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7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光头说我觉得我们应该修了一百多年,两位觉得呢?
  他们越说越兴奋,差点儿都直不起腰来,林曦没有说话,而旁边那个温婉如玉的女子却柔柔地问道:“为什么叫做小疤脸呢?”
  提到这个,戴顺扬就有些气愤,说老子以前的匪号可厉害了,叫做疤脸怪客,结果后来别人告诉我,说有一傻比也用了这名字,还比我出名的多了,结果江湖人再见我,就叫小疤脸了……
  呃,疤脸怪客,说得是我堂兄么?
  若是,还真的比你强上太多,让你改名也不是没有道理。
  两人瞧见女孩儿稍微假以辞色,立刻就蹬鼻子上脸,想要伸手过去,摸一摸人家那春笋一般白嫩的小手儿,结果温婉女子脸色一变,手一晃,连我都瞧不清楚,居然就出现在了疤脸的脖子上面来。
  她反手扣住了疤脸的喉结,暗暗一用劲儿,疤脸就疼得大叫,说哎哟,哎哟……

  温婉女子冷冷说道:“还要认识么?”
  她只要稍微一用劲儿,就能够将对方的喉结涅破,将人击杀,疤脸是知道利害的,慌忙求饶,说不敢了,不敢了,姑奶奶饶命。
  温婉女子抬手给了他两耳光,手劲颇大,那人的脸一下子就红肿了起来。
  她这才放开疤脸,说滚蛋。
  疤脸知道了对方的厉害,不敢再生事,乖乖回到地板上躺着了,而光头还有些心思,给那女人一瞪,说你要是敢再看我们一眼,回头把你的眼睛挖下来,知道不?
  光头这个时候却是认出了对方,咽了一下口水,说你是麒麟蛟妖龙玉?
  温婉女子盯了他一眼,说不想死,就闭上眼睛。
  光头不敢再纠缠,慌忙趴在了地板上,一动也不动,居然真的就没有了动静,而且连呼吸都细了几分。
  我听在耳中,不由得奇怪,这光头为什么这么怕那女子?

  林曦又怎么和这女人搅在了一起来?
  我的心中满是疑惑,不过经过刚才那一闹,众人都不再说话,一时间寂静无声。
  如此又等了几个小时,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间听到门外有走动声,身子一僵,刚要起来,屈胖三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别出声,这是在检查货物,准备离港了。”
  我不敢多言,只有侧耳倾听着,感觉到有几人越走越近,都快来到了门口来。
  脚步停下了,有人敲了敲船板,问道:“老板,你这船没有暗格夹板吧?”
  络腮胡赔笑,说卢爷您是老关检了,自然知道,张管事行事从来规矩,哪里敢做那种事儿,咱是正正经经做海产生意的……

  那人不信,敲了敲这边的木板,说特殊时期,你把这里撬开,我要检查一下。
  啊?
  跟络腮胡对话的这人显然对走私者有着充足的了解,进来搜查没一会儿,就找到了重点。
  我们的这个夹板层隐藏在货仓的夹缝里,看似十分隐秘,不过对于常年从事检察工作的人来说,发现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之前不抓,是因为不想多事,而现在这般认真,却是因为上面下了死命令,有人能够扛着,所以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而瞧见对方这般认真,络腮胡显然有些意外,一边赔笑,说着好话,一边应该是贿赂对方,说是意思意思。
  没想到对方似乎并不买账,推辞了络腮胡的贿赂,然后继续要求撬开船壁来。

  络腮胡没有了办法,让人去叫老板过来,然后装模作样地找人过来拆这船壁,如此折腾了几分钟,那边终于有人赶过来了,与那检察人员寒暄。
  我本来躺在床上,有些头疼,然而听到对方的声音,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边过来跟检察人员协商的老板,不是旁人,正是我们认识的那个老外马援朝。
  他的声音很有辨识度,一下子就能够听出来了,我心中惊骇,下意识地朝着屈胖三瞧去,发现他的脸上有浮现出了几分惊讶之色来。
  马记,海鲜……
  我将几个线索结合在一起,这才悚然发现,我们乘坐的这艘偷渡船,居然正是那马援朝手下的。

  这家伙在赵公明的照拂下,平日里借助运输海产来走私偷渡,这事儿我可以理解,但是在这个非常时刻,他还敢这么做,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他哪里来的胆子?
  我的心中疑惑,而外面马援朝则在跟对方交涉,说这船是一体的,如果随意拆卸,很容易出事儿的,他可以担保,绝对不会有什么不法的事情发生,而如果对方信任不过他的话,他回头可以找海公主那边过来担保……
  听到这话儿,负责检查的那人终于打了退堂鼓,训了几句话,然后方才离开。
  我听在耳中,这才知道马援朝这家伙之所以敢如此胆大妄为,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小子在赵公明这靠山倒下之后,居然又搭上了海公主。
  赵公明死去之后,获利最大的,却是这位一直深藏不露的海公主,接受了他大部分的势力和人脉。
  毕竟在赵公明很多手下眼里,扳倒这位长老的,却是碧游宫的凤长老,而海公主其实是跟他们站在一边儿的,既然是这样,投靠起来也没有太多的心理压力。
  司马老贼都能够投靠海公主,马援朝自然也是从善如流。
  有着海公主做靠山,那检查人员方才没有再多坚持。
  这边的突发状况解决之后,马援朝送人出去,然后回到了这边来,找到络腮胡,询问道:“最近风声这么严,不是叫你小心一点么,怎么,又收了别人的钱,带人出海了?”
  络腮胡赔笑,说这事儿是张管事弄的,我也就跑跑腿而已。
  马援朝问道:“里面都有什么人,会不会麻烦?”
  络腮胡说没啥,有一个没出息的家伙,是安阳宫鲲鹏长老打的招呼,推脱不得;两个姑娘,是樱花阁的红云长老叫人送来的;一对叔侄俩,大财主来的,给的钱足够;再有就是虎鲨光头和小疤脸这两个烂货,你也是认识的,不会有啥麻烦……”
  马援朝说这种事情,以后得先请示我,不然不管是谁,都不能上我的船,知道不?
  络腮胡嘿嘿笑,说那张管事那边……
  马援朝的语气一下子就变得高亢起来,说洪胡子你给我听着,张管事的确是赵公明的小舅子没错,但现如今赵公明死了,身败名裂,他张发财现如今狗屁都不是,你若是还要听他招呼,你特么以后跟他混去,别在我的船上晃荡,知道不?

  络腮胡被这一通呵斥,吓得惊慌失措,诚惶诚恐地说道:“得,我知道了,以后您老有事招呼,我都听您的。”
  马援朝没有心思听他表忠心,呵斥了两句之后便离开了。
  船开始行动了,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其拉着,朝着外海走了出去,人在其中,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那种无形的拖拽感。
  我打量着蜷缩在夹缝里面的骑鲸者,想着他在这儿,那外面牵引船只的,又是哪位呢?
  是不是也骑着他的那头巨鲸呢?
  如此一阵胡思乱想,我感觉到了一阵天旋地转,就好像世界颠倒了一般,好一会儿方才适应了过来,一直表现得比较安静的光头和疤脸终于按捺不住了,低声欢呼了一下,说终于特么的出来了。
  日期:2016-04-20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