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1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1月28日,又一批援军来到了威克岛。他们包括43名海军人员和沃尔特.拜勒少校率领的50名来自211战斗机中队的地勤人员,他们于先前来到的11人汇合,于是威克岛的海军航空站开始准备接收飞机。
  这批人员中还包括温菲尔德.坎宁安中校,他将接替德弗罗成为威克岛的总指挥官。41岁的坎宁安年轻时曾在中国服役两年半,并在那里获得了飞行员资格。他还先后在美国第一艘航母“兰利”号以及“列克星敦”号、“约克城”号航母上服役,是一名出色的海军飞行员。由于坎宁安仅仅在战前十天才到达威克岛,对岛上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加上作为飞行员出身的中校在海防方面并无多少经验,因此他把防御工事的构筑等事务仍交给德弗罗负责。坎宁安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和随后来到的战斗机中队中队长普特南少校商量战斗机的使用。在士兵眼中,坎宁安是个“堪称完美的绅士”。他喜欢安静,很少提高嗓门,喜欢放手让部下去处理自己的工作。显然大家喜欢他的程度大大高于“令人生厌”的德弗罗少校。

  12月4日威克岛迎来了最后一支防卫力量,那就是从哈尔西中将率领的“企业”号航母上起飞并降落在岛上的211战斗机中队,共12架F-4野猫战斗机,指挥官就是英华内敛的保罗.普特南少校。值得一提的是,“企业”号在返航途中遇上恶劣天气耽误了行程,结果未能按计划赶回珍珠港,从而侥幸躲过了日本的袭击。此节在前文中已有所述。
  普特南少校登岛之后立即对岛上的航空设施进行了检查,他发现机场只有一条跑道勉强可以使用。尽管跑道长度足够,但是宽度仅能容单架飞机起飞或降落。停机坪周围的土地凸凹不平,使用这些地方临时疏散将给飞机带来极大的损害,飞机掩体和防空壕更无从谈起,所有的加油作业也只能依靠两只手。最关键的是,岛上至今还没有装备雷达,岛屿四周海浪声很大,根本无法有效预防日军战机的突然袭击。

  除了刚刚到来的孱弱空军,威克岛还有一支不算雄厚的海军力量。这支部队由两艘潜艇组成,分别是“海神”号和“太平洋红石鱼”号。两艘潜艇同属“太平洋红石鱼”级,排水量1475吨。“海神”号是11月26日离开珍珠港向西进行战斗巡逻训练并于26日抵达威克岛,同月底“太平洋红石鱼”号也到达了威克岛以北海域。
  在炮火方面,尽管守岛部队的三个炮群拥有六门口径127毫米的大炮,另外还有12门口径76毫米的高射炮以及机关枪若干,但是不利的因素也显而易见。环礁分为三个独立的岛屿,妨碍了守军之间的相互支援,战时岛屿之间也很难保证信息的通畅。虽然面积不大,但威克岛的海岸线长达34公里,即使是一个齐装满员的守备营要守住这么长的海岸线也异常困难。岛上空地很少植被茂密,尽管能为守军提供有效掩护,也同样可以为入侵者登陆后隐藏行踪。常年不息的海浪声惊天动地,可以遮盖敌人活动的声音如轰炸机来临时发动机发出的噪声。环礁平均高度仅3.6米,最大的海拔高度仅为6.3米,超过6米的所谓制高点只有三个,放眼望去几乎是一马平川,这都为驻军的防守带来了极大难度。

  到12月7日开战之日,威克岛上共有38名军官和484名士兵,士兵中还有一个是“海神”号潜艇的艇员,他因为生病被送到岛上医治。此外还有1400名建筑工人在从事相关的工程建设。
  防务不断增强的威克岛被日本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如果不及时加以攻占,小小的威克岛将真正成为珍珠港基地前出的一艘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日本联合舰队的作战计划是,在南云机动舰队开始对珍珠港的袭击后,立即派出由第四舰队及所属海军特别陆战队组成的威克岛攻略部队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完成对威克岛的占领。
  在中国人印象中“4”似乎不是一个吉利的数字。巧合的是,在日本陆、海军中分别有两支经常被大家耻笑的部队也都与“4”有关,那就是陆军的大阪第四师团和位于特鲁克的海军第四舰队。
  第四师团的英雄事迹这里不再赘述,只简单地告诉大家在中国战场,只要有第四师团出现的地方中国军队都会争先恐后地去请战立功,日本陆军中也就诞生了这样的说法:“有第四师团参战,本来能打赢的仗也会因为敌军士气大振而打输。”
  日本海军中也有一句类似的戏言,“怎么又打败了?又是第四舰队吧?”带领这支舰队的井上成美中将同样也有了这样的评价:“什么都行就是打仗不行。”因为几乎是逢战必败井上因此被讥讽为日本的赵括。
  1889年出生于宫城县的井上中将比山本大将小五岁,是旧日本帝国海军的最后一个大将。前文已经说过,在日本海军中井上是铁杆的“条约派”,曾经与米内光政和山本五十六组成“铁三角”,一起反对日本与德、意结盟和对英美开战。

