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9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8-03 16:42:00
  ———————更新线———————
  枪响处,高桥美子的眉心之间多了个洞,身子一僵,面孔骤然发紧,眼睛圆整,倒了下去。
  我把手腕上的钢丝绳都给去掉,眼见新峘光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提着枪,一歪一歪的走到高桥美子身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话,却没能说出来,身子忽往前一扑,径自倒下,毙命在高桥美子旁边。
  我呆在当场,半天才缓过神来,是新峘光救了我一命。

  我默默的对新峘光鞠了个躬,然后伸手将地上的那木盒给捡了起来。
  正在此时,一阵脚步声响起,屠夫等四人赶了过来,看见这情形,也都面面相觑,惊愕异常。
  待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四人才恍然大悟。
  屠夫道:“原来这新峘光刚才没有死透,挣扎着半条命,倒是跟这个女人同归于尽了……”
  我心中暗想:“这倒是现世报啊。”

  屠夫看着我道:“你手里的东西应该是太清宫里遗失的,你快些还回去吧。”
  日期:2016-08-03 16:43:00
  我道:“这个新峘光是个好人,而且刚才要不是他出现,吓住了高桥美子,我至少要废一双手。他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想把他的尸体背回他家里,交给他儿子新峘致远,说明原委。”
  屠夫道:“你倒是有情有义,就怕到时候你说不清楚。这样吧,还是由我们去说吧。”
  “你们?”

  “对。”屠夫道:“以我们的身份,总比你合适些。”
  我想了想,也是,便点点头,道:“好,那便麻烦你们了。”
  屠夫道:“职责所在。”
  我道:“那我就告辞了。”

  我转身要走,屠夫忽然喊道:“先等等!”
  我止住脚步,回头道:“您还有什么事情么?”
  屠夫道:“也没别的事情,只不过想问问你,你一身本事不俗,有没有考虑做一番大事?比如说,加入我们?”
  “没有。”我连忙拒绝,道:“我没有什么远见,也没有什么大的目标,只想着一心一意,安安稳稳过好普通日子就行。”
  屠夫略显失望,道:“人各有志,算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陈弘道。”
  屠夫道:“好,我记住了。”
  我这才转身告辞,疾往太清宫奔去,我这不辞而别,又许久不见踪影,叔父应该急了。

  日期:2016-08-03 16:44:00
  等我赶到太清宫宫门的时候,迎面撞上从里面出来的叔父,叔父大喜,又瞪我一眼,道:“你干啥去了?!”
  我举着手里的木盒,道:“道祖墨宝,在这里。”
  叔父惊喜交加,道:“你从哪儿弄来的?”
  我道:“从高桥美子那里抢回来的,哦,就是那个高美。”

  叔父骂道:“奶奶的,还真是她?!”
  我道:“您也怀疑她?”
  叔父道:“是真源说的,说高美曾经来过一次,告知他自己已经成家生子,那时候真源才发疯的。真源在房中自己也找不到道祖墨宝,思前想后,说只有高美一个人来过,便怀疑是她。”
  我问:“那真源先生呢?”

  叔父道:“正在里面打架呢。”
  我诧异道:“打架?”
  叔父道:“真源说是高美拿走了墨宝,要出来找高美去问个清楚,可是道观里的那些杂毛都不相信,说真源是想要溜了,大家伙一拥而上,要抓真源。你想想真源会让人抓住自己么,那还不直接动手开打?他脱不了身,就叫我去找高美。我这不出来了。”
  我点点头,道:“那快回去吧。”
  叔父道:“急啥?慢慢走回去,叫那帮杂毛道士都吃点苦头也不亏。”
  日期:2016-08-03 16:45:00
  我和叔父走进太清宫,临到居所处,便听见吵闹声,喝骂声,打斗声,桌椅翻倒声,鬼哭狼嚎声……乱糟糟的响成一团。其中还有计千谋的声音传出来道:“都别打了,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真源先生的叫骂声尤其厉害,吼声如雷:“老子没偷!你们让老子去找!谁再说一句老子偷东西了,老子弄死他!”
  我急忙往屋里去,刚到门口,便看见屋外躺着一群道士,都是满脸伤痕,坐地号哭。
  正自好笑,忽然一道黑影飞出来,把我吓的赶紧躲开,却是一个道士被扔了出来,摔了个狗吃屎,趴在地上“吭哧”、“吭哧”的呻*。
  真源先生在屋里大声喊骂道:“入你娘的,还有谁?!”

