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5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悦莲嘻嘻的一笑说:“想什么呢,华子建同志,我现在给你正式通知,一会过来吃晚饭,老爹和老妈都在家呢,老妈说要看看新姑爷,嘻嘻。”
  华子建知道是迟早要挨这一刀,但事到了临头,还是难免心慌,一想到华书记那凛凛生威,深邃犀利的目光,华子建就无端的紧张起来,他想,自己过去面对华书记的那种大无畏的勇气,已经烟消云散了。
  他没有接上华悦莲那轻松的玩笑,很低沉的说:“好的,我一会就过去。”
  放下电话,他面对疑惑的父母说:“一个朋友要请我吃晚饭,我得过去,就不陪你们吃饭了。”

  老爹和老妈到也很开通名利,自己的儿子现在是县长了,应酬自然是不能少,也就不多说什么。
  华子建开始把几个箱子都打开,整理一番,又挑出了一些洋河县的特产来,装上一大袋,估摸了一下,也值不了太多钱,不过以华书记家里的情况,人家什么没有?自己也就只好拿这特产去胡弄一下,谁让自己是穷人呢。
  收拾好了带走的东西,华子建告别了父母,出了村口,打了个的士,时间不长就来到了市委家属院。
  市委家属区用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来形容这里一点不为过,院子里树木茂密,郁郁葱葱,期间小径蜿蜒曲折,幽深静谧当夕阳的霞光撒向这里的时候,华子建不经意地一瞥,那一片片的花瓣,在枝头滑落,在微风轻轻吹拂下颤动着,把小区点缀的更为雅致。

  华子建刚进了家属院大门没走几步,就见到华悦莲在前面一个树荫下等着自己,华悦莲的脸上洋溢着快乐,她很亲昵的带上华子建,充满了骄傲的回到了家中。
  这是一套错层的大客厅,多卧室的套房,挑高的吊顶和气派的家具,尽显雍容华贵,装修也清新不落俗套,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文雅精巧不乏舒适,客厅、卧室等设置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餐厅南北相通,室内室外情景交融,满含浪漫与庄严的气质。
  华书记坐在自己习惯坐定的单座沙发上,对于华子建的到来,他没有表现出热情和厌恶的神色,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华子建,依然如故的看着电视中的球赛。
  华子建赶忙上前招呼说:“华书记,你好,在家休息啊,今天打扰你了。”
  华书记的眼睛一直盯着电视屏幕,只是不易觉查的点了点头,说:“小华,坐。”
  华子建还没说话,就见华悦莲的母亲从厨房走了出来,她把华子建很认真的端详了一下,很满意又很亲热的招呼华子建说:“子建,赶快坐,莲莲啊,你给子建泡水,哎呦,来就来,还带这一堆东西,你们坐,一会饭就好了。”
  华子建也看出了华书记的漠然,他就无端的有了一些压力和拘束,他想离开客厅,忙说:“伯母,我给你搭手吧。”
  说着话,华子建转过身体,就准备到厨房去。
  华悦莲的妈妈就忙制止住他:“哪有让客人下厨房的,莲莲来帮我,让子建和你爸爸聊会。”
  华悦莲也过来拉住华子建,把他摁到了沙发上说:“你好好看会电视,哪用你帮忙,在说了,你会做饭吗,装的跟真的一样。”
  华子建也不敢和她乱开玩笑,就只能坐在了华书记的旁边。
  华子建跟华书记坐在一起,他心里就发毛,在过去的这些年里,像这样单独的和华书记如此相对,还是第一次,但她又不好跟华悦莲钻进厨房。

  华子建就想向华书记汇报汇报思想工作,这样比现在两人尴尬的坐着要好一点,可他又一看华书记一脸严肃地望着电视,一时也不好再提工作了。
  就这样华子建直坐得他浑身发热,他感到神经都绷紧了。
  他稳住自己,试图换一个方式来打破这个僵局:“华书记,最近你也没到洋河县来,大家都希望你多过去指导指导。”
  华书记眉毛杨了杨,仍然把眼睛放在电视上,隔了好一会儿,华书记才回头道:“你有点紧张?”
  华子建心头一怔,什么意思?莫非这就是华书记要的结果,他有意让自己紧张,为什么?何必如此呢?
  华子建勉强的笑笑说:“是的,是有点紧张。”
  华书记没有表示任何态度,依然看着电视,气氛一时又沉闷下来。
  他望见华书记茶杯里没有多少水了,就起身拿过水杯去加水,然后,恭敬地把水杯放回原处,
  华书记这时候才关掉了电视,说道:“想没想过为什么你会紧张?”

  华子建当然知道了,但他自然也不好说出来。
  华书记见他没有回答就自己解释说:“你紧张,是因为你明白很多事情,不可否认,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作为一个明智的人,是应该要分的清局面,看的懂态势,逆潮流而动,不是一个优秀的官场中人的行为。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华书记没有看华子建,他的眼光也很漠然,像是在讲述一个古老的故事。
  华子建没有及时的接上华书记的话,他需要细细的咀嚼一会华书记的话意,华书记不会无的放矢的,他想要告诉自己什么?想要让自己理解什么?
  可以说华子建是心思玲珑,思虑周密的一个人,只需要很少的一点时间,华子建就理解了华书记的意思,他可以说是在对自己发出警告,让自己看清柳林市的势态,那么,在把这意思延伸一下,是不是他还在暗示自己,现在投靠过来,还为时不晚?

  华子建依然对华书记是畏惧的,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说:“我的紧张或者和时局无关。”
  华书记“奥”了一声,转过了身来,直接的面对这华子建说:“那么我到想知道一下,你为什么紧张。”
  华子建是没有办法来直面华书记那咄咄逼人的目光的,他低下了头,小声的,有点嗫嚅着说:“是因为华书记是华悦莲的父亲。”
  华书记眼中的寒意就更多了,他从华子建那胆怯的回话中听出了更多的意思,那就是,假如自己不是华悦莲的父亲,他华子建是不会对自己有所畏惧,就算自己是柳林市的第一人,就算自己可以主宰所有柳林市干部,包括他华子建的命运,但他依然不会对自己惧怕和妥协,这是华书记不能容忍的。
  一个美女是受不了别人对她像貌的指责,一个富商是听不得别人比他有钱,而一个权利人物,他是不能容忍别人对他手中权利的蔑视和亵渎,但华子建却很委婉的表达了这个意思。
  华书记冷冷的看着华子建低垂下去的头,这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让他有了怒火,他差点就忘记了自己今天请华子建到来的目的,但多年为官,华书记的心性早已经打熬得无比的老到成熟,他已经可以随意的来驾驭自己的情绪,所以他散去了眼中的秋意,让自己显得儒雅沉稳,他雍容镇定的笑笑说:“照华子建同志的意思,我还是沾了悦莲的光了,呵呵,呵呵,那么当你因为悦莲而感到对我紧张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让我们的关系变得不再紧张,变得很融洽,很和谐呢?这样对你,对悦莲都是好事。”

  华书记轻轻的抛出了他早就准备好的橄榄枝,他要收服这个年轻人,为了自己,也为了女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