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4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猛地一下撕下了司嘉仪的嘴巴上的胶带,司嘉仪没说话,只是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平时以为嘴巴是吃饭的,但是有时候嘴巴才是最重要的呼吸器官。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抓我?”司嘉仪低声问道。

  谭大庆对于司嘉仪的配合很满意,其实就是叫,这里也不会有人听到,其实这里离市委很近,站在市委大楼上就可以俯视这里,因为这里就是纺织厂的废弃厂房。
  “你来湖州的时间不长,还没有丁长生长呢,我叫谭大庆,我们可能没打过交道,但是你肯定是听说过我,公丨安丨局的通缉犯,呵呵,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恨丁长生吗?”谭大庆一边吸着烟,一边说道。
  烟蒂的光亮不时的将谭大庆狰狞的脸展现在司嘉仪的眼前,她现在真的很怕,不是怕死,而是怕这个男人会对自己有什么伤害,在这漆黑的夜里,他将自己绑架到这里来想干什么?
  所以,司嘉仪觉得,自己也许可以和他聊聊天,一来是希望能打动他的善心,二来是希望借助这样的方式分散他的注意力,要不然的话,自己今晚很可能会难逃厄运。
  “你和丁长生有仇吗?你们就是有仇你绑架我干什么,我和丁长生一点关系都没有”。司嘉仪叫屈道。
  “司小姐,我和你是没有仇,我也不知道你和丁长生有什么关系,但是我知道,你父亲肯定会找丁长生帮忙的,丁长生要是不来,你就会死,那么你父亲就会恨丁长生一辈子,如果他来了,我就放你走,到时候是他死,你活着,你会不会为了他而难过,呵呵呵”。谭大庆在黑暗里笑起来,但是这笑声却让人感到很恐惧。
  蒋海洋一遍遍的拨打谭大庆的电话,但是他的电话始终都是关机状态,不得已,他又打给了罗东秋,刚刚接到罗东秋的电话时,他还以为罗东秋也是开玩笑呢,但是一想到就在下午刚刚听谭大庆说了一遍,这下完全信了。
  “秋哥,还是打不通,我觉得这事闹大了,万一司南下将这事告到省里去,我觉得你还是和老爷子打个招呼,让他先有个准备吧”。蒋海洋说道。
  “蒋海洋,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立刻给我找到他,把人救回来,另外,你安排一下,这个人已经不能再留了,他知道的太多,死了还好办,万一落到丨警丨察手里,你说这事怎么办?”罗东秋在电话里低声训斥道  。

  “好,我知道了,秋哥,你先睡吧,这事我来安排”。
  “睡个屁啊,我告诉你蒋海洋,如果谭大庆落到丨警丨察手里,你就等着坐牢吧,你干的那些事,还有你爹干的那些事,这个谭大庆到底知道多少?”罗东秋提醒道。
  罗东秋不提醒还好点,经他这么一说,蒋海洋的脑子立刻就有点不够使了,在蒋文山时代,谭大庆是自己安排在公丨安丨局的一枚钉子,在公丨安丨局的时候为自己掩盖了不少杀人越货的事,这谭大庆真要是像领导说的那样,落到了丨警丨察手里,那么自己只有出国了,国内肯定是呆不下去了。
  想到这里,立刻忙乱起来,但是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手下还真是无人可用了,这大晚上的,到哪里去找谭大庆,说不定这家伙已经不在湖州了,他傻啊他,绑架了人还呆在市内。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一遍一遍给谭大庆打电话,而且还希望谭大庆能够顺利脱身,不然的话,落到丨警丨察手里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我觉得丁长生这人不会来的,据我的了解,他这人很惜命”。司嘉仪说道。
  “是吗?不见得吧,看来你还真是不太了解丁长生,他是惜命,但是还很愿意英雄救美,我打赌,这一次他一定会来的,到时候你走,丁长生和我都会留在这里,这辈子该玩的玩了,该吃的吃了,也够本了,只是今天的事我很遗憾,没能将丁长生的那些女人都弄来,要是那样的话,就更完美了”。谭大庆很遗憾的说道。
  “我和他很早就认识了,他从村里的一个小混混混到现在不容易,所以,现在的他,不是以前的他了,要命的事他不敢干的,因为他胆小的很”。司嘉仪继续说道。

  “胆小?司小姐,你真是会开玩笑,我告诉你吧,丁长生一点都不胆小,相反,胆子大得很,他连市委书记的女人都敢玩,你说他的胆子小吗?”谭大庆奸笑着问道。
  “市委书记的女人?”司嘉仪一愣,她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妈,但是自己妈都那么大年纪了,还会和丁长生有关系,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你不知道吧,现在新湖区教育局的局长郑小艾是蒋文山的情妇,那个时候蒋文山还没走呢,丁长生这小子就敢把市委书记的女人给办了,你说这小子的胆子是不是很大,而且更为让我佩服的是,当时丁长生居然还把蒋文山给打了一顿,当时我真是太佩服这小子的胆子了,你还能说他的胆子小?开玩笑”  。谭大庆不屑的将丁长生的这些风流韵事给说了一遍,很多事都是司嘉仪第一次听说,不由得暗自叹息,这个家伙真不是一般的胆大妄为啊。

  说完,谭大庆拿出来手机,开机,然后打电话给丁长生,而此时,丁长生就在司南下的办公室里。
  “喂,丁长生,好久不见了吧”。谭大庆笑道。
  “谭大庆,对付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咱俩找个地方单练,怎么样?”
  “丁长生,你也不用激我,现在牌在我的手里,我出什么牌你就得跟什么牌,不要想着讨价还价”。谭大庆说道。
  “好吧,你先出”。丁长生说道。
  此时的司南下一听是他的打来的,急忙站了起来,而刘振东也赶紧启动仪器开始确定电话的位置。
  “半个小时候,你到纺织厂来,我在第一车间等你,你要是不来,就等着给司嘉仪收尸吧”。谭大庆恶狠狠的说道。
  “等一下,我去肯定是要去的,但是我怎么知道司嘉仪还活着呢,我要和司嘉仪说句话”。丁长生说道。
  “可以,司小姐,来,和丁长生说句话,你输了,他说他来,你还是没我了解他吧”。谭大庆将手机放到了司嘉仪的耳边。
  “长生,千万不要来……”
  “等着我,我会救你出来的,等着我”。说完,丁长生不顾刘振东的仪器,挂了电话。

  “丁局现在怎么办?”刘振东问道。
  “司书记,给武警打电话,借兵,公丨安丨局的人员恐怕是不够用,立刻将纺织厂围起来,任何人不能出去,振东,给你的人打电话,让他们把谭大庆的老婆孩子都带到现场,劝降”。丁长生布置道。
  毕竟这事关系到自己家闺女的性命,司南下赶紧给武警湖州司令羊成群打电话,而这个时候丁长生已经带着刘振东等人往纺织厂赶了。
  “丁局,你觉得谭大庆说的话是真的吗?我怎么感觉这里面好像是有事啊?”刘振东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