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5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这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姑娘,心里很是无奈,只得是一张接一张的递给她餐巾纸,让她慢慢的缓解一下内心里痛苦。 WWW.
  “我就不明白了,我哪里对不起他,他为什么这么对我?”徐娇娇一边哭一边开始讨伐丁长生的无情。
  “徐娇娇,你真的了解他吗?你知道他想要的什么吗?”何晴问道。

  “他要什么,我什么都给他了,他还想要什么?”徐娇娇呜咽着说道。
  “其实,你一点都不了解他,他在几年前还是个村里的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小混混,但是他能抓住机会,所以,你看看,这才几年的时间,人家都是市长助理了,换了是你,你能吗?”何晴问道。
  其实对于丁长生,徐娇娇对他的了解还没有何晴多呢,因为何晴是个有心人,知道自己想要合作的人是什么人,虽然不至于祖宗八代都刨出来看看的,但是至少也得对这个人了解一下吧。
  可是徐娇娇就没有,她只是喜欢他,她认为,只要我喜欢他就够了,可是,这恰恰是男女之间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因为两个人之间,只有喜欢显然不够的。
  “他是吃过苦的人,这样的人,但凡给他一点机会,他都能死死的咬住这个机会,拼命地往上爬,他是市委副书记仲华的前秘书,是上位统战部长的前秘书,现在的市委书记司南下对他也是青睐有加,换做是其他人,我看也没几个能做得到”  。  何晴感慨道。
  “不就是个公务员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徐娇娇不服气的说道。
  “所以,你们分开也好,至少还能做朋友,但是我呢,我是看着陶正死在我面前的,那一幕我是一辈子都忘不了,虽然是分手,但是当你想他了,还可以远远的看上一眼,我呢,只能是在心里默默的想,刚刚我还在埋怨丁长生,干嘛要拉我一把,不如让我死了,我也就心安了,哪像现在,心里难过的时候,就只能一个人挺着,这种感觉和钱没关系,也和朋友没有关系,任何人和东西都是无法替代的。你明白吗?”何晴说的虽然淡漠,但是她心里的痛苦却是任何人都不能理解的,因为,你没有经历过那件事。

  徐娇娇看到何晴这么痛苦,也就没再吱声,但是心里还是很不服气,自己和那些女人比起来少什么了,丁长生为什么这么对待自己,她感觉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不言不平。
  “丁长生想的是往上爬,但是你想的是家庭,这看起来是不冲突的,但是其实冲突的很厉害,你没听人说过吗?乡镇干部都是喝酒喝出来的,县市级干部都是干出来的,再往上都是生出来的,政治是讲究血统的,你明白吗?丁长生是个农村人,他的血统自然是不行的,但是他可以通过联姻,和高官的女儿结婚而改变自己的血统,看看台上的那些显贵们,你不就明白了吗?”何晴继续说道。
  听何晴这么说,徐娇娇的确是没话反对了,心里的不甘也只能是这么隐忍着,的确,自己没有显赫的家庭,没有高官的父母,他是想要政治的升迁,自己能给他什么?
  “所以,这下明白了吧,男人不可靠还是钱可靠,你来帮吧,那一半他答应给你了,其实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在那个魔窟里,你是我的精神支柱,你要是不去,我可能早就将崩溃了,这些也是你应得的,好吗?”何晴伸手揽住徐娇娇说道。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徐娇娇想了想,何晴说的也有道理,丁长生,你这个混蛋,早晚要你好看,老娘到时候有钱了,找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我也不会,但是我们必须靠自己,男人都是靠不住的,知道吗?”何晴继续说道。

  终于,在一个很热的夏季的夜里,两个女人达成了一项后来令无数人津津乐道的协议,因为这一夜,这俩个女人开始了疯狂的蜕变  。
  秦墨推开门的一条小缝,朝里面看了看,丁长生正在聚精会神的打字,这是明天向省长汇报的材料,今天必须赶出来,还得再修改润色,按照他的意思,列个提纲,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就可以了,这么做多麻烦啊。
  但是司南下觉得不行,每个安排汇报的人发言稿必须是落实到纸面上,最好是按照纸面写的念,不许自由发挥,这些发言稿都得司南下亲自审核后才能向梁省长汇报,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司南对梁文祥这次视察有多么的重视。
  “咦,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在家里陪陪你爸爸”。丁长生见是秦墨回来了,起身问道。
  “唉,我再不回来,某些人就要翻天了,英雄救美的事很过瘾吧?怎么样,被救的美人有没有以身相许?”秦墨促狭的笑问道。
  “嘿,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你怎么知道的,这事传北京去了?”丁长生不好意思的指了指办公桌前面的椅子,问道。
  “告诉你,我在湖州是有眼线的,你最好还是老实点”。秦墨故意装作很严肃的说道。
  “好好,中午一起吃饭吧,我这稿子也快赶出来了,明天梁省长下来视察工作,我这里准备呢”。丁长生指了指电脑屏幕,说道。
  “唉,我也是为这事来的,要不然,我还真是不想回来呢,没办法,只能是被老头子骂回来了”。

  “怎么回事?这事和梁省长有关系?”丁长生不明白秦墨什么意思。
  “本来我是不知道这事的,是朱叔叔打电话让我回来,我是先到的省城,然后才来这里的,是关于……”秦墨说到这里,朝着门外看了看,然后起身去关了门,弄得丁长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秦墨要说什么重要的事,这么小心。
  “关于什么?这么小心?”丁长生问道。
  “是关于你们书记司南下的事”。秦墨小声说道。
  听完秦墨的话,丁长生沉默了,这事不但是不能做,而且一旦做了,很可能一点好都落不下不说,还可能牵扯到省里那些人的恩恩怨怨中去,现在自己的处境就很好,谁也不得罪,而且还能得到他们的支持,但是秦墨的话反映了一件事,那就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秦墨是被朱明水从北京叫来的,而且还叫到省里交代一番,这才让秦墨到湖州来找丁长生促成此事,朱明水的意思很简单,既然罗明江想换掉司南下,而印千华、梁文祥和自己都默契的保住了司南下,那么司南下要是有点政治头脑的话,就该做个选择了,罗明江那里是不可能了,剩下的可还有三个人呢。
  而朱明水又得知梁文祥准备视察湖州,心里也就想到了这里面的道道,这是要招揽人了,所以朱明水急急火火的把秦墨从北京叫来,就是为了办这一件事,告诉丁长生,让他传话给司南下,摆明自己的意思,而这些又是自己不好明说的事情。
  “怎么?不好办?”秦墨看出来丁长生的犹豫。
  “不是不好办,我是担心这事引起他人的不满,仲华是我的老上司,他的后面就是印千华,而梁省长也是我的熟人,我有个朋友杨凤栖,你该知道吧,磐石投资的老总,是梁文祥的老朋友,你说,这熟人,老领导,朋友,这事该怎么办啊?”丁长生无奈的摊开双手,说道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