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4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记得自己的手是热的,虽然是给她扭脚,可是自己那个时候的心里却一直在想,自己什么时候能肆无忌惮的玩弄这双小脚就好了,而那半截白皙的小腿依然是他脑海里最深的牵挂  。
  丁长生此时站起身,趿拉上他的拖鞋,林春晓以为他是要去厕所呢,于是坐在椅子上没动,哪知道,丁长生站起来后,却没有去厕所,而是绕到了她的身后。
  林春晓一皱眉,心想,这家伙要干什么,于是想转身看看他在干什么,但是还没等自己转身呢,她就感觉到一双手摁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她的心里猛然一跳,浑身开始僵硬,但是心里却有一种愤怒的感觉,于是就想站起来出口骂他。 
  “林姐,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感觉你很亲切,虽然那个时候你是纪委人员,是人人都怕的人,但是我不怕你,我那时候就在想,我要是在你的领导下工作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哪知道,但是我知道这是奢望,你那个时候是市里的干部,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你居然是调到了海阳县,这让我欣喜若狂……”
  林春晓心里一惊,他这是在说什么呢,怎么听着不是那么回事了呢,好像,好像是一个被逼无奈的男人在向一个女人倾诉他的相思之苦的样子,可是自己这年纪了,这个家伙才多大,这怎么可能呢?
  “于是,我把自己全部的劲头都都投入到了工作中,我渴望你的关注,渴望能得到你表扬,渴望能在你的领导下干出更多的成绩,但是这一切都让那个混蛋给毁了,而你呢,我以为你会护着我,但是却没想到的是,你居然是处理我,这让我的希望变成了失望,很大的失望,你理解一个受伤的心灵那个时候的感受吗?……”
  丁长生说的那是如泣如诉,要是这个时候罗香月出现在这里,肯定会以为丁长生这是被什么东西给附体了。

  可是,林春晓却不会这么认为,因为她是当事人之一,是丁长生倾诉的对象,没错,这下她终于算是听出来了,这个小年轻,这个丁长生,他居然是暗恋自己,而且这一刻,林春晓猛然间想到了,这可能就是丁长生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结婚的原因吧。
  有些事你不想还好点,但是当你想通了一个诀窍后,就会一通百通,而且有的没的都会往这件事上靠,现在的林春晓就是这样,此时她想到的不再是丁长生这话是不是真的,而是他居然隐藏了这么多年,而且如果自己不离婚,他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这么说,这么一想,丁长生的精神档次又提高了好几档  。
  “对不去,我那个时候确实是不知道……”
  “我明白,所以,我怪你,但是我不恨你,我有时候在想,我是不是还有机会把这些话说出来,不过,现在说出来好多了”。丁长生笑着摸了摸自己的眼泪,好像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心里却在想,唉呀妈呀,这硬挤眼泪是很辛苦的。
  林春晓的双手还是那么交叉着,但是此时却交叉的更厉害了,因为这是她听到的最骇人听闻的事了,关键是这事太突然,自己是来找丁长生商量借钱的,但是没想到的是居然听到了一出告白,而这段告白,现在却把她的心彻底搞乱了。
  丁长生也看出了林春晓的紧张,可是话都说出来了,要是没点实际行动,那么这些表演不是白费了吗?
  于是,在她愣神的功夫,伸手把她的一只手握到了自己手里,左手在下,右手在上,中间是林春晓的手,虽然是湿漉漉的,但是正因为如此,丁长生才敢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你知道我那时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吗?”丁长生靠在椅背上,双手摁住林春晓的香肩,在她耳边悄悄的问道。
  “嗯?”林春晓发现自己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一句‘嗯’就浪费了自己所有的力气,而且这一个字说出后,她感觉自己真的是口干舌燥,好像是整个身体都很燥热,从里到外,散发着无穷无尽的热量,这样的感觉,已经好久没有了,上一次这样的感觉好像还是在五年前。

  “我最想的就是能吻一下你,让我死了都愿意,你知道吗?女人的魅力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通过后天的装扮才更加的迷人,在我的概念里,衣服装扮的女人不是最漂亮的,权力装扮的女人才是最迷人的,你就是那种”。丁长生在她的耳边循循善诱。
  这些话她一辈子都没有听过,自己和丈夫是相亲认识的,而丈夫是远洋船长,常年在外,回来了就是上床,恨不得把耽误的时间都补回来,他要的是身体的补偿,而不是语言的安慰,虽然男人和女人说的再多,最后还是要归结到一个地方,那就是床上,但是会说那些话的男人,可以让女人心甘情愿的爬上他的床,但是有些男人,却不得不生拉硬拽,想一想,哪一个更能使女人喜欢,就一目了然了。

  “胡说八道”。林春晓居然没有恼怒,而是假装生气的打了丁长生的手一下。
  “我说的是真的,可以吗?为了这个目标我努力了三年了,我争强好胜,我不顾自己的性命展现自己,我就是想得到你的认可,只有你认可我了,我才感觉到这是成就,你知道吗?当我听说你离婚了时,我有多高兴吗?开始时,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只能是远远地看着你,但是这一次,我好像是有了机会了”。丁长生展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
  要说他一直对林春晓没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这种心思却在他被林春晓开了之后慢慢的在愤懑中积聚,他一直都在等待机会,等待一个可以征服她的机会,因为像林春晓这样的女人,她们缺的已经不是权力和金钱,这些对她们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相反,是男人的关怀,她们越是感觉到年龄的增长,越是想得到男人像是呵护少女那样呵护她们,而丁长生知道这一点。
  “表演完了吗?说点正事吧”。林春晓将丁长生的手从自己肩上扯开,笑着说道。

  丁长生一阵郁闷,闷闷不乐的回到了林春晓对面的床上,盘腿坐好,看着林春晓。
  “不论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很高兴,因为,你能这么说,证明你已经解开了心结了,我们都是白山出来的,在外面要团结,我希望得到你的帮助,当然了,如果对你有利,我也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因为,我欠你的”林春晓笑笑站了起来。
  “真的欠我的?”丁长生皱眉问道。
  “是啊,当时是我不对,所以……”可是林春晓的话没说完,就被从床上一跃而起的丁长生捧住了脸,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就感觉自己的嘴巴被封住了。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出,林春晓睁大了眼睛看着丁长生,而丁长生也睁大了眼睛看着林春晓,可是人与人离得太近之后,反而是看不到对方是什么样了,这就是为什么男人和女人激吻时都喜欢闭上眼,一来是的确没什么看透,看到的都是对方脸上的毛孔,二来也可以有一点想象的空间。
  这是林春晓被丈夫之外的另外一个男人亲吻,而且还是小自己十几岁的小男人,虽然自己一直没有思想准备,可是当这一切来临时,她却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种反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