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5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死了?这么快,我还不知道呢,什么时候的事?”丁长生一皱眉头问道,自己的确是不知道这事,心里一动,何氏父女不会是想独吞吧  。
  但是他和徐娇娇还没打完电话,又进来一个电话,丁长生一看是何红安的电话进来了,心里稍微的放松了一下,然后和徐娇娇说了几句后就挂了,然后想着给何红安打过去呢,但是没想到何红安比他还着急,又打了过来。

  “喂,老何,什么事啊,这么着急?”丁长生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出大事了,还是在我的茶楼,我等你,你尽快过来一趟吧,我们见面谈”。何红安着急的说道,但是丁长生听得出来,他的声音里都是压抑着的兴奋。
  丁长生笑笑,说道:“好啊,我半个小时后到”。
  丁长生坐在汽车里将这件事前前后后想了很多遍,自己现在不是之前了,不缺钱花,但是赵庆虎的钱虽然可能不少,按照之前的约定,至少也得有十几个亿,可是这些钱怎么来的?没人比他更清楚了,赵庆虎和赵刚叔侄两人这些年在湖州的丨毒丨品生意上一直都是混的风生水起,虽然赵庆虎的生意做得很大,可是这些钱里面有多大一部分是由丨毒丨品转化来的,谁都不知道。

  半个小时后,丁长生出现在了茶楼里,何红安急不可耐的迎下楼来,然后和丁长生一起上了楼,以前来的时候,何红安会早早的泡好茶,等着丁长生到来。
  但是这次,不但是没有茶水,屋子里却充满了烟味,烟灰缸里摁死了十几个烟蒂,丁长生看得出来,都是一个牌子,和桌子上的那个烟盒的牌子是一样的,看得出来,何红安因为激动,将很多事都颠倒了。
  “老何,你的茶楼,连茶都没有泡啊?”丁先生问道。
  “哎呦,这事弄得,服务员,上一壶好茶,快点”。何红安一拍眉头,冲着外面叫道。
  然后何红安起身关上门,这次没有坐到丁长生的对面,而是紧挨着丁长生坐在了一条沙发上,紧挨着他,小声说道:“赵庆虎死了,就在刚刚不久,何晴让我和你说一声,是签了遗嘱的,一切的生意和财产都由那两个孩子继承,何晴是监护人,负责这些财产的运行和支配”。
  丁长生猜到是这样,但是没说话,何红安见的丁长生听完这个消息后居然无动于衷,心里不禁一沉,不知道丁长生是什么意思?
  “丁主任,你是怎么想的,我怎么看你无动于衷啊,我们成功了”  。何红安说道。
  “什么成功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丁长生装作很奇怪的问道。
  “呃,丁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何红安心里果然是不托底了,这个丁长生到底是什么意思,本来这件事计划了这么久,而且丁长生出了多少力他们都知道,就连何晴都猜测赵刚的死很可能和丁长生有关系,如果赵刚不死,那么现在何晴能这么顺利的拿到赵家所有财产的支配权?做梦吧!
  所以,何红安看到丁长生是这么一个态度,他很是惊讶,心想,难道对于当初商定的数额不满意?何红安心里猜测道。
  “我的意思很简单,这件事和我没关系,我也不会参与到你们后续的事情处理中,所以,原来说的那些事,都没意义了”。丁长生说道。
  “哎呦,那可不行,这事我可做不了主,这事得和何晴商量,你是不是对我还是对何晴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丁主任,没事,有话你就直说吧”。何红安听出了丁长生撂挑子的意思,这意味着什么?是丁长生不满意,还是其他的事让他不满意了,想起自己女儿说的无论如何都得将丁长生拉进来的话,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自己女儿比自己看得远,他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丁长生会放弃那笔丰厚的财富,这要是换了自己,自己是绝对下不了这个决心的。

  “那也想,等何晴忙完了,我和她见个面,再说说这事,老何,其实我的心里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觉得,钱再多有什么用呢,想想赵庆虎,还不是两腿一蹬,他现在知道什么呀?平安最重要”。
  “丁主任,你说的不错,但是我们是合作关系,这到了收成的时候了,你说你撤股,这让谁心里也是不安的,对吧,再说了,何晴一个丫头片子她能干什么呀,我老了,过不了几年就得退了,所以,我想,请你帮帮她,哪怕是站稳脚根也行啊”。何红安算是说了句实话。
  这正是丁长生担心的事情,所以宁可不要那些钱,也不能将自己和赵家牵扯的太过于近了,赵庆虎虽然是湖州的首富,可是他的名声反而是不如华锦城。 
  丁长生刚走,何红安就急急火火的给何晴打了个电话,将见到丁长生的事说了一遍,此时的何晴正在家里喂孩子呢,赵庆虎死了,她就没必要守在赵家了,自己拿着遗嘱,拿着公证书,还有什么担心的,不过,何红安这么一说,何晴还真是担心了。  
  “爸,你先回来吧,我们商量一下”。何晴淡淡的说道。
  何红安也是无奈,只得赶紧回家,一进门,就将这事的前前后后和何晴说了一遍。
  “晴儿,你说,他是不是嫌少啊,一半对一半可是不少了,这人,我是看不透了”。何红安说道。
  何晴想了一会,慢慢说道:“时间不一样了,所以,人的欲望也不一样了,那个时候他可能看重的是钱,但是现在呢,人家是市长助理了,人家现在追求的是仕途了,那么多钱给他,他怎么解释这钱是哪来的?能说的清楚吗?而且赵庆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钱我们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估计他现在是想明白了,这钱太扎手啊,所以不想要了”。何晴分析道。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那,这事怎么办啊?赵庆虎虽然是死了,可是赵家的人还没死绝呢,你接手赵家的公司和产业,赵家能干吗?”何红安担心道。
  “丁长生这个时候撤,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行”。何晴说道,然后拿出手机,直接拨打了丁长生的电话。 
  因为后天梁省长就来湖州视察,所以丁长生见了何红安之后,就回到了开发区加班,准备材料汇报工作。
  “喝水”  。罗香月将一杯茶端到丁长生面前的桌子上。
  丁长生点点头,刚想说声谢谢呢,手机响了,一看还是何红安的,不接不行,但是接通后发现是何晴。
  “这么晚了,还没睡?”丁长生简单问候道。
  “丁主任,我现在想见见你,有时间吗?”何晴的声音说不上是温柔,但是却让人生出了无限的怜悯。
  “现在,太晚了吧”。丁长生看看墙上的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丁主任,这事真的很急,但不是你和我爸爸说的那事,而是其他的事,是他这些年来做生意的记录,我想,这里面说不定有你感兴趣的东西呢”。何晴很明白,要想让丁长生动心,原来的那些条件都不行了,而赵庆虎死之前交代给他的那个保险柜里,说不定藏着很多东西,而那些东西里说不定就有丁长生喜欢的东西,因为赵庆虎一再的告诫她不要再去碰那些东西,拿着那些钱好好过日子,这才是正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