,回到车里去。”欧阳欣已经吓呆了,居然没回话。李睿反手推她,道:“快跑啊,回到车里去。”欧阳欣惊惶的问道:“那……那你呢?”李睿说:“你就别管我了。”
  刚说了这两句,那条大黄狗似乎以为李睿就这点本事了,居然又蹿过来两步,反比刚才距离他更近了。它不停的吠叫,试探着往前扑来,眼看就要到他腿前。这个距离李睿要是再保持不住的话,那就只有被它扑倒咬噬的份儿了。李睿强压住内心的恐惧,故技重施,弯下腰做出捡拾石头的动作,那狗后退了半步,叫得却比之前更凶了。
  李睿感觉到,它像是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即将爆发出来,可想而知,它若是爆发出来,假作捡石头的伎俩可就不管用了,自己跟身后的欧阳欣可就要遭殃了。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特么的,狗主人到现在也不出来,也不知道死哪去了,***,他的狗真要是咬了老子,老子一定要给他好看……”
  李睿胡思乱想,却也忘了催促身后的欧阳欣跑路,蓦地里,他余光瞥处,见在左边一棵杨树下,三三两两的散落着几根树枝。那些树枝最粗的有拇指大小,细的也就是筷子粗细。他心里估摸着,捡起那根最粗的树枝来,或许对这条恶犬有震慑的效用。可是,眼下自己距离那根树枝有两米多远,真要是过去捡的话,那条狗肯定早就扑咬过来了,根本来不及拣起来,再说,自己过去捡,却把欧阳欣卖给它了,它要是扑咬向她又怎么办?唉,这可怎么办呢?

  倏地,他又想到,这条狗已经逼得这么近了,却还是不扑上来,是不是说明它也没什么胆子啊?它也惧怕自己跟欧阳欣两个大活人?要不然,它肯定早就扑过来了。这个想法一经想到,他忽然又有了底气,心说老子一个六尺高的伟丈夫,强壮有力,又会功夫,难道还惧怕一条柴狗吗?真要是打起来,老子豁出去让它咬上两口,也要活活干死它,想到这,突然间高声大喝,同时抡开手臂打了几套拳脚,心想,吓得住吓不住它就是这么一遭了,它要是真敢扑上来,那自己今天也就豁出去了;当然,它不扑上来最好,就此逃走,落个两边相安无事,那是皆大欢喜。

  他边挥舞拳脚边大声吼喝,拳脚大开大合,威猛十足;口中嗷嗷做声,也是颇有声势。那条大黄狗居然就吃这一套,愣愣的看着他这个“人形怪物”展示实力,不敢再叫,连退了好几步。
  李睿见它后退,立时发扬痛打落水狗的精神,假作冲了过去。其实,他也只是想冲两步做做样子就拉倒了,真要是逼得它急了,它冲上来拼命,狼狈不堪的将会是他。哪想到那条大黄狗外表狗高马大,胆子却是很小,被他一吓一冲之下,居然吓得转头夹了尾巴就跑,很快绕到那栋破败的房屋后面不见了踪影。
  李睿生怕它再回来,也没敢松口气,径自跑到那棵杨树旁捡起那根最粗的树枝,稍加整理做了一根一米五长的棍棒,用作自卫,眼睛望向那狗消失的角落,等了一会儿,见那狗再没回来,这才松了口气,转脸去看欧阳欣,只见伊人吓得脸色惨白,呆在原地,就跟木头人一样。
  李睿好笑不已,走过去,轻轻拍拍她的手臂,道:“没事了,让我吓跑了。”欧阳欣喃喃的道:“我……我就怕……怕狗。”李睿大喇喇的说:“哈哈,狗就怕我。”说完这话,心中暗道一声侥幸,他爷爷的,我李睿也最怕狗,可是当着美人当面,怎么能说丧气话?何况,那条大狗就是被自己吓跑的嘛,当然要吹吹牛表表功了。欧阳欣心神稍定,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尴尬的笑道:“多亏了你啊。”李睿吹牛道:“你还用跟我客气?我告诉你,只要你跟着我,这一路上,狗挡杀狗,佛挡杀佛,咱俩所向无敌。”

  欧阳欣闻言笑出来,担忧的看看那狗逃走的方向,道:“我只希望它别再来了。”李睿说:“我刚才让你先回车里去,你怎么不跑呢?”欧阳欣羞臊的说:“我……我吓坏了,哪还知道跑啊。再说了,我听说遇见狗不能跑,你越跑它越追。”李睿点点头,道:“是这样的,打狗就要看威势,你比它更狠叫得更响它就怕了。”说着掏出车钥匙递过去,道:“你拿着车钥匙吧,过会儿再有危险你就先跑回车里去。”欧阳欣错愕的望着他,红唇微启,却没说话。李睿径自把钥匙放到她运动服的兜里,道:“拿着吧,不用担心我。”欧阳欣感动的看着他。

  李睿哈哈一笑,道:“其实这条狗也挺有意思的,那么大个儿,胆子却那么小。好吧,就当它是来欢迎咱们的,给咱们此次的登山踏春之行上演了一幕**。走吧,上山。”欧阳欣脸孔一下就红了,抬手打他一下,嗔道:“**?胡说八道什么呢?”李睿愣了下才回味出自己用错了词儿,讪笑着道:“我的意思是,咱们此次登山踏春是幕大戏,所以前边上演的小插曲就是前……戏了,可不是你想的那种情形,是你自己思想太龌龊。”欧阳欣红着脸瞪着他。李睿嘿嘿笑了笑,道:“这就叫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你别怪我,走吧。”说完拍拍她的手臂,当先而去。

  欧阳欣嗔羞交加的瞪着他,半响低声嘀咕了句什么,小脸却更红了。
  到山脚这里,其实已经不用欧阳欣带路了,因为现成的山路就在眼前--一条狭窄蜿蜒、明显是人走出来的上山路,向山顶一路延伸,顺着这条山路走到头,也就爬到山顶了。如果到山腰以后,这条山路突然中断了,那还可以根据坡度还有地势地形来找出可以攀爬的路来,也用不着欧阳欣领路。
  日期:2016-08-09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