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7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稍等一会吧,省长正在接待客人”。乔红程说道,然后朝丁长生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到外面来,好像是有事的样子。
  丁长生跟着乔红程到了门外,问道:“秘书长,怎么了?”

  “怎么了,小子,你这事闹大了,昨晚的事你还记着吧,现在网上闹的沸沸扬扬,你打算怎么收场?”乔红程问道。
  丁长生一愣,昨晚自己一直在和万和平喝酒,到后来就住到酒店去了,一直都没上网,当然不知道所谓的网上炒作了。
  “怎么?也提到我了?”丁长生愣了一下问道。
  “没有提到你,但是这事是你挑起来的,你想想该怎么收场吧,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你先有个思想准备吧”。乔红程小声说道。

  “呵呵,没提到我,谁知道这事和我有关系,既然是这样,那关我什么事?”丁长生一脸无赖的样子,死不认账了。
  “你小子,哼,行,对了,你和谢家的人说一下,时间不要太久了,你看看,这么多人都等着呢”。乔红程说道。
  “好,我知道了,不过,要是梁省长不让人家出来,那我们也没办法是吧”。丁长生先堵住了乔红程的嘴,堵得乔红程白了丁长生一眼,都懒得搭理他了。
  又大概等了半个小时的样子,终于是插队进去了,惹得早来的几个人还都很不满,但是没办法,这是走的乔红程的门路,自然是安排在前面了。
  谢九岭不愧是大老板,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还有一个,就是公司既然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现在整个就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成了,那都算是捡的,要是不成了,自己也算是尽力了,所以对待梁文祥的接待,也算是谦恭有礼,但绝不是低眉顺眼的样子,这一点让丁长生很是佩服。
  “梁省长,您好,感谢您这么忙还抽出时间来见我”。  谢九岭双手握住梁文祥的手,显得很激动的样子,但是感情把握的恰到好处。
  “谢先生,我一到咱们中南省就知道你了,以前我在中央工作,对地方不是很熟悉,但是我看了我们省的工业状况,说实话,你就是不来找我,我也要抽个时间和你们见个面,开个会的,所谓无工不富,你们工业的支柱作用是其他行业无法抹杀的,请坐,我们坐下谈”。梁文祥将谢九岭让到了沙发区。

  “这位是我的女儿谢赫洋,担任我公司的总裁”。
  “嗯,好,巾帼不让须眉啊,多替你爸爸分担一些,你爸爸是创一代,但是我倒是希望你们这些企业家的二代能够很好的接班,因为作为民营企业,你们在每个的确,都意味着很多人的饭碗,你们的企业办得好,人民群众就能有个好工作,生活也就安稳许多啊”。
  “谢谢梁省长,我一定努力”。谢赫洋和梁文祥握了握手,退到了谢九岭身边。
  梁文祥最后走向了丁长生,本来这事是没有丁长生的事的,他也没想着进来,但是乔红程说梁文祥特意强调了,要让丁长生一起进来,所以丁长生也就跟了进来。

  “梁省长好”  。丁长生点头示意。
  “物流园区怎么样了?”梁文祥笑着伸手和丁长生握了握后,就回到了沙发上,等他坐下了,其他人也都坐下了。 
  “一切都正式开始了,按照目前的速度,年底就可以进行第一批企业的招商入园了,我很有信心”。丁长生兴奋的说道。
  “嗯,那就好,湖州的事以后我们再说吧,还是先说说谢先生的事”。梁文祥看向了谢九岭,丁长生没吱声,今天自然是谢九岭的事在前,而且也是最重要的事。
  谢九岭见梁文祥看向自己,于是就把昨夜和女儿商量的结果按部就班的向梁文祥做起了汇报。

  昨夜丁长生走了之后,谢九岭和谢赫洋父女俩一直聊到了凌晨,主要就是谢氏钢铁的发展方向问题,首先离开荆山是定局了,如果继续呆在荆山,只有死路一条,硬生生的耗死在荆山,还不如拼死一搏呢。
  还有一点,那就是要引进先进的冶炼设备,虽然还没有确定好引进哪国的设备,但是目前来看,日本和德国是冶炼最先进的国家,这都是后话,目前是一定要维持住谢氏钢铁的不倒。
  再一个就是选定新的投资目的地的问题,在争论了半天之后,谢九岭最后是倾向于定在湖州,但是谢赫洋却倾向于定在江都,可是江都的土地太贵,按照目前谢氏钢铁的资金状况来说,最好还是定在湖州,运输和销售都很方便,尤其是在听说湖州正在建设一个大型的物流园区之后,这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其实谢赫洋也是倾向于在湖州落地的,但是现在仲华是湖州的副书记,这让她心里很膈应的慌。

  “梁省长,我们也知道省里资金紧张,我们不要省里资金支持,哪怕是贷款都不需要协调,我们要的就是省里说句话,支持谢氏钢铁新的投资,就这么简单”。谢九岭最后恳切的说道。
  “老谢,那就是要钱我也没钱给你,但是呢,作为中南省的民营钢企,你们倒下了,那省里再难出这么一个钢企了,可是荆山市的要求也是正当的,你们说呢,矿山开采时你们就得留出这笔资金来复原土地,对吧……”梁文祥虽然说得是那么个道理,但是听到谢九岭耳朵里,这心就哇凉了,看来这次来求助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现在经济形势很不好,尤其是钢企和媒企都过得很艰难,好在是我们省没有媒企,你们作为上市企业要是倒了,很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这也是省里不愿意看到的,这样吧,我约谈荆山市的领导,矿山复原不急在一时,可以分几年来复原,这样一来可以缓解你们的资金压力,为你们新的投资争取时间,你们看这样好吧?”梁文祥询问道  。
  谢九岭本来以为这次求援不过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没想到梁文祥给了他们额外的惊喜,还能给荆山市打招呼分期复原矿山,这样一来,谢氏钢铁的资金就省出了很大一部分。
  但是惊喜还没有到此为止,就在谢九岭表示感谢时,梁文祥又起身走到办公桌边拿起电话,打给了秘书,意思很简单,让省报的记者以最快的速度到省政府办公室来一趟。

  “我知道,光是有荆山市的暂缓还不能帮到你们,毕竟你们的企业上市是在香港,股市这个东西,既是好东西,也有他不利的一面,那就是股价的抛售,这是很可怕的事情,所以,上市公司说起来是很风光,但是一有风吹草动那都是大事情,马虎不得”。
  “是,当时也是想着能到股市上好融资,但是现在来看,反倒是被套住了”。谢九岭很是担心的说道。
  “所以,待会省报的记者来了之后,我们照几张照片,然后把你们新的投资想法和记者说一下,争取尽快见报,这样的话,看看能不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我能帮的也只能是这些了”。梁文祥抱歉的笑笑说道。
  “哎呀,梁省长,这就给我们很大的帮助了,您放心,我们一定把新的钢企建成最先进的钢企,另外,我们也会尽最大的努力为政府分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