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6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得出来,那个从死去的赵公明身上冒出来的小人儿,绝对是了不得的东西,对于某些人来说应该是补药,但是聚血蛊消化起来,却实在是难受得不行。
  赵公明当时的身体里,有着高度浓缩的雷意,那种雷意浓郁到了极点,聚血蛊这般坚韧的东西,在它面前都差一点儿死掉。
  唉,贪吃啊……
  我全身又酸有麻,时不时一阵颤抖,头发根根竖起,就像被雷劈过了一般,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痛苦就像被放大镜给照得纤毫毕现。
  在那一刻,我甚至有种要自我解脱的想法。
  不过最终我到底还是忍住了,不断地调整呼吸,然后盘腿而坐,默默地念着九字真言,将一切虚妄都给镇压,然后修炼起正统巫藏,让自己归于平静。
  我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迷迷糊糊之间,感觉到窗外天光大亮,然后院子里有人在低声说着话。

  对话的双方,一边是多宝的母亲,而另外一边,则是个陌生的男人。
  我心中一惊,慌忙做起来,竖起耳朵。
  “……多宝她妈,这几天世道很乱,上头的那些大人物闹腾不休,我们下面这些当差的疲于奔命,你最好别出门,这些粮油米面,够你们娘俩儿半个月了——你知道吧,就是送多宝牌子的那两个家伙,他们把赵公明长老给杀了,现在陷地宫都疯了,四处在找他们,上头也下了死命令,一定不能让这两人出岛……”
  “她叔,上面那几位,不是挺忌惮赵公明的么,为什么还会这样呢?”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上面再闹腾,那都是咱蓬莱岛、她碧游宫的事,关起门来,不管是海公主、凤长老还是公明长老,都是一家人,这外人出手,算个怎么回事?我跟你讲,别的不说,就连勾结那两人的骑鲸者,他都被通缉了。”
  “啊?骑鲸者不是咱蓬莱岛年轻一代的顶尖高手么,为什么要通缉他?”
  “听说昨天夜里的时候,就是他违反命令,勾结那两人,拖住了救主的司马老贼,才使得公明长老最终被雷劈死的,后来司马老贼投了海公主,唯一的条件,就是要严惩欧阳发朝,结果海公主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派人捉拿欧阳发朝,是马六儿他们那些人办的事情,结果在半路上马六儿他们偷偷把人放跑了,气得海公主罚了他们三个月的薪水——不过马六儿他们也不怕,觉得值了。”
  “骑鲸者多好的人啊,为人仗义、热情、豁达,赵公明和司马老贼才是天大的恶人,这种人被雷劈了,那是老天有眼。”

  “什么老天有眼啊,我听人说,那叫做神剑引雷术,是茅山宗最顶级的雷法。”
  “啊,是那个叫陆言的年轻人弄的么?”
  “嗯,是他,据说神剑引雷术乃茅山宗的不传之秘,唯有掌教或者继承这才能够学的,这个陆言的来历不简单,多宝她妈,我可得跟你提醒一句,他们是对你有恩,但若是碰上了,你可千万不能犯糊涂,要第一时间通报给我,别害了你和多宝,知道不?”
  “人家是神仙一样的人物,哪里跟我有什么交集?我晓得,我晓得的……”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然后那男人便离开了院子。
  那边一走,多宝就出来了,问她娘,说刘叔走了么?
  多宝她娘说走了,看起来外面风声有些严,我原本打算求你刘叔带两位恩公离岛的,这回看起来,恐怕是不行了。
  多宝说不知道叔叔和小弟弟醒了没有,我去看一看。
  多宝她娘连忙拦着她,说别,我昨天听恩公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未曾睡下,肯定是受了很重的伤——那赵公明是大魔头一样的人物,不管是凤长老还是海公主,还是别的人,谁拿他都没有办法,却没想到竟然叫恩公给杀了,想必代价也很大。你去我柜子里,拿那根你刘叔送的高丽参来,娘帮不了什么忙,炖一锅鸡汤,给他们补一补吧……
  多宝娇笑,说娘,那可是刘叔花了大价钱给你买的,说要给你补身子用的呢?

  多宝她娘说娘这糟践身子,怎么能够跟恩公比?人家今日落难了,住在我们这里,那是咱们的荣幸,别人那么贵重的红豆相思牌都能送你,一根高丽参你都舍不得?
  多宝骄傲地说:“娘,那牌子可是我唱歌换来的……”
  这娘俩儿的对话说得我心中一阵温暖。
  当天晚上我们吃的是人参鸡汤,屈胖三并没有醒来,而我身上的痛苦则越发激烈了,小红也没有任何回应,仿佛处于崩溃的边缘。
  如此又过了两日,街面上的动静似乎小了许多,而屈胖三终于在第三天的夜里醒了过来。
  他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伸腿踢了一下我的屁股,说嘿,什么个情况?
  我此刻已经下不了床了,整个人的意识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他醒了过来,也是强打精神,跟他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大概地说了一遍。
  当得知骑鲸者被人通缉,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说你看看,这就是跟错了老板的下场。
  说罢,他又一本正经地问我,说多宝这小姑娘长得挺乖的,你说我要不要培养一下,以后可以当个暖床丫头什么的?

  屈胖三到底对人家小姑娘有没有意思我不知道,但他却在次日清晨的时候,着着实实地给多宝给摸骨开光了。
  东海蓬莱岛是修行圣地,修行者差不多能够占总人口的十分之一左右,就连多宝的父亲也是修行者,所以对此事并不陌生,不过这摸骨开光之法,相当于佛教之中的醍醐灌顶。
  它需要种入一丝精元,引导人快速感应炁场,从而踏上修行者的行列,是一种极为精妙的法门,所以多宝和她母亲千恩万谢。
  屈胖三表现得大义凛然,说你也不用谢我,一会儿我传你入道法门,你这一两年勤加练习,若是能够有所进步,日后我再回蓬莱岛,便将你收入门下,一切皆看机缘。
  多宝母女二人能够在我们最危急的时候伸出援手,将我们给收留,屈胖三投桃报李,倒也是一段佳话。
  多宝从小吃多了苦头,最憧憬的,便是改变自己和母亲的命运,此刻机会来了,自然不敢怠慢,仅仅半天,便已经练就出了炁感来,让屈胖三颇为赞叹,又随手送了她几样丹药,说是给她筑基之用。
  多宝接了,又是拜谢。
  我瞧见那丹药芬香馥郁,一看就知道来头不小,而屈胖三这家伙什么来路和家底,我知根知底,怎么可能会有这玩意呢?
  我一问,这才得知那赵公明见屈胖三这崆峒石妙用许多,心中欢喜,便解去了屈胖三的禁制,当作己用。

  这便是当初屈胖三找不到的原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