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岭乡的刘乡长就说:“好像是因为征地的问题。”
  华子建有点不耐烦了,说:“什么好像不好像的,到底为什么。”
  刘乡长见华子建发了火,只好实说:“这供电局要在这修电站,征用了一些土地,他们是嫌征地费没拿到,就吵闹起来了。”
  华子建有点不解的问:“你们那征地涉及的也没多少啊,在说供电局给你们的钱是国家统一发放的,怎么会没有。”
  刘乡长就说:“好像是里面有人在煽动,起哄的。”
  华子建自己感到对这件事到目前为止还没必要介入,还是让他们搞清了事情的原委,把矛盾找出来,如果刘乡长能解决就由他去解决,确实无计可措了自己在介入为好。
  虽然自己是管农业的,但这个问题是很难说清该谁分管,自己上手了麻烦就不说了,万一那个领导还说自己手太长,那多没意思。
  华子建就说:“要不你给哈县长也汇报一下,看他是个什么意思。”
  刘乡长说:“我已经给他汇报了,他说让我找你协助解决。”
  嘿,华子建一听,你老哈真不错啊,一会说我管的宽,一会是遇上难事了就让我出面。
  他就想赌气不管,但听到那面刘乡长可怜兮兮的哀求着,他也只好说:“那行,我现在过去,你先劝慰住他们,尽量不要把矛盾太激化了。”
  华子建就给办公室去了个电话,一问,还有一辆车在,华子建就要了过来,带上秘书,赶往了黑岭乡。
  还没到乡政府,就见远远的一大堆人在乡政府门口围着,还有的人打着横幅,华子建就下车,步行走了过去,小张是有点紧紧张张的,生怕那激动的人群把他们也围了。

  这些人也看到了小车,等华子建走近一点,有几个就认出了华子建,知道这是县长,黑岭的小学维修和学生生活补助,都是人家给帮的帮,为这还差一点受连累了。
  他们就喊着“华县长,华县长,你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
  华子建尽可能的让自己显示的轻松和蔼一点,对大家说:“你们先消一下气,对这事情我还不了解,我进去和乡上的领导碰个头,问清了事情,一定给大家一个回复,怎么样?”
  这些人一听他就是专门来解决问题的,也都让开了一条道,把华子建和秘书放了进去,华子建刚走进去,这村民就一下子又把大门围严实了。
  还没到乡会议室,那刘乡长就迎了过来,华子建见他满面的惊慌,就拍拍他的肩膀说:“不要急,有什么好紧张的,出了问题我们想把饭解决就是了,来,你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说着话,华子建就和几个乡上的领导一起走进了会议室,这面有人就倒水,发烟,那面刘乡长就汇报说:“整件事说复杂也复杂,说不复杂也不复杂。”
  华子建看看他说:“简单点说。”
  刘乡长说:“说复杂是要回到好多年前,坡地划分的时候有一个山坡是属这个村的,相邻的一面坡地却属另一条村。后来时间一长,那山坡本来就没什么经济价值,两村的地界就慢慢的搞混了。”
  华子建可以理解,没效益,没有钱的时候,谁都不在乎那块不大的坡地。
  刘乡长又说:“现在人家那个村和供电局已经签了协议,把钱发放了,这个李村的人就来闹,说坡地是他们的,要把钱给他们。”
  华子建想想说:“这也不难啊,过去应该有依据吧,只要找到当初分地的文书,按那上面发钱就是了。”
  刘乡长心里也没底说:“我们当时谈的时候,那资料都是县国土局提供的,他们不会搞错吧?”

  华子建说:“你再仔细了解一下。”
  刘乡长说:“好吧!”他就准备去打电话,问乡上的文书要档案了。
  这时候华子建突然感觉找到了依据似乎更麻烦,政府就要严格维护政策的严肃性,一旦找到了依据,是他们的,那拿到钱的那些村名你又怎么能从他们的手上把钱要回来呢?
  但就这样维持现状,万一是国土局搞错了,他们犯官僚,没仔细看怎么办,这不是亏了人家李村的村民了,他犹豫了一会,就没有说话。
  这样等了一段时间,刘乡长就回来了,他告诉华子建,找到了很有力的依据。
  在20多年前,进行了一次地界新划分,那本本上就清楚地注明那山坡不属于李村。

  华子建就接过了那张很破烂的,已经发黄的文件,看了看,心更凉了。
  上面写的很简单,许多关键的划分位置也没有标图,这样的文件李村的村民那会承认,何况在很多时候,不能单纯地用法律手段来解决农村矛盾,为了大局政府有时候还是会屈服于农民的这种无理取闹。
  看来这也算是一次无理取闹了,那么自己应该怎么处理呢,有没有办法来瓦解这种无理取闹。他开始思考着寻找突破口。
  华子建问刘乡长:“为什么李庄的人在过去供电局签协议的时候不来找?”
  刘乡长说:“那时候他们也知道坡地是人家的,背后也没人煽风点火,鼓动他们,最近李村回来了几个刑满释放的混混,这三串,两串的,就把事情闹了起来,村民谁不想多分点钱,有人带头,他们当然欢喜了。”
  “原来如此啊。”华子建搞清了事情大概的情况,他就又问:“那几个混混你都有认识吗?怎么不找来谈谈。”
  刘乡长有点畏惧的说:“那是几个亡命之徒,我和他们怎么谈的拢去。”
  华子建看他那胆小的样子,就眼一瞪说:“你怕什么,你代表的是一级政府。”
  刘乡长也无奈的说:“我们都是本地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要说我,整个乡上谁都不愿意惹他们几个,那几个狠着呢。”
  华子建不屑的看了一眼刘乡长说:“你们这些人啊,为什么当今社会黑恶横行,你们都是间接的帮了他们,助涨了他们的嚣张气焰,这几个人的资料你都知道吗?”
  华子建就想到了一句古话: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刘乡长点头说:“都认识的,这几人当初是伤人罪,刚放回来两个月。”
  华子建说:“你把他们的名字,和岁数什么的情况都写下来。”
  刘乡长一面答应着,手一招,乡文书和他一起就到了会议室外面,去写东西了。
  这面华子建也站了起来,对乡上的其他几个干部说:“我们到门口看看去,和大家见个面。”
  这些个乡干部,都有点担忧,但见华子建坦然无惧的样子,也只好挺挺胸膛,拿出各自的大义凛然气概,和华子建一通到了乡政府的门口。
  外面吵闹的群众见县长带的人走了过来,都一去向前涌了过来,他们等待华子建给个说法。

  他就慢慢的走到了乡政府的门前,面对着群情激动的村民,渐渐的,吵杂声小了,华子建还是没有说话,他很清楚,什么叫先声夺人,现在他就这样冷酷坚毅,咄咄逼人的看着对面的人们,声音从他身边逐步的降低,慢慢的就扩散到了后面,人们开始安静,也开始冷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