  从小就立誓成为“海国男儿”的井上考入“海兵”第三十七期时成绩是180人中的第8位,毕业时成为第二的他可谓是成绩优异。井上和山本一样也是从训练舰“宗谷”号上开始其海上生涯。因拥有一口流利无比的英语,井上曾以海军武官的身份长期派驻日本驻美、法、意大利等国使馆,这也使得井上拥有了开阔的视野。相比米内、山本的过早出头来说,井上可谓大器晚成,整整四十岁才晋升为海军大佐。

  1935年的“二二六事变”之中,当时任横须贺镇守府参谋长的井上果断与司令官米内光政一道积极出兵平叛,得到了裕仁天皇的高度赞许。之后米内很快成为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和海军大臣。米内不但邀请山本出任海军省次官,更提拔刚晋升少将不久的井上掌控要害部门海军省军务局!“反战铁三角”在代表海军就日本加入轴心国的表决时投下了反对票。一贯认为陆军短视的井上曾如此讽刺他们:“陆军自诩为中流砥柱,却不知所谓的中流砥柱只不过是黄河中几块妄想阻拦潮水东流的顽石而已。”

  尽管在战术上有点蹩脚,但在老酒眼中井上称得上杰出的战略家。他从三十年代开始就对航空战术表示出浓厚的兴趣。在华盛顿会议之后的二十年中,井上一直认为日本海军根本无法在与美国的竞争中取胜,建造战列舰纯属浪费,那些守旧派幻想中的舰队决战永远不可能发生,未来决定战争胜负的将是空中力量。1937年他就明确提出,“战列舰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无疑将是飞机”。“谁控制了天空谁就控制了海洋”是井上的名言。井上认为只要日本握有制空权,美国就不敢在西太平洋向日本发动进攻作战。他嘲笑日本海军对于70%孜孜不倦的追求属于典型的“比例焦虑症”。

  对于未来的战争井上有着诸多的为卜先知,他甚至预料到了美国可能在与日本的争斗中实施“蛙跳战术”。他还未雨绸缪地意识到护航的重要性,提出如果不建立严密护航制度的话,即使能够占有南方资源地带也无法将那些战略物资安全地运回本土。后来井上的预言被一一验证。
  随着三国同盟的签订和欧战的爆发,主战派的得势使得“反战铁三角”曲终人散。在米内和山本先后离开权利中枢之后,唯一留下的井上开始独自对抗自己的鹰派同事。和山本一样,随时面临被暗杀危险的井上也预先写下了遗书。
  势单力薄的井上很快被赶出东京到中国担任了中国方面舰队参谋长。井上倡导并发起了“越洋爆击”以及轰炸重庆的“101号作战”等,他的手上同样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
  尽管和山本一样曾经出任过海军航空本部部长的井上是航空制胜论的倡导者,但和山本倡导发展航空母舰不同,井上建议重点发展陆基航空兵,提议将太平洋上的诸多小岛建成永不沉没的海上要塞。就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郁郁寡欢的井上被发配到遥远的特鲁克出任第四舰队司令官,开始了其逢战必败的海上生涯。
  第四舰队战绩不佳也不能全怪井上。虽然次序看上去挺靠前,但井上的第四舰队是联合舰队下属所有分舰队中最弱的。美国历史学家爱德华.米勒后来曾经将这支舰队恰当地比喻为“破烂”船队。井上中将的旗舰只是满载排水量只有6300吨的练习巡洋舰“鹿岛”号,其次还有两艘一战时期的老式巡洋舰“天龙”号和“龙田”号,之后就只剩下一些驱逐舰和辅助舰艇了。别说战列舰和航母,连重巡洋舰都没有一艘。由于堀井少将的南海支队承担了攻占关岛的任务,井上手上能用的登陆部队就剩下了数百名海军陆战队员。

  现在井上要凭着上述力量去攻占比关岛防务强大得多的硬钉子威克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