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4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来,罗秘书,坐这里来,你别客气,这里条件简陋了点,但是这床上还挺舒服的,你过来试试”。丁长生很客气的招呼道。
  这本来是一片好心,但是怎能听着这么别扭呢,好像是招呼人上床似得。

  “怎么说话呢,一边去”。(. 没外人,罗香月并不拿丁长生当领导,白了他一眼说道。
  “你看看,狗咬吕洞宾了不是,你要是愿意站着就站着吧,站着也好,瘦身”。丁长生没好气的说道。
  “哎哎,丁长生,我找你是有事的,你们俩不要在这里打情骂俏的好不好,在单位上还没闹够啊?”林春晓笑笑说道。
  “你看,林局长都说你了,严肃点,对了,林局长,你找我有什么事?”
  “司书记可能还没和你说吧,开会定的是成立一个城投公司,我估摸着,这事是不是你建议的?”林春晓问道。
  丁长生一愣,这娘们思维够敏捷的,怎么会想到我这里来,虽然这事是自己撺掇司南下干的,但是这是表面上这是领导做的决定,所以,功劳必须是领导的,而且,这事吧,比较遭人记恨,别的不说,罗东秋和蒋海洋就肯定是恨死出这个主意的人了,所以,既然司南下是领导,那么也不能好事都占全了坏人让属下做,所以,自己打死都不能承认这骚主意是自己出的。
  “林局长,这事你还真是说错了,这事是领导自己定的,和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所以,你也不要把这事往身上扯了,好吧,您就直说,找我什么事吧?”丁长生啃了一口杨凤栖给他削了一半的苹果,说道。
  哪知道,林春晓并没有接着说,而是伸手从丁长生手上把那个削了一半的苹果夺了回来,然后拿起桌子上的刀,接着杨凤栖没削完的茬继续削起来,看得丁长生和罗香月都是一愣一愣的  。 
  于是都是不说话了,看着林春晓在那里削苹果,丁长生抬头看看罗香月,想问她,这是演的哪一出,但是罗香月也不知道,耸耸肩,表示她也不知道。
  一分钟后,一个削好的苹果,林春晓又递给了丁长生。
  “那我就实话实说吧,要成立这么一个公司,财政上没钱,现在市财政那些钱,一分钱都不能动,我是不当这个财政局长不知道,湖州是真的很穷,而且到现在还欠着银行几个亿,这些钱光利息每个月就是好几百万,所以,我找你,是想借钱,开发区最近的财政不错,我都知道,你不用瞪她,不是她告诉我的,这几个月来开发区进了多少企业,开发区的土地上树立了多少的塔吊,这不是一目了然吗?”

  “唉,林局长,林局,开发区虽然进来企业不少,但是这钱也是有用的,开发区到现在还有不少外债没还呢,华锦城的那个工程款都没给呢,还有老百姓的征地款,这些你说哪有闲钱给市里啊,哦,开发区有困难的时候,市里不管,现在开发区有钱了,市里再来抽血,这不太好吧,这也不道德啊”。丁长生苦着脸说道。
  “行了,长生,你和我都是老相识了,这点忙还是要帮的吧,你说吧,什么条件?”林春晓脸色一变,问道。
  罗香月一看林春晓想变脸,心想完了,这不是谈的好好的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而且,都和丁长生共了这么久的事了,怎么还是不长记性,丁长生就是一头顺毛驴,你得顺着捋,千万不能呛毛,可是现在,怎么又呛毛了?
  “呃……那个,洗手间在哪里?”罗香月捂着自己的肚子问道。
  “你瞎啊,那不是吗?”丁长生指了指洗手间说道。
  “哦,我不习惯,我说的是公共的”。
  “外面自己找去,我不知道”。丁长生没好气的说道。
  罗香月听后如蒙大赦的推门出去了,丁长生和林春晓都知道她这是在躲避,如果两人真的干起来,罗香月是最难做的,因为林春晓是自己的姐妹,而且还是自己的恩人,而丁长生不但是自己的朋友,而且现在还是自己的领导,这架怎么劝,没法劝,只要是向着一方说话,另一方肯定会埋怨她,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
  看着罗香月落荒而逃,还得装作是肚子疼得样子,林春晓和丁长生相互看了一眼,都笑了。
  “腿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不去医院,躲在这里干什么?”林春晓没再说借款的事,反而是关心起丁长生的腿起来。
  因为昨晚的事都是公丨安丨局和武警的人参与的,所以有很多人还不知道这很正常,而林春晓虽然现在是市财政局长,可是她来湖州的时间太短,认识的人不多,所以即便是有人知道了,消息到她这里时,不知道都什么时间了呢。

  “没事,被咬了一口,包扎一下就好了”。
  “你是不是干什么坏事了,怎么会被咬了呢?”林春晓皱眉问道。
  “我能干什么坏事,好事”。别看丁长生有时候和林春晓吵吵的厉害,但是一旦林春晓没了脾气,尤其是现在这么慢声细语的关心他的时候,他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林春晓笑笑,将自己的包放在了桌子上,十指交叉,放在了小腹处,然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得,问道:“长生,我们之间的结就真的那么难解开吗?或者说,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把过去我们之间的误会解开,就像以前那样,做没有芥蒂的同事”。
  这次,林春晓是真诚的,因为她也发现了丁长生绝对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主,所以这才采取了另外一种战术,那就是展示女性的柔弱,而且这里就只有自己和丁长生两人,自己说什么软话也不丢人,即便是丁长生说的难听或者是根本不给自己面子,自己也没什么损失。
  而且,她也告诉自己,这一次和丁长生这么低三下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没办法,一个是自己真的是有求于人,二来自己也是真的想化解和丁长生之间的矛盾,因为就在自己来找丁长生之前,司南下刚刚和她谈过一次话,中心意思是尽量能和丁长生和解,因为丁长生和她都是司南下的左膀右臂,很多事司南下没说,但是林春晓还能看不出来,司南下不是被逼的,而是真心实意的。
  别人的话,林春晓可以不听,但是司南下的话自己却不能不听,因为既然司南下把话说道了这个份上,那就代表自己非办不可,因为自己曾经是丁长生的领导,而自己当年也确实在处理丁长生的问题上是理亏的,所以,要想缓解和丁长生之间的矛盾,非得自己主动不可。
  丁长生听到林春晓这么说,可是他想林春晓怎么样,他能怎么样?
  于是一时间,丁长生不说话了,就那么静下来,一言不发。
  “不要紧,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尽量做,你说吧”。林春晓这会反倒是不紧张了,就这么看着丁长生,一脸的慈爱。
  而此时,丁长生却猛然间抬起头来,看着一脸笑眯眯的林春晓,这个女人,虽然曾经让自己很气愤,但是自己真的就那么恨之入骨吗?当年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时,自己那时候在想什么?现在却想不起来了,可是他却记得自己第一次把把她的小脚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