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3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仲华,你的意见呢,对刚才这个处理方案有什么看法?”司南下看着仲华问道,那意思很明显,你不给我个说法,这事还真是就过不去。
  “嗯,这个方案我赞成,但是如果这个项目由政府操作,这会不会对市场有不利的一面,而且政府办企业,这也是不提倡的”。仲华的反问苍白无力,这不是因为他没有头脑,而是因为他没有准备,这等于是当头一棒,而这个问题的根源,当然是要怪印千华了。
  这么重要的事,应该是马上通知仲华的,但是印千华非但没有及时通知仲华书记办公会上的情况,甚至他都没有去想这方面的事,因为他请示过仲枫阳了,而且这事也到此为止了,他觉得没必要说这样的废话。
  但是有人恰恰利用了这个机会,这个人就是朱明水。
  当书记办公会上罗明江提议免去司南下的湖州市市委书记时,朱明水的脑子灵机一动,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那就是如果成功狙击这次人事调动,那么司南下会倒向哪一边,是依旧跟着罗明江,还是会选择剩下的三人,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人去慢慢的操作这件事,既能让司南下知道这背后的故事,还要因势利导的将司南下的阵营悄悄的转过来。

  朱明水瞬间就选择了丁长生,这件事要是做成了,对px项目有很大的好处,因为司南下是支持px项目的,他是因为罗明江的反对才不得已反对的,如果换一个人,不见得能支持px项目,所以朱明水宁愿冒险留下司南下。
  从眼前的局势看,似乎是成功的,剩下的事就是司南下怎么摆平湖州内部的分歧,这才是成功的关键,必须让司南下在湖州市委重新找到信心,这就需要政绩,而纺织厂的开发和旧城改造就是切入点。
  “现在房地产项目很赚钱,与其让人家把那些利润拿走,不如我们自己做,这些钱还可以解决我们自己老百姓的困难,各位,这也是解决我们财政的一针强心剂,仲华,我的理解,你是同意这个方案?”司南下紧追不舍的问道。
  “嗯,我同意”  。仲华终于是给了痛快话,而那条短信也没有发出去,因为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坤成,你的意见呢?”司南下又看向了邸坤成问道。
  “我没意见,既然书记决定了,这件事越早实施越好,长生,你再去和纺织厂的工人们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连夜磋商这件事,今晚湖州会有雨,那些工人们在市委大门口淋坏了怎么办?刚才的事多危险,等会我到医院去看看那名工人的抢救情况,你陪我去”。邸坤成说道。
  “那好,长生,你去联系,看看什么时候能谈”。司南下吩咐丁长生道。
  “还有其他人有什么意见吗?如果没有意见,待会在会议记录上签字”。司南下说完看向了大伙,这个时候谁去找这个不自在呢,所以没人吱声。

  这样的常委会和其他的会议没什么区别,除非是像省委书记办公会那样的会议,除非是有人故意往外露,一般不会传出去,但是湖州市委常委会的保密程度实在是太差。
  半个小时后,蒋海洋接到了这个消息,开始的时候他以为这不可能,司南下没那么大的胆子,但是在打了几个电话后,蒋海洋确认这是真的了。
  “你说什么?”罗东秋接到蒋海洋的电话,也是感到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呢?
  “秋哥,这是真的,刚刚开完会,不会有错的,我们怎么办?司南下看来是不信任我们了,如果他真的这么干,我们的所有努力都白搭了”。蒋海洋小声提醒道。
  “这个混蛋,他把我们都给涮了,你等着我,我这就到湖州去”。罗东秋此时正在省城的家里,罗明江还没下班,但是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开车直接去了省委大院。

  罗明江此时正在接见一个市长,罗东秋直接就闯了进去,“你先出去一下,带上门”。罗东秋好像是省委书记一样,对那个市长说道。
  那名市长看了看罗明江,起身出去了,他没见过罗东秋,不知道这是谁,但是能在省委书记的办公室里这么说话的人中南省能有几个?
  罗东秋将湖州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自己的父亲罗明江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拿了一支烟,点燃后,抽了起来,而且这一停就是十分钟左右。
  罗东秋见自己的父亲在沉思,慢慢的找了地方坐下,虽然自己在外做生意,但是他心里清楚的很,如果没有父亲这棵大树,他别说是做生意挣钱了,不把自己的丨内丨裤赔进去就不错了。
  想一想,自己兜里的那些钱,有哪一分钱是凭着自己的真本事赚来的,不是这里投机,就是那里倒把,有些生意根本就是人家故意让自己赚钱,那些人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父亲手里的权力,所以,罗东秋在他父亲面前,虽然任性,但是绝不敢胡来。

  罗明江将抽剩下的烟蒂摁死在烟灰缸里,说道:“从湖州撤回来吧,那个项目不要惦记了”。
  “爸,我们前面费了那么大的劲,难道就这么放弃了?”罗东秋不解的问道。
  “很明显,司南下这是知道了什么,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这么做,我现在在想,到底是谁露了这事呢?”罗明江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罗东秋也感到很奇怪。
  “什么,意思?”罗东秋皱眉问道。

  罗明江无奈,只好将书记办公会上的事说了一遍,这下把罗东秋惊的不轻,难怪,难怪司南下敢这么干,看来是知道了父亲要撤换他,这才孤注一掷的改变了对这个项目的态度  。 
  “那,我们真的没法挽回了?”罗东秋问道。
  “知足吧,我猜想,他们这次的目标应该不是这个项目,而是这个项目背后的东西,而且很有可能是最终的目标是我,万幸的是,他们动手早了点,如果这个项目真的给了你,到那个时候再动手,舆论压力可不就是在湖州市了,很可能连我都得受牵连,你明白吗?”罗明江心有余悸的说道。
  罗东秋也想到这一点,但是没有罗明江想的这么深,他只是庆幸,而没有想到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陷阱,不知道是他们内部出了问题,还是没有策划好,反正这一次罗明江父子是逃过了一劫。
  罗东秋从罗明江办公室出来,给蒋海洋打了个电话,让他不要再插手这个项目了,完全的撤出来,蒋海洋目瞪口呆,刚刚听了自己的汇报还火冒三丈的罗东秋,居然到最后是这么一个态度,这让蒋海洋很是不解。
  蒋海洋挂了电话,气的啪的一声将电话摔在了地上,新买的手机又被摔烂了,在一边坐着摆弄手枪的谭大庆吓了一跳。
  蒋海洋气呼呼的坐在了沙发上,拿起一瓶红酒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然后随手一扔,还有半瓶子酒的酒瓶在地板上摔了个稀巴烂。

  “蒋少,出什么事了?”谭大庆问道。
  “司南下这个老东西,把我们都骗了,这下我的损失真是够惨的,至少也得损失几千万,这个老东西,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连省委书记的话都敢不听,狗日的东西”。蒋海洋恶狠狠的骂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