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4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仲华心想,这个丁长生,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这事虽然干的敞亮,但是这做法有点卑鄙了,再怎么说,那也是个孩子,用孩子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是不道德的,可是,话说回来,正如司南下说的那样,要是没有丁长生这么一个极端的人,那么司嘉仪救出来的几率有多大,还真是不好说  。

  “书记,我是这么看得,这件事除了公丨安丨局内部的那些人,再有就是武警了,又没人现场录像吧,谁知道怎么回事?倒是你这么做,反而是把事给弄明白了,大家也知道丁长生到底是干了什么事了,所以,这事不能再提了,赶紧把人提出来不就完了嘛”。仲华说道。
  仲华的话让司南下一愣,这不就等于是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吗?可是,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而且按照丁长生的分析,谭大庆的死存在那么大的疑点,丁长生的事再这么草率的处理,会产生什么后果,这很难预料。
  “司书记,我觉得,这件事其实可大可小,就看你怎么处理了,丁长生不是违规违法,他只是尽了一个市民该做的事情而已,不颁发见义勇为奖也就算了,你这么关起来,万一这事被人知道了,肯定会问个为什么,那么我们怎么说?实话实说还是再想其他的理由解释这事?所以,既然一个谎言需要另外其他的谎言来圆,那干脆就在源头掐死完了,其他的事也就没事了”。仲华把手一挥,毫不在意的说道。

  “仲华,丁长生是你的秘书,你当然是这么说了,我现在是两面不是人,我女儿埋怨我恩将仇报,但是我又担心别人说我偏袒丁长生,你说,这事怎么办?没法办”。司南下苦恼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
  “不过,书记,呵呵,我倒是觉得,你闺女比你明事理”。仲华笑嘻嘻的开玩笑道。
  “你还有闲情看笑话呢,这次梁省长来,我看醉翁之意不在酒,很可能还是奔着px项目来的,你说,咱们该怎么办?”司南下向后一仰,很无奈的说道。
  “这事啊,还是班长您那大主意,不过,我倒是觉得,现在这个项目倒是不那么着急了,现在开发区形势一片大好,还用得着拿这个项目来充门面吗?再说了,现在不是石书记那个时候了,我看,还是听听上面的意思吧,万一这个项目启动起来,然后隔上一段时间又不行了,那个时候损失才大呢”。仲华态度不明的说道。
  这倒是让司南下很意外,仲华这次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这个项目不那么着急了?你是不着急,但是领导着急啊,省委副书记,省长都这么在意这个项目,那作为地方市委书记能不着急吗? 
  司南下能不着急吗?让他着急的不仅仅是这个项目的问题,而是这个项目背后的问题,自己是怎么上来的,自己心里最清楚,他本以为自己一直都在罗明江设计的轨道上慢慢推进,但是没想到的是,你这里慢慢推进,人家等不了啦,提速了,所以,他注定是那个被推下去的人。
  虽然自己这次没能下去,是三个重量级的领导帮了自己一把,但是自己是人家什么人,他自问自己和那三个领导还没有那么深的关系,所以,自己这次能呆在位置上,纯属巧合,是事情太突然了,这三个领导没有人选,还是他们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亦或是他们根本就是为了反对罗明江而反对。
  但是不论是哪种情况,自己现在都是处于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自己的靠山要把自己推倒,那么这个靠山还是靠山吗?

  所以,他着急的不单单是这个项目,还有就是自己的归宿在哪里?而现在自己能选择的人选好像还真是不多。
  印千华是不能选的,虽然印千华是组织部长,但是他在罗明江的面前还是太弱了点,而且这个人手底下还有仲华在这里等着呢,不出意外,过不了几年,等仲华锻炼的稍微成熟点,那么仲华接替他是板上钉钉的事,所以,自己和仲华的关系,应该是竞争的关系,自己也不可能让印千华为了自己而舍弃仲华  。 
  而朱明水呢,这个人是从京城空降的,之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人,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好像也没人知道这个省委副书记的真实背景,至少自己是不知道的,这样一个人,在中南省站得稳站不稳脚跟还很难说,这个时候自己靠上去会得到什么?
  而且,关键的是,罗明江已经把他的名声给毁了,中南省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司南下是罗明江的人,而自己这个时候再转投到其他人的阵营里,这在官场上虽然非常的常见,但是一个圈子有一个圈子的范围,贸然的离开一个圈子而进入到另外一个圈子,那是很忌讳的事情,人家信不信任你那是很难说的,有些圈子是你一辈子也进入不到里面的。
  虽然自己做的可能不道德,但是真正让司南下下定决心离开罗明江的,还不仅仅是罗明江提议换掉自己,哪个领导都想用自己顺手的下属,这可以理解,因为在罗东秋的问题上,自己配合的还不够。
  让他下定决心的还是谭大庆的死,谭大庆一死,可以很好地掩盖很多问题,正如丁长生说的那样,看来很多案子都会成为永远的迷了,而谭大庆的死能掩护谁,这是显而易见的,而真正杀死谭大庆的人是谁?
  这让司南下心里产生了深深的恐惧,这种恐惧不是来自于生与死,而是来自于罗明江很可能存在的权力滥用,而这种权力的滥用居然达到了可以利用军人来实现自己的私利,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这样的事不会没人知道,所以,一旦败露,没人可以容忍这种事情的存在,这才是司南下对罗明江真正的失望所在。
  那么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梁文祥了,别看梁文祥来中南省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这个人不像是朱明水那么锋芒毕露,省里从来都没有传出过梁文祥和罗明江有什么冲突和不和,但是朱明水却在来了不久就冲着罗明江呲牙,这是人所共知的。

  所以,司南下分析,梁文祥这个人不是一般的能忍,在一个,梁文祥来自团中央,这些年来,团派干部深得重用,所以,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中南省,有机会掌握全局的很可能是梁文祥,那么保守估计,梁文祥在中南省也能待十年以上  。
  十年的时间,对人这短暂的一生来说,实在是太长了,那个时候司南下应该已经六十五岁了,所以,足够了。
  这一次梁文祥来湖州视察,自己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否则的话,再单独去省里请示汇报,那样做的痕迹就太重了。
  仲华走了之后,司南下直接打给了丁长生,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滚到办公室来,因为很多关于开发区的问题,还得丁长生出来汇报,自己一个市委书记,总不能代替下属汇报工作吧。

  丁长生故意装作一瘸一拐的到了司南下的办公室,司南下一看,心里歉疚不少。
  “你这腿没事吧,医生打针了吗?”司南下问道。
  “包扎了一下,打什么针啊,她又不是疯狗”。丁长生笑道。
  “不不,可不能大意,待会去医院打一针,保险起见,本来我是想让你多休息几天的,但是梁省长后天来湖州视察,这是梁省长第一次来咱们湖州,我们各方面都要准备好,不过,有件事我必须要说谢谢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