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3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歹徒为什么会袭击自己?这个问题不难解释,自己在洋河县的除黑扫恶中少不得得罪些人,自己还有对畜牧局的整顿,让原来的局长下课,还让雷副县长罢官丢职,进了检察院,这些都是有可能引起这次袭击,但这样是吓不倒自己的,鲁迅不是也说过吗:真得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自己又怕什么?他很快就又想到了几句**的话,什么重于泰山,轻于鸿毛的,这样想想,他自己都感觉有点好笑了,都什么时代了,这离死还远的很。
  他就有想到了自己和华悦莲今天爆发出来的感情,倘如没有华书记,这一切应该是美好和幸福的,自己爱华悦莲的美丽,婀娜,娇柔,淡雅,温存又听话,她也一定爱自己,可是为什么她就是华书记的女儿,为什么自己的爱情之路是如此多舛,有了华书记,一切都会有变化。
  华子建是不相信华书记可以轻易的接纳自己,对于政治人物来说,有时候,他们的政见和派系斗争,会超越他们的生命。
  华子建慢无头绪的一个人在外面想着,他今天也没有什么倦怠,这一连串的意外变故,让他的精神很亢奋,他不断的抽烟,要打发这孤寂的时光,秋意冰凉,华子建有时候不得不站起来活动一下,以抵御秋夜中阵阵的寒冷。
  华子建站在过道顶端的窗前,秋夜的月光也是如此的美丽,月光如水、如雾、如脂,丝丝缕缕的月光,从叶隙间筛落,呈现出迷离的斑驳,骤然间掠过的几丝晚风,使得树梢一阵阵颤动,摇落的月光,似片片飞花,待定神看时,又杳无踪迹,一片片的银光洒满窗棂,让月光柔柔地漫过他的眼睛,漫过华子建没有一点虚情假意的心池,让月光一直流,一直流,流进了他的心灵深处。
  后来,华夫人还是出来了一次,她给华子建拿来一条毛毯,说:“悦莲怕你冷,一定要我给你送条毯子过来,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
  华子建的心里一股暖流就涌动起来,他接过毯子说:“谢谢你,我没关系,华悦莲是因为我受的伤,我应该在这陪她。”
  华夫人专注的看了一眼他说:“悦莲他爸心情不好,你理解一下,以后多到市里来走动走动。”
  华子建感激的看着华夫人说:“谢谢,等华悦莲伤好了,我会专程拜访华书记和伯母。”

  华夫人很赞许的点点头,这孩子多聪明,一点就透,不知道老华非要给女儿挑个什么样的人,我看华子建真的不错。
  目送这华夫人进了病房,华子建并没有打开毯子把自己裹在里面,他明白在任何形势下,华书记都是自己的领导,自己在这样一个对手面前,小心谨慎,战战兢兢,是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和过于随便。
  在天色快亮的时候,病房的门打开了,华书记和华夫人走了出来,华子建在第一时间站起身来,恭顺的垂首说:“华书记和李科长吃点早餐吧,我带你们过去。”
  华书记这个时候才用正眼看了看华子建,华子建也抬起了头,他微微的笑容感染了挑剔、自大的华书记。
  而华子建眉宇中闪现出来的刚毅又透着神圣不可侵犯的自尊。
  华书记看着华子建这种表情心里是有些感触的,但一切的心思和情绪,他现在都是可以控制了,他又从一个焦急的父亲,转换成了一个老道的政客,他平淡说:“早餐就不吃了,你是负责洋河县公丨安丨系统的吧,三天之内,必须抓住凶手,否则.......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华子建凝重的点点头说:“刚才我已经接到公丨安丨局郭局长的电话了,歹徒已经落,现在正在连夜审问。”
  华书记有点惊讶,这么快就破案了,效率倒是不慢,他眼中就有了比刀还锋利的冷冽,低沉的说:“不管涉及到谁,一个都不能放过。”
  华书记眼中的凌厉给华子建也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没有想到,一个人的眼光也可以让人喘息不匀,他也奇怪,在过去,就算华书记再威严,自己也从来没有惧怕过,自己只是把他作为一个对手在衡量,可是今天的感觉就显然不一样,自己似乎有了一些惧意,这或者是因为自己有了对华悦莲渴望的缘故吧。
  华子建定了定神,点头说:“请华书记放心。”
  华书记就没有在说什么,转身向楼梯走了过去,华子建也步也随的跟在后面,直到在楼下看着他们坐上车,在这个行走中,他们三人谁也没有说一句话。
  华子建看着小车绝尘而去,就在大门外面那刚刚摆起的早餐店,给华悦莲买了一碗稀饭,几个包子,打好包,这才返回了病房。

  在驶理洋河县城的零一号车里,华悦莲的妈妈对华书记说:“老华,我感觉你今天情绪很不稳定。”
  “奥,是吗,我到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华书记靠在靠垫上,有点疲倦的说。
  华夫人说:“很少见你如此不顾礼仪的对待别人,那个华子建我看很不错。”
  华书记转过头看着华夫人说:“不错,你指那个方面,是说他和秋紫云对付起我来很凌厉是不是?”
  华夫人摇摇头说:“老华啊,你不是常说,我们看待问题要从两个方面看吗?”
  华书记反问一句:“你说说还有那个方面我没看到。”
  华夫人就笑笑说:“你们那些鬼打鬼的事情,谁对谁错?我看就没个标准。”
  华书记很认真的说:“不错,是很难说清对错来,但至少有一点可以分清,那就是同盟和对手的关系,这一点不能搞错,你说是不是,李科长。”
  华夫人就不以为然的说:“同盟也罢,对手也罢,那有如何?你不是还经常说在政治生态中,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吗?”
  华书记一愣,“奥”了一声,他沉吟了片刻说:“你的意思???”
  华夫人淡然的说:“老华,你大概忘了一点,翁系关系一定会比秘书和领导的关系更为亲密,而这个华子建既然可以连你都感觉到难以对付,那么何不听句古语呢?”

  她稍微的停顿了一下,才一字一顿的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华书记的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他没有再说话了,他闭上眼,让头尽量的靠的实在一点,随着车身的摇晃,在似睡非睡间,思考起刚才老婆的话来。
  在洋河县城的公丨安丨局拘留所里,经过郭局长亲自连夜审问,那两个打人的混混叛变了,他们一点都不坚强,稀里哗啦的就交代了主使人乔小武,还不断的说:“我们哥俩不知道要收拾的是个副县长啊,要早知道,哪个瓜怂才来”。
  郭局长就笑了,说:“有你们这样干活的吗?连任务都没落实清楚,就敢动手。”
  那一个混混就跟了一句:“乔小武说对付的就是一个做小生意的外地人。”
  郭局长有点感慨的说:“这个社会都是聪明人了,没想到还能找到你们两个傻子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