  许丹阳的声音道:“师父,消消气,不要再打了,都是自己人,打伤了以后不好看。”
  “闭上你的鸟嘴!”真源先生骂道:“是他们要打的!关我鸟事!”
  我进去时,见真源先生须发皆张,目眦尽裂,怒气冲冲,许丹阳站在旁首,满脸尴尬,计千谋也噤若寒蝉,地上躺着几个道士,那观主赫然就在其中。
  那观主满脸晦气和愤恨,有气无力的骂道:“真源,你个疯子,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要去告你!”

  日期:2016-08-03 16:46:00
  真源先生竟以一人之力,挑了整个太清宫的老少道士,我心中暗暗咋舌,忖道:“这太清宫里的道士们本事实在是太差,大概平时都不怎么用功修炼。”
  慌忙进得屋里去,我举着手中的木盒,道:“道祖墨宝找到了,在我这里!”
  “咦?!”真源先生吃了一惊,慌忙抢上前来,一把从我手里夺走那木盒,左右看看,然后又掀开来,从里面捧出一叠似布又似兽皮的东西,展开来注视了片刻,大喜,道:“是它!”
  那观主也瞪大了眼睛去看。
  真源先生过来抓住我的胳膊,道:“你从哪儿找到的?!”
  “还能从哪儿?”叔父从外面进来,道:“你说对了,是那个高美拿走的。”

  真源先生一愣,继而问我道:“我刚对你叔父说要去找高美,你就找回来了?”
  我道:“我跟你们没有同路,从老君台上下来的时候,我就跟踪高美去了,结果发现她拿着这木盒要回日本,便拦了下来。”
  真源先生点点头,道:“你倒是机灵!”转过身把观主从地上抓起来,骂道:“瞪大了你的驴蛋眼,好好看看,这是不是道祖墨宝?!是不是老子偷的?!”
  那观主捧着木盒看了半天,“嘿嘿”笑了两声,道:“算是我们冤枉你了,但是那个高美跟你不是那个么,也没算完全误会你。”
  日期:2016-08-03 16:47:00
  真源先生大怒,提起拳头又准备打人,那观主急忙逃了出去。
  真源先生问我道:“高美她人呢?”
  我道:“死了。”
  “你说什么!?”真源先生脸色大变,猛然上前,劈手揪着我的衣领,喝道:“她怎么死的?!是你杀了她!?”
  叔父见状,喝道:“真源,你别不知道好歹!我侄子可是为了你好!再说了,那种女人,你留着她干啥!?”
  我道:“人不是我杀的,是她丈夫新峘光杀的。”

  真源先生身子一颤,神情变得怔怔起来,喃喃道:“她丈夫杀的?她丈夫为什么要杀她?”
  我道:“这里面的事情还挺复杂。高美确实是日本人,叫高桥美子,但是她的真名究竟是不是高桥美子还不确定,但是她的真实身份是间谍,有个代号叫做‘灵狐’。”
  当下,我把自己所遭遇的事情从头到尾都对真源先生说了一通,叔父和许丹阳、计千谋自然也都听着,说罢,众人无不惊诧,真源先生更是惊的面无人色,还有愤恨,愤恨的全身瑟瑟发抖,连他说话的声音也颤了起来:“她,她从头到尾,都,都在骗我……我,我……”
  话未说完,真源先生忽然从屋里冲了出去。

  许丹阳一惊,连忙喊道:“师父!”也要追出去,却被叔父伸手拉住,道:“你追他干啥?他这明显是去新峘光的老宅子里去了,他去见那个女人的尸体,你也跟着啊,别那么没眼色。”
  许丹阳听见这话,便没有去追。
  我们把屋子里收拾了收拾,搬了些囫囵的桌凳坐着,等真源先生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