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了火车站,他们很快找到了线人说的那个郊区的一片民房,他们没有贸然过去,就先和附近的派出所进行了联系,派出所告诉他们,这是一个几不管的外来民工临时驻地,谁住哪,哪住谁,他们也说不上,对他们出示的嫌疑犯照片也都没什么印象,最后还算好,答应陪他们到那一片去查下。
  这样他们就以查暂住证的名义对这进行了查寻。
  就在他们对这片民工临时驻地进行耐心搜查时,在另外一辆列车上,那个叫蒋林志的保安正坐在硬坐上,昨天接到老板范晓斌的电话,说有人知道了他现在的藏身地方,让他赶快转移。
  蒋林志长了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但人是很狡猾的,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回不去洋河县了,就不断的变换自己的住地,这次到表弟这来,本来也不打算住多久,没想到就这人家还给知道了,要不是老板报信及时,只怕现在自己已经被拷了。
  下一个地方到那去躲,他也不计划,反正先坐上车,走那算那。
  在洋河县的公丨安丨局里,也是有人都在等待着,郭局长不时的计算这时间,看着手腕上的表,消息到是很快的传了回来,郭局长失望了,郭局长有点内疚,他感觉对不起华子建。
  在王队长电话汇报中说:“蒋林志是在自己和刑警小刘去之前的几个小时离开的,他表弟交代说蒋林志本来要在他那多住5.6天的,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匆忙的提前走了”。

  到了晚上,华子建正在政府大院里面散步,就接到了郭局长的电话,电话中郭局长把这一情况又汇报给了华子建,他说:“华县长,我这也不是推脱责任,但我确实感觉这其中有点蹊跷。”
  这个情况让华子建有个模糊的感觉,会不会是嫌疑犯得到了这面的消息,如果是,那这个漏消息的人会是谁,他就对郭局长说:“老郭,这次行动你们局有多少人知道,那个枪械库的管理员叫什么来着的,她会不会知道。”
  郭局长也很有同感的说:“你意思还是认为我们内部有...只是很奇怪,这次任务局里没人知道,包括你说的哪个管理员,她也不知道,也许这次抓捕失败会不会就是个巧合。”
  华子建也不敢肯定,但他总觉得此事有点问题,为什么早不走,晚不走,我们人去的当天就走,上次的杀人也是抢在我去的前几分钟,这两次都是巧合吗?。
  他不这样看,但一切没有任何证据,光怀疑是没有用的,再一个,怀疑的对象现在都无法圈定。
  华子建一面在院中走着,一面对电话里的郭局长说:“不要气馁,对手是狡猾的,我们也要静下心来,你不用有心理负担,上面有什么问题,我来对付。”、
  郭局长显然很是感动,华子建没有其他领导那样的推诿责任和抢功买好的恶习,这对一个在他手下配合的人来说,是最为难得。
  挂断了郭局长的电话以后,华子建徘徊在政府的大院中,这个案件的很多问题都让他疑惑不解,他必须集中精力的好好想想,暂时放弃每日每夜对华悦莲的牵挂了。
  就在华子建仰望天空漫步在县政府大院想问题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在绞尽脑汁的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这人就是北山煤矿的老板范晓斌,他正在酒店一个豪华的房间里,他邪魅的眼眸中满是焦急和不安,坐在床上的是他最喜欢的小姐艾玛,但看到他这样的眼神也不敢说话。
  公丨安丨局对他的监视他早就知道,公丨安丨局对他的保安蒋林志的追捕他也清楚,他有时候也想过逃跑,但矿山每天那白花花的钞票他又舍不得,他盘算来盘算去,现在公丨安丨局还没有他任何的证据,只要是抓不住蒋林志,自己就没什么危险,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大靠山。

  不过这样的监视也让他头疼,过去风花雪月的日子现在都收敛了,老实了很多天,今天想找艾玛玩下,也是费尽了心机,总算此刻在这相会了,但心里的烦恼让他始终难以兴奋起来。
  艾玛大着胆子用吐气如兰的樱唇轻轻的吻了他一下说:“斌哥,今天烦什么呢?人家坐了这么久你也不理我。”
  范晓斌叹息了一声,用手摸着艾玛的冰雪般白皙、凝乳般光洁的腿说:“哥哥最近闹心啊,麻烦多了点,不过今天见到宝贝你了,现在心情不错,好多了。”
  这个名字叫艾玛的小姐,其实并不是什么国外的人,纵然她皮肤白一点,说话有点嗲,就算她染了个金色头发,眼眶也描黑了很多,但怎么看还是一个中国人,而且还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
  有时候很多事情都让人想不通的,你是中国人就是中国人吗,何必要装出一幅狼狗的样子。
  艾玛穿的很少,上面就穿了件透视的短坎肩,下面也就是最多有一巴掌那么大的个小裤~头,人很漂亮,妖气不小,她就挺着那颤抖的胸向范晓斌靠了过来。
  她见范晓斌情绪好了很多,也就胆子大了起来,问到:“是不是有人找你麻烦,以斌哥在洋河县的威风,什么人这样胆大。”
  范晓斌继续说:“一般人我当然不放在眼里,可这次是公丨安丨局郭局长和华县长在找麻烦,你说我不头疼行吗。”
  艾玛一听是公丨安丨局长和县长就楞了下才说:“那斌哥不会去拜访下县长啊,这个世道,那有打不开的门。”
  这话一下让范晓斌坐了起来,对啊,老子一直被他们盯的心虚,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我就不相信他那么清,就是用钱砸,老子也要把他咂晕呼。
  想通了这个问题,他就全身放松下来了,手也加大了搓~揉的力度。
  一会的时间,范晓斌的火就从下面串了上来,他一把抱住她,狠狠的在她嘴唇上吻了一口。她闭着眼睛,舌头配和着他的缠绵,这个假外国女人也抱着他,吻他,他每一次跳都让她真实地感觉到他征服了自己,同时也让自己感觉到自己征服了他。
  接下来的情景就跟一般的欢爱没什么大的区别了:男的埋头苦干,女的娇婉承欢……要勉强找区别,那就是艾玛的**声很特别,带点欧洲女人的口音,这或者就是专业和业余之间的区别了.......。
  第二天,华子建正在办公室写东西,秘书小张来电话说北山煤矿老板范晓斌想见他,问见不见。
  华子建就纳闷了,他来见自己做什么,难道是来交代自己的问题,他不会不知道公丨安丨局对他的监视吧?管他的,见见又何妨,华子建就对电话那头的小张说:“你带他过来吧。”
  过了几分钟,小张就把范晓斌引了进来,见华子建点了下头,小张就带上门出去了。
  华子建原来是见过范晓斌几次的,但都是在人多的时候,像这样单独相处好像还没有过,范晓斌进来就说:“华县长啊,久仰久仰,你的大名我是如雷惯耳,只是你忙,一直没拜访你,原谅,原谅。”
  华子建懒得和他客套就直接问:“你范老板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范晓斌嘿嘿的笑下说:“想给华县长汇报汇报工作,你来这么久了还没到我那矿上去视察过,今天我自己来汇报。”
  华子建知道他和那起案件肯定有关联,就不怎么想和他绕太多弯子,直接说:“我最近也很忙,再说了,你那工矿企业也不在我的口上管,汇报就不用了吧”。
  范晓斌就说:“虽然我的企业不归你分管,但我早想结识一下华县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