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5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底,还是个人威望的问题,和安如山相比,罗明江比较跋扈,这让很多的干部怕他,但是却不服他,尤其是因为罗东秋在省内的很多工程上插手,让很多人对罗明江是一种看不起的态度。
  虽然没人敢表现出来,可是存在心里的这种蔑视才是对可怕的,因为的威信丧失了,你说的话谁还能信?
  而且纵观中南省的历史上历次书记的升迁,由省长升迁为书记的占到了百分十之八十,而由省委副书记升为省委书记的只有百分之十,剩下的百分之十是空降。
  司南下不知道罗明江还会在中南省呆多久,但是可以预见的是,如果罗明江走了,那么梁文祥上位的可能性很大,这才是司南下看到的潜力股。
  可是既然朱明水给自己带了话来,自己要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搭理这个茬,这显然也是不可能的,那么至少朱明水会记恨他,这样的话,对自己进一步的上升将是致命的障碍。
  好在是因为罗明江的存在,朱明水和梁文祥相处的还是很平和的,而且时不时还会联手一下,阻击罗明江的不靠谱的行为,这次狙击换掉他司南下的提议就是一个很好地例子。
  虽然脚踏两只船的难度很大,搞不好就会劈腿,但是目前来看,自己哪一方都不能得罪,好在在湖州的发展上大家的意见都是一致的,包括那个让人挠头的px项目,朱明水和梁文祥的意见都是一致的,这让司南下暗暗松了口气。
  虽然梁文祥来之前已经通知了湖州地方,不要到高速公路去迎接,但是司南下觉得这是梁省长第一次来湖州,应该表现出足够的重视,所以还是坚持率领湖州市的大小领导到了湖州边界去迎接梁文祥的到来。

  站在司南下的角度,这无可厚非,领导说不让你去了,你去了,那么顶多就是批评几句,可是谁又能真心的批评一个特拿你当回事的人?你能吗?
  可是如果你不去,那么领导的心里也会想,这个人还真是实在,于是一行人到了市委大院了,你们都站在大门口迎接,这样的力度就小得多了。
  再一个,梁文祥带来的这些人里,肯定也不全是他自己的人,罗明江的人说不定也在这里面,所以,这个时候,司南下就需要一个表态,所以,很大程度上来说,司南下坚持到湖州边界处迎接梁文祥,也是传递一个信号,那就是司南下对梁文祥省长的尊重  。
  不知道为什么,这天天气特别的热,这个交界处连棵树都没有,一行人晒的实在是受不了啦,有些人就想钻进车里开着空调凉快一下,但是看到司南下站在车外,一边和邸坤成讨论着什么,谁还敢进车里凉快?
  好在是梁文祥的车队没有让他们等很久,半个小时后,远处行驶过来一队车,到了近前才看清楚,三辆车一起来的,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梁文祥居然是下了车和大家打招呼,瞬间大家就感觉这太阳晒得真是他妈的值,因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一道道汗,这绝对是站了很久的结果,梁文祥出来这几分钟就没出汗。
  “梁省长,辛苦了”。司南下上前握住了梁文祥的手说道。
  “南下同志啊,我不是说了嘛,不要到这里来接我,这大热天的,要是大家中暑了,还怎么开展工作”。
  “梁省长,我们记住了,下不为例”。司南下见梁文祥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脸上并没有那种不悦的表情,心想,这次还真是来对了,要是不来的话,直接去市委的会议室有什么意思,这一路上也可以为梁文祥讲一下湖州的地理风光和市容市貌,为自己的旧城改造工程也能争取一下梁文祥的支持,因为他知道梁文祥在江都也正在推进旧城改造项目,所以在这方面两人应该是很快就能找到共同点的。

  “这位是市长邸坤成同志”。司南下一一为梁文祥介绍湖州的这些官员。
  丁长生躲得很远,他也没打算在这么热的天里和梁文祥去握个手,没大意义,但是他看到了后面一辆车上下来的杨凤栖了,咦,她怎么和梁文祥一起来的,自己在公丨安丨局见她后一直很忙,还没来得及和她联系呢,居然又跑到江都去了。
  见面寒暄完毕后,梁文祥和司南下一起上了湖州市带来的一辆奔驰威霆商务车上,在梁文祥下车时,湖州这边的司机就已经启动汽车开启了空调,以备梁文祥会坐湖州的车进市区。
  果然,司南下和邸坤成陪着梁文祥上了湖州的车,然后车队一起向湖州市区开去,这一路上梁文祥和司南下聊得很是热闹,大部分的时间邸坤成是作为一个看客的,虽然他才是市长,才是一个城市行政工作的主导人,才是从事和梁文祥对等的业务,但是此时讲的不是那些东西,而是级别,他在司南下之下,而这样的场合,显然是市委书记是比市长更有发言权的  。
  据说中国刚开始改革开放时,外商到中国来投资,总是比较喜欢和市长和省长打交道,他们都不知道书记是个什么玩意,但是后来发现明明和市长谈好的事,市长在第二天非常的遗憾的告诉他们,昨天说的不算,因为书记不同意,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谁是一把手,谁才是真正的当家人。

  “南下同志,纺织厂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梁文祥担心的问道,虽然司南下在汇报中说纺织厂的事已经处理完了,但是他还是很担心自己来湖州视察会被纺织厂的工人们围堵,这样是很麻烦的事,他不可能现场代替湖州的这些官员们做决定,自己做个决定容易,但是湖州的那些官员们怎么执行自己却是不能亲眼看到的,那么这就会有损于自己权威,因为湖州的官员如果不能按照自己布置的办理,那不就意味着湖州的官员不听自己的嘛。

  “梁省长,确实是处理完了,我们借钱处理的纺织厂的历史遗留问题,其实这件事我们应该检讨,早处理完这些事,就不会有后来的死伤事件了,说到底,还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司南下痛心的说道。
  “嗯,这件事处理好就行了,一定要注意,在拆迁的问题上要慎重,处理不完遗留问题,坚决不能拆迁,宁可慢一点,也不能和群众搞对立,我们现在有些干部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好心却办了坏事,搞的天怒人怨,这样很不好”。梁文祥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是纺织厂事件后,第一次听到省里的声音,司南下不会相信这是省里统一的声音,但是至少梁文祥这里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这让司南下和邸坤成都吃了一颗定心丸,否则的话,按照纪律处分规定,他们是要背负责任的,但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省里居然是淡化了这件事的处理,这也算是一个好的结果吧。
  “梁省长,是我们工作没做好,还是请省里给我处分吧,这样也好让我们心安”。邸坤成插了一句说道。
  “唉,这件事到此为止吧,要求处分是最无能的开脱,你们以为一处分就完了,处分不是目的,你们要记住,纺织厂的问题只是一个典型,具有典型性,一定要这个典型牢牢的记住,不停的学习,以后这样的事决不能再发生第二次”。这次梁文祥的脸色很难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