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60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怡静虽然没有及早发现他的存在,但也在母亲停步观察他的时候,及时留意到了他,而看到他的同时,也看到了他身边的吕青曼,立时意识到那个女人就是他老婆,如果老妈找上去当面发难,他躲不过老妈的怒火也就算了,怕是他还要承受老婆的愤怒,一念及此,哪敢怠慢,忙上前挽住老妈的手臂,拖拽着她往前走的同时问道:“妈你看什么呢?”
  丁母被她拖拽着前行,眼睛却还在一直盯着对面的李睿,随口低声说道:“那个男的……怎么那么像李睿啊?是他吧?”丁怡静语气平淡的说道:“怎么可能?快走吧。”丁母转回头看着她,犹疑不定的道:“可我看着就是他啊。”丁怡静道:“不是,要是他,我怎么会认不出来?他就是侧面长得像李睿而已。”丁母又回头看了李睿最后一眼,不过这时只能看到李睿的背影了,道:“是吗?你这么说倒也有道理,这个男的身边有老婆了,李睿不是单身吗?”丁怡静含糊的嗯了一声,道:“快走吧。”丁母道:“你跟李睿处得怎么样了?他什么时候娶你啊?”丁怡静道:“哎呀,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啊,结婚可要慎重……”

  李睿垂头走出去一百多米远,才敢回头找寻丁怡静的身影,却已经看不到她了,估计她已经跟家人出了公墓,心知肚明,刚才是她救了自己,要不然丁母就不光是停下来看着自己了,估计还会找上来质问自己,想到她为自己解了一大劫难,而自己却不能娶她,不能给她一个归宿,心里头就又酸又苦。
  此时他也想到了,丁怡静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因为去年她奶奶去世了,今年这是老人家头一年清明,她身为孙女,前来祭拜奶奶,也是理所应当之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巧,居然在墓区里跟她撞上了,要不说呢,自己跟她就是有缘,缘分是上辈子就注定了的,这辈子注定纠缠不清,唉,天意啊。
  经历了与丁家母女巧遇的巨大刺激后,接下来的扫墓,李睿心情很是沉重。当然,扫墓、祭祀亲人,本来也是件心情沉重的活动,但他的心情要比别人更加沉重:一来,他觉得不能迎娶丁怡静,既是人生的失败,也愧对丁怡静对自己的情意;二来,发愁丁母这颗随时可能爆炸的可怕丨炸丨弹,怎样才能排除掉?这次倒是躲过去了,可运气不会始终陪伴自己,只要给丁母一次发作爆炸的机会,就会把自己从天上炸到地下,哎,想一想都令人胆寒。

  扫墓结束后回去的路上,李睿心里琢磨,今天能不能抽出时间来,约丁怡静见个面,既是倾诉离别之情,也是跟她商量下,看怎么解决她妈妈这个大麻烦,可问题是,怎么找个借口溜出去呢?
  说来他今天运气真不错,上午有惊无险的躲避了丁母这颗“丨炸丨弹”,下午正想出去偷会丁怡静而找不到借口呢,他的老同学杨鹏就给他打来了电话,说是晚上请他吃饭。
  接到这个电话后,李睿大喜过望,利马就答应下来,并偷偷吩咐给杨鹏,让他打电话给丁怡静,叫她晚上出来一起吃饭。杨鹏自然是答应下来,挂掉电话后自去联系丁怡静不提。
  有了这个饭局,李睿终于找到了借口跟吕青曼请假,可以堂而皇之地出去跟女神见面。而吕青曼也不疑有他,爽快的答应下来,只嘱咐他晚上少喝早点回来。
  晚上,在醉仙楼二楼的一个包间里,李睿与丁怡静、杨鹏比邻而坐,品尝着美味佳肴的同时,也交流着彼此的近况。
  李睿与杨鹏先说正事,也就是在双河县九坡镇西山村搞的那个互助扶贫林木种植基地的建设情况。丁怡静对这种事不感兴趣,也不插话,只是自顾自的吃喝,安静乖觉的坐在李睿身边,娴静婉约倒像是他的媳妇。
  杨鹏为李睿详细介绍了基地的建设情况,所谓有钱好办事,大把的金钱投下去以后,各项基建设施与组建工作是立竿见影:首先,在九坡镇丨党丨委副书记李玉兰的沟通协调下,基地以极低的价格在九坡镇西北靠近西山村的荒地上,租下了一大片土地,作为基地的场地所在,现在已经围着那片场地建起了围墙,并且已经开始动工建设办公室、库房、宿舍等房屋建筑;其次,基地已经购买了初期计划里的水电灌溉设备,正在组织人力在计划内的山地区域中安装;再其次,基地已经雇佣了两名工作人员,正在进行入股基地的山区农户的统计工作,下一步就是与那些农户签订入股协议以及工作合同。

  这是已经开始的各项工作,后续工作还有:购买果木苗;对入股农户进行简单的技术培训;辅助入股农户进行果木苗的种植。再之后,基地的所有工作就算是走上了正轨,工作重点也将由基地的建设转为对入股农户的培训与监督。
  李睿对李玉兰、杨鹏等人的工作效率非常满意,却没当面夸赞杨鹏,免得他骄傲,问道:“张兵的表现怎么样?”杨鹏点头道:“张兵还是不错的,踏实,肯干,也聪明,能力也还不错,到底是在社会上闯荡过十来年的,虽然跟我一样,在业务、管理等方面的能力差劲,但在具体事务上是把好手。”李睿道:“好,你先跟他一起把这个基地搞起来,等走上正轨以后,再把加工厂也交给他管理,你回到市里来,我另外有事交给你做。”

  杨鹏虽然早就从他嘴里听说过类似的话,但此次听到,还是非常兴奋,暗想,张兵不过是刚刚跟他做事,他就把干果厂跟基地全部交给了张兵管理,而自己可是他十几年的铁哥们,如此分析,他让自己回到市里做的事情,肯定要比干果厂与基地加起来的格局还要大,自己不仅会得到实际利益上的提升,在个人发展上面也会得到巨大的提高,一念及此,心头怦怦乱跳,兴奋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端起酒杯说道:“客气话就不跟你说了,全在酒里了,干一个!”

  两人干了一杯,杨鹏抢着给他满上,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李睿瞥了旁边自顾自吃喝的丁怡静一眼,笑着问杨鹏道:“丁怡静让我手下留情,想办法把李志超尽快放出来,你觉得怎么样?”
  丁怡静没想到他会跟杨鹏说起这事,芳心微有不满,冷冷的白他一眼,左手在桌子底下也掐了他一把。
  李睿只是笑,如若不觉。
  杨鹏一听李志超这个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骂道:“数特么这孙子最不是东西了,不说别的,只说他的市北区工商分局副局长的位子,要不是你帮他,他怎么可能坐得上去?你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他不感激你也就算了,竟然还特么暗里对付你,想整死你,你说哪有这么无耻的人啊?简直比白眼狼还白眼狼!所以啊,要我说,你就别理他,该判几年,就判几年,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丁怡静听他这么说,心里自然也有一番活动,呆了半响,启唇说道:“放是仁义,不放也没不是,随便你吧,这人我以后再也不会提了。”
  李睿笑了笑,给杨鹏解释:“其实丁怡静之所以给李志超求情,是因为她觉得,李志超出事源自于她……”

  日期:2016-08-07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