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4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转了一会,他们就来到了市场管理办公室,吴书记今天看起来精神不错,他就要求要给大家开个小会,讲上几句。

  华子建自然是不能表示反对了,他惯例而自觉地坐在吴书记的旁边,神态必恭地听吴书记的重要讲话,但不多时,华子建就感到昏昏欲睡。
  因为从工作以来,他和普遍的人们都发现这样的一条真理:领导们讲的,特别是在可有无也可无的务虚会议上的所谓重要讲话,其实就是人们普遍的,而早就都知道的道理!
  堂皇的内容和振振的说辞,不外乎“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建立领导长效机制,层层抓紧、精心组织,确保措施落实....”
  或者“加强、改进、充分、体现”....等这些模棱两可、似是而非、云天雾里,或者不置可否、不着边际的话。
  这些,因为是工作布置,略嫌还可理解,头痛的是职业教育或道德引导,那些翻来覆去却千篇一律的说法,才让人无法容忍,而中国任何机关和组织,最有兴味的,也是领导们最热衷的,恰好就是这些听来无比严肃,内容却千篇一律的东西,在追逐生产力的时代,这又算一种变异的怪胎。
  看来,文化的深奥和人性的狡猾注定了中国的民众的极其宽厚和忍耐,也显示出无尽的善良和忍耐,俏皮一点地说,千百年来,老百姓对待官员就宛然老人对孩童一般,抱了让人无法理喻的包容态度,由他们瞎扯去吧,也由他们随意挥霍时光、精力和钱财去吧,而不会觉得些许的挽留和叹息。

  说到底,这就是一种诡异深邃的社会生态和人群!就这样,到底还是把华子建的一个上午就浪费掉了,华子建暗自叹息着,早知道他要检查,今天自己就一大早到乡下去,也比陪着吴书记舒服。
  这里结束了,宣传部长孟思涛和半道上赶过来的农业局的马局长,都说要请大家一次话坐坐,吃个饭。
  吴书记大概是解决了儿子那事情,心情很好,而且关键的还是,大家聚在一起,图个热闹、求个气氛,也是一种相互增进感情的需要,他就答应了,一行人就到“翔龙酒店”。
  “翔龙酒店”在洋河可谓名声赫赫,聚吃喝玩乐一体,吃上主要经营炒菜,主要味道是川味和本地特色风味,因为菜种多,又符合本地人的口味,所以很受洋河民众的欢迎,兼之服务小姐泼辣大方,收费也可观,更受吃喝玩乐都报销的官员和体面的公家人的欢迎。
  大家吆吆喝喝地上了楼,到得二楼的餐厅,待小姐过来,宣传部长孟思涛拿了眼盯了盯她的模样,看着靓丽可人,便低了头,几乎做了一个脸对脸,带了嘻嘻的口吻说:“有雅间吗,给我们一间。”

  小姐的脸略微红了一红,说:“刚好还有,先生请,”便招呼他们一行上十个人到了“海棠春”雅间。
  宣传部长孟思涛在前面带路,吴书记背着手更在后面,其他的众人蜂拥而随,到里间坐定,因为今天人多,宣传部长孟思涛就大概的分了一下,几个年轻人就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华子建就坐在了吴书记的左手边,宣传部长孟思涛的女下属委婉地想同自己部里的一个青年坐在一起,却不料宣传部长孟思涛眼睛亮堂,高声招呼说:“小张过来过来,你坐书记的旁边。”
  女孩红着脸说:“我那有资格坐那位置,你和马局长坐。”
  宣传部长孟思涛笑着说::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吃饭也是一样的,吃都要多吃得一些,你赶快坐过去。”
  上司吩咐,当然不好违抗,小张只有无奈地坐到吴书记和宣传部长孟思涛之间。
  宣传部长孟思涛这时又意味深长地朝着农业局的马局长说:“老马,你们看,在座的只有我们一个漂亮小妹,未免孤单了些,真正是狼多肉少啊,哈哈,加之人多吃饭香,再叫上几个妹妹来嘛,把气氛搞得热闹点。”
  吴书记呵呵的笑着说:“你个老孟啊,没女同志你连饭都吃不下了。”
  孟思涛就委屈的说:“我这是为大家着想,免得一会喝不下酒。”

  此议正中马局长下怀,便如言掏出移动电话,喂呀喂呀一气,少顷便向着吴书记笑嘻嘻地说来了。
  宣传部长孟思涛说:“来几个啊,要够哟。”
  马局长说:“差不多,估计两三个吧,就看她约到几个小妹了。”
  现在洋河县也流行一种刺激而张扬无度的生活方式,就是看来有些体面的男人,外出吃饭都带女人,而且不是自己老婆的女人,有职务的男人,当然这样的机会更多,多是宾馆里随时等待嫖客召唤的小姐,或者是一些离过婚却姿色未减、风流不改的女人,甚至一些胆大的官员,完全忽视了“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古训,也常常会把自己的女同事、女下属带来,所有这些,都借着一种增进友谊、交流感情的托辞,但往往都是直奔男女关系那个最动人心魄的目的。

  虽然洋河县仍是全国屈指可数的贫困地区之一,但是贫穷的当然也不可能是象部长,局长这类具有一定职务的公家人,他们这层人,正是事业有成,腰包贼鼓的如日中天劲头,而且也恰是后院稳定,红旗难倒的光景,当然大受当下求职难、收入预期渺茫的小女生们的欢迎,所以对了这层有钱有势的这些中年男人着实愿意倚红偎翠,这样一来,一边是需求旺盛,一边是彩旗来迎,就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大家正在嬉笑间,服务小姐送了菜单过来,问:“先生。你们谁点菜?”
  宣传部长孟思涛用手指了指马局长,说:“马局点,今天你坐庄,你说了算。”
  马局长将菜单摊开在自己眼前,凉的、热的、炒的、蒸的、煮的,一口气很老到地点了十四、五个菜,转身递回给服务小姐,说:“同样的给那个桌子也来一套。”
  他还顺便用手将小姐伸过来的如笋的小手上捏了一捏,小姐便将媚眼向他扫了一扫,捂嘴一笑,扭腰摆臀的去了。
  马局长就眼巴巴的看着那美臀,真想上去掐上两下,那感觉一定很是美妙,比起老婆那屁股,这又有天壤之别,他就有点走神了。
  不过大家谁也没有注意戴他那发痴的傻样,吴书记和华子建在亲切的闲谈,他们聊了几句话,华子建也把自己对洋河县未来城建的构想谈了谈,他希望可以获得吴书记的支持,但吴书记笑笑,没有表态,只是说:“今天喝酒,那个事情到时候会上议。”
  华子建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这样的一个环境,也确实不应该谈起工作吧。

  说说笑笑的,就上来了一二个菜,这时候大家就听到包间门外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声音,嘈杂得很。
  刚才还在发呆的马局长一听,就喜上眉俏地说:“到了,”说完这两个字,他就兴奋地站了起来往出去,边走边大刺刺地喊:“在这里,在这里。”
  随之便见他领了三个年轻女人风摆荷叶般走了进来,前头和他走的那个女人看来是尚年轻,不会超过二十的年龄,却是大方得很,一只手搂着马局长的脖子,几乎是拥着的样子,场面立时欢闹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