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3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悦莲有时候对华子建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他们很久以前就认识,自己会想是不是上辈子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而让自己这辈子饱受对他的相思之苦呢?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自己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他想的痛彻心扉,却只能深埋心底,是的,华悦莲知道,自己已经掉进了爱情的深渊,但是她从没试图爬上去,对这一爱情,华悦莲永远不会后悔。

  华子建在漫步中来到了他们相约的一家饭店,店字叫“一品香”,听起来有点俗气,不过华子建过去来吃过,几个小菜炒的还不错,在店门口,就传来了缕缕菜肴的香味。
  华子建先给收银台的小姑娘说了自己预定的包厢名称,一个服务员就把他带了进去,服务员就问:“先生是等会点菜,还是现在就点。”
  华子建也没事,就先点了几个雅致的凉菜,说:“先把凉菜上来,酒一会再说。”
  服务员拿上菜单离开了,华子建就回味起自己和华悦莲的这段交往,感觉自己和她算是挺有缘分的,相识在那样一个美丽的春天。
  华子建喝了一会茶,等的时间并不太久,华悦莲就匆匆赶了过来,也许是走的太急,她一进来就用手捂着胸口,抑制着气喘的狂动,一脸的潮红,如胜似火,娇艳的青春颜色,在她的脸上,呈现得更是浓郁,泼墨如云的秀发无声而轻拂,带着柔软而纤巧之美态。
  华子建怜惜的对她说:“我也没什么事情,你不用这样急赶过来,你看看你,气都喘不过来了。”
  华子建温柔的用手掌在华悦莲的背上抚~摸着,忙她顺着气,华悦莲喘息着说:“怕你一个人在这傻等,等急了骂我。”
  华子建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就把她摁在了座椅上说:“我等一下有什么关系,我那里会骂你啊,你伤刚好,还是要多注意。”

  华悦莲幸福又欣慰的看着华子建说:“嗯,知道了,以后不会这样。”
  华子建叫来了服务员,又点了几个炒菜,问华悦莲:“华警官,今天我们两人喝点什么?”
  华悦莲歪着漂亮的脑袋说:“我想要你陪我喝白酒。”
  华子建有点担心的问:“你伤刚好,我看白酒就算了,我们喝点红酒吧。”
  华悦莲撒娇的拉着华子建的衣袖说:“就要喝白酒,我这伤没什么影响,我想看你喝醉的样子。”
  华子建呲了下牙说:“老大,我喝醉了你也不怕难伺候。”
  华悦莲就想起了上次华子建醉酒后的情景,她闭上眼说:“我喜欢服侍你的那种感觉。”
  华子建心头涌上了一股暖流,他深情的看了一眼华悦莲,就点上了一瓶白酒。
  一会的功夫,菜也陆续的上来了,酒也被服务员以最快的速度打开瓶盖,生怕他们再反悔一样,华子建给自己到上了一个满杯,给华悦莲到了半杯说:“我多喝点,你没意见吧。”
  华悦莲知道他是体贴自己,她那樱桃嘴露出了微笑,温柔的:“我听你的。”
  包厢里这昏黄的灯光下,华悦莲那一双青葱白玉般的手,轻持竹筷,悠悠然的在各色菜汤中游走,华悦莲帮华子建先盛上一小碗的上汤排骨,而自己似乎并不大喜欢这个菜,可能是时下流行的骨感让所有美女都希望减肥,这也造就了她的好身材吧!
  她左手稍微撩起右手的袖头,右手拿起了筷子,筷子的食用部分分开了,碟子里的菜在筷子的闭合后被夹起了,她的动作是这么的轻盈与娴熟,她给自己夹上了那清炒时蔬,直到它们都入了自己那青花瓷盘。
  华子建饶有兴致的一面吃,一面欣赏着华悦莲优雅的举动,她好像不是一个丨警丨察,到有点像一个公主般的高贵。
  她坐在橡木桌边,右手又缓缓在半空升起,犹如嫦娥奔月,实在是美极了,而后张开了樱桃小嘴,菜入了她的口中,她闭合了嘴唇,细细的咀嚼起来,浅粉腮边一鼓一鼓的,恰如一场柔舞,细嚼慢咽,仿佛在做一件研究,而不是一个人进食,在她手边的那白瓷碗,孤零零的躺在一旁,仿佛等待主人的怜惜。
  吃了几口,华悦莲放下了筷子,有点歉意的说:“子建,原谅我没有告诉你家里的事情。”对于那天老爸的态度,华悦莲还是有点内疚的。
  华子建宽厚的一笑说:“那怎么能怪你,是你低调的性格决定了你那样做,我可以理解。”

  华悦莲像是找到了知己一样,满怀情意的说:“谢谢你的理解,不过那天我老爸对你态度不大友好,你一定生气了吧,我替他给你道个歉。”
  摇摇头,华子建悠悠的说:“这也正是我今天想说的一个问题,有的事情你还不大了解,在这个权力场中,很多事情有他难以回避的矛盾,我最近几天一直在担心着这个问题。”
  华子建不想刻意的回避这个话题,他必须要让华悦莲明白自己和华书记具有难以调和的派系之争,告诉她,也起不到多少作用,但至少可以让她理解很多她所没有涉足到的问题,这样自己才能和华悦莲更好的交流和沟通。
  华悦莲对华子建说的这话,似懂非懂,应该说,她真正的进入社会也只有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而不管是家里的人,还是她所认识的那些领导,长辈们,在她面前都会有所保留,不会把官场的争斗给她详细的说明。
  她带着疑惑不解问:“你在担心什么?我老爸讨厌你是不是,你们在工作中有过冲突?”
  华子建斟字酌句的说:“社会很复杂,在很多地方,都会有对立面,好像我刚好就是华书记不大喜欢的对立面。”
  华悦莲想了想,有点不可思议的说:“难道连我也不能化解你们之间的矛盾。”
  华子建叹口气说:“很多矛盾是难以化解,除非一方可以妥协,退让。”
  华悦莲就紧追了一句,说:“那你就不能退让吗?为了我退让一下很难吗?”

  华子建一时语塞,作为自己,是可以退让,但自己的退让又有什么效果,自己难道可以代表秋紫云吗?不能,自己难道可以背离秋紫云的派系,弃暗投明吗?去讨好华书记吗?显然,还是不能。
  他沉吟良久才说:“我无法妥协,因为在整个棋盘中,我只是一个小卒,而到底是做红方的小卒,还是做黑方的小卒,那不由我自己来定,而且小卒是没有后退的能力。”
  华悦莲毫无疑问,是很难体会华子建他们这种男人间,权利中的角逐,在她的心里,很多事情是简单和明了的,没有那么复杂,所以她才说:“那我就让老爸把你收到他的这一方来,怎么样?”
  华子建笑了,他不得不笑,假如政治斗争的性质真是如此简单,那该多好啊,可惜,就算是华书记能收自己,自己也没办法过去,官场上没有多少贞洁,但又会在派系划定上出现必须贞洁的,从一而终的潜规则,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叛徒,不管是过去的阵营,还是收留你的阵营,对叛徒总是会蔑视的。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华子建也不会做叛徒,他的人生观和道德观也不允许他去背叛秋紫云,就算这涉及到自己的爱情和幸福,他也无法勉强自己去那样做。
  华悦莲见华子建笑了,她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幼稚让华子建感到好笑的,她板起脸对华子建说:“华子建同志,严肃一点,我们现在正谈论一个相当深奥的问题,你乱笑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