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9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做为这个班的班主任,要和大家一起度过三个月的学习生活。名为班主任,其实也相当于各位的大勤务员。大家在学习、生活中,有什么困难,有什么想法、意见或建议,都可以直接向我反馈,我会尽力帮大家解决。实在不能解决的,也会把问题上报或想其它办法解决。我在此表态,我会尽全力为大家做好服务工作,也请大家支持我的工作。散会。”
  田馨说完,开始收拾自己放在讲台的东西。学员们也把手中的资料、本和笔收好,准备等老师走后,再出去。
  “起立”,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众学员先是一楞,继而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田馨也是一楞,收回迈出的脚步,向大家鞠了一躬,才走下讲台。当她走到门口时,回身笑着道:“组宣委员不错,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
  杨崇举难得的露出了一抹羞赧。
  田馨出去了,同学们也纷纷离开座位,走向门口。
  楚天齐觉得应该和岳佳妮打声招呼,岳佳妮是自己的校友,以前也和自己有过接触。但对方刚推荐了自己,这样显得太市侩了。其实他也应该和肖婉婷道声谢,因为正是她和岳佳妮,替自己反击了董梓萱的冷言恶语,打击了对方的嚣张气焰。只是这样的话,会不会显得自己不够光明磊落,在拉帮结派。
  正是心里有这样的担忧,所以楚天齐就在座位那里磨蹭着,想等着这几个人都走了以后再出去。感谢的话可以以后再说,也不急于这一时。
  “师兄,这当领导了,眼界也变高啦?看见师妹连个招呼都不打。”岳佳妮说笑着走了过来,“谁让你是师兄呢,我就屈尊降贵,来巴结一下领导吧!”
  此时,董梓萱正和岳佳妮擦肩而过,忍不住鼻子“哼”了一声,心中暗骂:不要脸,倒贴着上赶人家,一个穷鬼有什么好?
  岳佳妮自然听到了董梓萱在“哼”自己,但她并没有直接言语相对,而是站到楚天齐面前,说道:“不过,你做的那些实实在在的事,也真让人钦佩,不像某些人,就知道……咯咯咯。”她的话没有说完,但不言自明。
  董梓萱没有继续理会岳佳妮的指桑骂槐,只得在心中把这个可恶的女人咒骂了一遍又一遍,带着满腔怒火离开了教室。
  “佳妮,你还自谦自己语言技巧差呢?我看你这嘴巴,简直就是一把锋利的小刀,割下肉的虽少,可是却刀刀见血。”肖婉婷也凑了过来。

  岳佳妮回道:“那也没你厉害,你说出的话就像根根银针一样,把人扎的痛入骨髓,却又很难提前防备。”
  “嘿嘿,你们都不是善茬,行了吧。”一直坐在原位置的杨崇举说话了。
  楚天齐看了看三人,说道:“谢谢啊,谢谢你们能够仗义直言。”
  “本来我也没准备要那么说话,可是我就看不惯她那个样,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把人贬的一文不值。其实我这人吧,特老实,平时别人只要不把我欺负的太厉害,我是连反击都懒得反击。可今天不行,她竟然想把这么优秀的师兄当做垫脚石,以为河西大学没人了?”岳佳妮说道。她指的是董梓萱为了抬高自己,故意贬低楚天齐的事。
  “我也是,我在我们单位是有名的温顺、乖巧,各位同事包括我们处长都说我是温柔加善解人意型的。今天也是被那个女人胡搅蛮缠气的,所以才说了几句公道话。”肖婉婷认真的说道。
  楚天齐和杨崇举对视一笑,都觉得两位女孩有故意美化她们自己的嫌疑。
  “你们不信啊?真没良心。我们俩人给你们出了气,也捧了场,你们反而笑话我们,真是不仗义。”肖婉婷嗔道。
  “哪能呢?”楚天齐回答,然后看着杨崇举,说道,“杨乡长,我有一个疑问。”
  杨崇举一笑:“楚乡长,你是问我如何知道你的那些事的吧?我要说一个人的名字,你就什么都明白了。我是欧阳玉杰的大学同学,她的妹妹叫欧阳玉娜,对不对?”
  哦,楚天齐明白了,自己的事是欧阳玉杰和杨崇举说的。而且从杨崇举的表述来看,欧阳玉杰对自己是极力推崇。他心中暗道:难道欧阳玉杰对自己疏远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并非他的本意?其实他的内心还是认可我的?

  肖婉婷一惊一诈的说道:“欧阳玉娜?河西日报的大记者?你们认识?是同学?朋友?”
  “朋友。”楚天齐回了一句,然后看了一下手表,说道,“赶快去吃饭吧,一会就该没的吃了。”说着,向外走去,其他人也跟在了后面。
  此时,楚天齐才发现,今天一直和自己形影不离的陆勇不见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可能自己和这些新朋友聊的过多,忽视这位老朋友了吧,以后一定要注意,“结识新朋友,不忘老朋友”嘛!
  饭后,陆勇出去了,楚天齐一个人留了下来。
  按《学员须知》上的要求,白天要上党史、党建、国情、经济学、管理学等主课,晚上是选修哲学、科技文化、政策法律等课程。每周一到周五上课,周六和周日休息。上课期间不准随便外出,有事情要向班主任请假,如果连续超过三天,还要经过校领导的批准。周六、日可以外出,但必须在周日二十三*点前回到党校。像昨天允许多延长了一个小时,也算是对学员第一天报到给予的照顾吧。

  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六点半了,宁俊琦应该是吃过晚饭了。于是楚天齐拿出手机,拨通了她的号码。
  “嘟……”手机里传来回铃音,楚天齐聚精会神的等着。但一直没有接通,他又重新拨打起来,还是照样没人接,他只好放下了手机,他知道她的旁边肯定有别人,不方便接听电话。
  屋子里有些憋闷,楚天齐于是走出了屋子,来到院子里。院子里空空荡荡的,估计大部分人都出去了。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楚天齐独自走在清静的小路和广场上。
  今天的天气不错,没有雾霾,这可是难得的好天气。他的心情也像这天气一样,整体不错,思维也异常活跃,正好思考心中的几个疑问。
  从今天现场大家的介绍来看,五十八名学员,分别来自十二个地市和省直机关,每个地市平均有四、五个指标。在这里面,沃原市来的人算是多的,一共有七人。沃原市有三区十二县,这七个人有三人来自市直机关或区里,其余四人来自县里。平均三个县才有一个人,而玉赤县一下子就给了两个指标,这很不平常,有些特殊。不知道是自己占用的指标特殊,还是陆勇占用的指标特殊?自己肯定是赵书记力荐来的党校,那陆勇又是走谁的门路呢?

  想了一会儿,没有头绪,楚天齐干脆又思考起了下一个问题。
  杨崇举这个人很有意思,自己以前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但他却对自己的事情了解甚多。不知道他是偶然的机会知道自己,还是有什么特殊情况。按说,自己做的那点事,应该还不至于在其它县也那么出名。不过通过杨崇举的表现来看,这个人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能力也不错,如果两人理念相同的话,倒可以做为以后仕途上的一个好伙伴。
  日期:2016-08-05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