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4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事吧,我来救你了,没事了,啊,别害怕,没事了”。丁长生快速的解开了司嘉仪身上的胶带,司嘉仪已经不会动了,但是胳膊会动,抱住丁长生痛哭不已。
  片刻之后,所有人都冲进了一号车间,司南下看到自己女儿没事,激动的老泪纵横,但是谭大庆的老婆看到谭大庆躺在了血泊之中,跪在谭大庆的身边痛哭不已,而当丁长生路过她身边时,这个女人一把抱住了丁长生的腿,狠狠的咬了下去。
  刘振东要上来拉开,但是被丁长生阻止了,谭大庆虽然罪该万死,但是这个死法还是太让他不能接受了。

  “你,是你,是你害死了我老公,你是个杀人犯,你是杀人犯……”谭大庆的妻子抓住丁长生不放,不管其他人怎么拉,就是拉不开。
  “怎么回事?”司南下这个时候过来问道  。
  “被人灭口了,我们的人一枪未发,枪是从远处射击的,估计是他们自己的人,看到谭大庆要自首了,所以灭口”。丁长生说道。
  “从远处射击,我们怎么没听见枪响?”羊成群也过来了,看似在问丁长生,也是在问自己的人,以免让丁长生拉进去说成是自己的人开枪。
  “对方肯定是安装了消音器了,而且这外围都是武警,我估计至少也得四百米以上,不过能练到这个程度,肯定是有军队背景,不然的话,不会有这本事”。丁长生躲在窗户后面,指着远处说道。
  “你什么意思?”司南下看了一眼丁长生,示意他不要胡说,什么叫有军队背景,这些来助阵的都是武警,你这话很容易得罪人。
  “前几天有个中南省道上的毒贩子白开山被我们市局的刘振东给击毙了,而这个白开山生前有四个保镖,死在我手里一个,还有三个,都是军队里退役的特种兵,我和他们打过不止一次交道,他们有这个本事”。丁长生解释说道。

  听到丁长生这么说,司南下松了一口气,而羊成群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但是当丁长生刚刚说完时,司南下脸色大变,指着丁长生训道:“你这孩子太不懂事了,你这都是干的什么事,刘振东,把他的枪缴了,先关到你们公丨安丨局去,等我汇报上级再说,无法无天,你又不是公丨安丨人员,你有什么权力用枪,还抢丨警丨察的枪,我看你是想造反,铐起来,带走”。
  所有人都惊呆了,司南下这翻脸比翻书还快,这边刚刚救下他的姑娘,立马翻脸不认人了,就连羊成群都觉得司南下表演的有点过了。
  “大领导,青天大老爷,你要为我的老公孩子做主啊,丁长生这个混蛋害死我丈夫,一定要判他刑啊,是他害死我老公,我老公就是有罪,那也有法律啊,我老公死的好冤啊……”听到司南下这么说,谭大庆的老婆终于是找到管这事的人了,转而抱住了司南下的腿不放了。
  丁长生的腿还很疼,但是这一次谭大庆的老婆倒是没咬司南下,只是仅仅抱住司南下的腿不放,任凭几个人拉都拉不开。
  “这娘们可真够狠的,咬这么深”。丁长生带回公丨安丨局,赶紧找来医生给他做消毒处理。
  “换了谁都会这样,谭大庆虽然该死,但是却是死在了他老婆面前,换了谁,也不会出卖的自己的老公,老公在她的眼里就是天,虽然谭大庆不着家,但是她至少还知道谭大庆还活着,现在呢,天塌了”。丁长生累的瘫在躺椅上,裤子被脱下来一条腿,医生小心的为他清创。
  半个小时后,司南下也来了,看到丁长生正在包扎,坐在了他的对面,而丁长生居然也没说话,看着司南下,问道:“嘉仪没事吧?”
  “在医院做检查呢,应该是没事”。
  “嗯,没事就好,有惊无险,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您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丁长生说道。
  “长生,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心,这事你做的太过了,虽然你救了嘉仪,我也知道你是为了就嘉仪,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我不能让人说因为丁长生救了司南下的闺女,丁长生有违法行为就不追究了,你明白吗?”司南下沉着脸问道。
  “我知道,我也明白,所以,我正好休息几天,您怎么处理我,我都认了,另外,谭大庆被杀这件事还得查,不能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完了”。丁长生说道。
  “这还用你说,刘振东,这个案子你来负责,对了,我已经和省里做了交涉,你明天到白山把华锦城提回来,也是你们负责侦查,明白吗?”司南下吩咐道。 
  “明白了,司书记,我先出去看看情况”。刘振东知道司南下这么晚了还赶过来,绝不会是为了来说这几句话就完事的,所以知趣的出去了  。

  “长生,今晚的事,你是不是看出点什么来了?”司南下问道。
  “司书记,这事,背后的水太深了,谭大庆的死,不是那么简单的,是谁这么想让谭大庆死,不用说,肯定是谭大庆效力的对象,但是这个对象以前是蒋文山,到了后来是蒋海洋,所以,蒋海洋的嫌疑最大,但是我想了想,蒋海洋又没有这样的实力,所以,应该是另有其人”。
  “你不是说,那个白开山的那几个手下都是精于杀人的吗?”司南下问道。
  “这事我想过,但是事后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当时那个情况,如果是白开山原来那几个手下干的,他们怎么会不趁机把我也干掉,就在那个一瞬间的事,他们有这个能力,所以,我想来想去,不可能是他们,而是另有其人”。丁长生瞪着眼,慢慢说道。
  “另有其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感到很好笑,我见谭大庆第一面时,是在解救顾晓萌的现场,本来那个绑匪都出来投降了,可是谭大庆当时接了一个电话,就吩咐狙击手把那个绑匪给击毙了,当时我觉得这里面有问题,所以,我一直都想知道到底是谁给谭大庆打了那么一个电话,本来,这次要是能抓住谭大庆,不但是这事,还有很多案子都可以解开谜团的,但是这下好了,成为了永远的迷了”。丁长生无奈的说道。

  “另有其人是什么意思?”司南下并没有接着丁长生话茬往后说,而是逮住了刚才的话题继续问道,他感觉刚才丁长生有点想转移话题的意思。
  丁长生看着司南下,这事他也只是猜测,并不能确定,但是刚才和司南下谈话时,又重新过了一遍,的确是这样,如果是阿龙他们的话,真的没有必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干掉自己,但是却没有,打完一枪,立刻闪人,即便是周围围着武警呢,但是也没有必要在乎这一点的时间,所以,这事不寻常。
  “司书记,你想,如果蒋海洋或者是罗东秋知道谭大庆在这里,他们会怎么样?肯定是想杀了他,但是谭大庆在纺织厂的车间,还有谁知道?我不知道晚上来了多少武警战士,但是能在这么多公丨安丨和武警中来去自如,你觉得这可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