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9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咒禁十二科?”许丹阳吃了一惊,道:“那不是药王孙思邈遗留下来的秘术么?据说已经失传多年了,难道世上还有?”
  真源先生瞥了许丹阳一眼,道:“是药王遗留的秘术,也确实已经失传了,你也不用打它的主意了,自陈名城死后,连麻衣陈家的子孙也不会。”
  叔父道:“嗯,我们家确实无人会咒禁十二科,连我父亲都不会。”

  许丹阳道:“弟子只是好奇陈名城既然学会了咒禁十二科,无敌于天下,怎么还会死?”
  真源先生冷冷道:“人难道不会自己老死么?”
  许丹阳讨了个没趣,也不敢再说话。
  真源先生道:“陈名城学成绝技之后,先是入宫杀了易骨封,又将多尔衮打成重伤,多尔衮不久病死。但他这时候才知道,先前是自己冤枉了佟薇——佟薇当初宣布的与自己成婚的消息是假消息,佟薇只是找了个人易化成陈名城的模样,假装成婚,为的便是要保住陈名城的性命,保住麻衣陈家的人。陈名城惊愕之余,请求佟薇原谅,但是多尔衮既然死在陈名城手中,佟薇又怎么能嫁给自己的杀父仇人?两人虽然情深,却只能分开。”

  日期:2016-08-06 21:46:00
  我叹息一声,道:“是啊,那时候,一个汉人,一个满人,家仇国恨,如何能在一起?”
  真源先生道:“当时,佟薇已经把易骨封的全部本事都学到了,也包括‘长生长春术’,只要施展这个邪术,便能终生青春永驻,朱颜不老。陈名城为了兑现当初的誓言,便毅然前往一处深山古洞,独身一人住在其中,直至老死。”
  我悚然动容道:“那佟薇呢?”
  真源先生道:“易骨封已经死了,多尔衮也死了,顺治皇帝清算多尔衮的党羽,佟薇便也不想再待在皇族之中了,只身一人,前往西域,重新开创了血金乌之宫。”

  我愕然道:“啊?!这么说的话,血金乌之宫仍在?”
  真源先生道:“那便不清楚了。但当时,佟薇统治血金乌之宫的时候,是不许门下弟子与麻衣陈家为敌的。佟薇在百余岁的时候,捡到了一个婴儿,带了回去,取名为血玲珑,学全了她的本事。”
  “血玲珑?!”叔父道:“五行六极诵中的西魅血玲珑么!?”
  “应该不是她。”真源先生道:“那是老的血玲珑,后来在嵩山论道,并称五行六极的人,是小一辈的血玲珑。血金乌之宫的宫主,自佟薇以后,都叫血玲珑。”
  日期:2016-08-06 21:46:00
  叔父点点头,道:“这么说的话,还像回事儿,不然,佟薇是顺治年间的人,即便是她在一百岁头上捡了个婴儿,活到现在,也他娘的两三百岁了,那不是老妖怪了么?”
  真源先生道:“你废话真多!”

  许丹阳道:“师父,依您所说,那血金乌之宫现在还存在世上么?”
  真源先生道:“存不存在世上,那我不知道,血玲珑死了没有我也不晓得,反正很多年没有信儿了。不过啊,依你的本事,纵然是血玲珑没死,你带着五大队去找事儿,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五行六极,你算算,你能打得过谁?”
  许丹阳尴尬的一笑,道:“是。”
  我道:“那个佟薇,就再也没有见过名城公么?”
  真源先生道:“天默公说的是,两人虽然在不同地方,但是心意相通,两人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的,死后各自有一缕魂念散出,又相聚在了一起,同归于尘土。”
  我听得不胜伤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真源先生道:“当年,听了陈名城和佟薇这段往事,我才算是把心给沉寂下来了许久。所以,我平生是极为尊崇天默公的。”
  叔父道:“那你咋又疯了?”
  日期:2016-08-06 21:47:00

  真源先生端起酒坛,一口气将其中的酒给全部喝光喝尽,然后擦了擦嘴,神情愈发恍惚,道:“我原以为,我和高美也会想陈名城、佟薇那般,纵然生前不得再见,死后也能相会……可惜啊,不久前,高美突然出现,来太清宫见我。我大喜之余,便想要还俗,跟她成家,却不料她先问了我道祖墨宝的事情,当知道道祖墨宝就是被我收藏着以后,忽然就变了说辞,她告诉我说她已经结婚生子,让我不要再以她为念……我等了她二十多年,最终竟换回来这样一个结果,我当时心中一时难受,径自迷了神智,做了许多连自己都记不清楚的事情,直到昨夜,我还迷迷糊糊,等我瞧见了她的尸体,我才忽然醒悟,浑浑噩噩这一辈子,竟像是做了一场大梦。”

  叔父道:“她到底有啥好处,把你迷成了这副模样?”
  真源先生道:“想清楚了,那便也不爱了。”说罢,真源先生忽然站起身子来,缓缓走出屋里去,外面,天色大亮,阳光也颇为灿烂,真源先生迎着阳光,一步一顿,忽然听他喃喃念诵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日期:2016-08-06 21:48:00
  叔父摇了摇头,道:“何苦呢?”
  “哇!”
  真源先生走着走着,忽然一声大叫,口中箭似的喷出一腔血来!
  我和叔父大惊,急忙跑了出去,许丹阳和计千谋也慌忙跟上,等到真源先生跟前,却见他“哈哈”大笑数声,伏地倒下,叔父把他身子翻过来,但见他嘴角淌血,双目紧闭,面带微笑,肌肉已经僵硬了。
  叔父摸了摸他的脉搏,又捏了捏他的脖子,探探鼻息,然后脸色沉了下来,骂了一句。
  我道:“真源先生他,他怎样了?”
  叔父长叹一声,道:“他走了。”

  “师父!”
  许丹阳也慌忙探看,大声呼喊,但真源先生既然已死,又哪能复生?
  他心情激荡之下,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又豪饮陈酿,终致身死,但,死,对他来说,恐怕比让他活着更好些。
  只是叔父他身上的冥约,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