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2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就拿起了茶几上的香蕉说:“市长,你尝下,这是刚来的,味道不错。”
  秋紫云正在沉默的想一些问题,她不仅要考虑自己,还要为华子建的未来想想,她不希望华子建作为自己和华书记斗争的牺牲品,自己既然把他带进了这暗流汹涌的浑水潭,那就一定要帮他度过重重的险滩和暗礁,现在华书记老是想从他身上找个突破口,就是最大的一个险滩,可现在应该怎么办?
  她心不在焉的接过了香蕉,看了看说:“这东西也不容易,一路颠簸,到了内地,好多都在路上撞坏了。”也许她是想用这个比喻一下仕途的艰险吧。
  华子建听她说到香蕉的撞坏,就想到了一个故事,他要逗秋紫云高兴起来就说:“说到香蕉撞坏的问题,我还见过一个真实的故事呢。”
  “奥,什么故事啊,给我说说。”
  秋紫云感兴趣的问,在她的记忆里,华子建从来没给自己说过故事,除了疯狂的时候把自己当成情人,平常总是把自己当做领导,对自己是尊敬有加,亲热不足,也许这正是他可爱的地方,他总是知道本分,而不是张狂。
  华子建就很正经的说:“有一次我去省城办事,那时候出差在外都是坐公交,我上车后就见一个妇女手上拿着个香蕉,我坐的离她不远,车上人很多,见她怕香蕉被挤坏,就放到了后面裤子的口袋,她一个手抓住公交的扶手,一个手就把后面的香蕉抓住,车走了好几站的路,这时候就听他身后的一个男士哭丧着脸对她说:大姐,你现在放手好吗,我都被你抓几站路了。”
  秋紫云还在听,见他不讲了,一时没反应过来,但是看到他那脸上特有的坏坏的笑以后,就什么都明白了,她一直保持的清高矜持和具有震慑力的气质再也撑不住了,一下就笑倒在了沙发上。

  最近这几年很少有人敢于在她的面前说这样带点荤的笑话了,不是她太过威严,而是和她在一起的人往往会自轻自贱,会战战兢兢,因为她有权,高傲,美丽,矜持。
  看她笑成这样,华子建的心里多少有了点安慰,他也很关心她,牵挂她,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让她为难和头疼,就继续很严肃的问:“秋市长,你还吃香蕉吗?”
  秋紫云已经笑的气都接不上了,他还要逗,就一把抓住了华子建的“香蕉”呵呵的笑着说:“走,我们也去坐公交去。”
  华子建也装不下去严肃了,就抱着秋紫云的头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华子建是站在沙发旁边的,秋紫云是坐在那里,华子建现在这么一抱,很自然的就把秋紫云这脸埋在了自己那个最薄弱的地方,本来就是夏末,华子建也就穿了一条单裤,他是不是穿的有裤头,我到不很清楚,他就感觉到了一阵的热气从裤子外面呼了进去,真个身子一嘛,那敏感的话儿就腾空而起。
  秋紫云在那地方哈了一口气是故意的,没想到华子建反应是如此的凶猛,秋紫云也是身体一麻,整个人就柔软了下来,任凭华子建抱着自己的头在那个地方蹭了起来。

  一霎时,两人所有的对华书记的担心都消失了,他们就有了一份浪漫和温馨,而夹在在其中的还有两人的喘息和一些渴望。
  对华子建来说,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快乐和享受,他的天在旋转,地在模糊,也也走入了天堂的宫殿,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喘着粗气,把秋紫云那美丽的头颅抱的紧紧的,快要奔溃了。
  她的脸色桃红一片,他的眼中柔情万千,华子建就一下子把她抱了起来,低着头,如痴如醉的看着她的眼,说:“我要你,现在就要。”
  秋紫云娇媚慵懒的说:“抱紧我,在紧一点。我是你的,什么都是你的。”
  秋紫云那冷艳媚人的眼中迷迷蒙蒙,而那嫣红的嘴唇在不断的娇喘,又像是对华子建不断的召唤。
  华子建就闭上眼睛,俯身吻了下去,一瞬间有电流通过两人的全身,华子建只是感受到有两片柔软的嘴唇在自己的嘴唇上磨蹭,没有更加深入,只是轻轻的压在自己唇上,小心翼翼,生怕弄痛了她,秋紫云方才还是紧绷著的身体开始慢慢放松了下来,她接受了华子建如清风一般的吻,这甜蜜轻柔美好的一吻。

  后来,华子建把她放在了里间的床上,她头发散开,依然是那楚楚动人脸颊,美丽的大眼睛,呼扇呼扇的,就像要飞起来似的,甜甜的嘴唇,细腻的肌肤,匀称的大腿,他吻了她好久,他吻遍了她的全身.........。
  在秋紫云离开的时候,她还是不断的叮嘱华子建一定要在最近这个时候小心防备,不要让华书记找到破绽,有的话她没有详细的说,但华子建依然可以从她那只言片语中听出一些让他不安的信息——江北省的政治格局正在进入一种难以预测的,纷繁变化的动荡之中。
  送走了秋紫云,华子建也没有出县政府了,下午有两个电话邀请他吃饭的,他都拒绝了,对于无谓的应酬,他开始逐步在回避,出了自己实在不大喜欢那样的场面外,他也知道自己要慎言谨行了,自己现在不完全是一个人的荣辱问题,自己的好坏还会影响到秋紫云,假如是因为自己让秋紫云受到伤害,那真是罪莫大焉。
  他就在办公室看看书,看看文件,后来还接到了安子若一个电话,安子若说她自己已经想通了很多问题,她也可以理解华子建的心态,只是希望华子建还能把她当成好朋友,好知己对待,这样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华子建也像是放下了这背负的承重包袱,他的心头没有了这些年因为安子若而产生的心痛的感觉,他似乎有了一种轻松,一种解脱,在过去的那些岁月里,他是那样的虔诚的断定,自己没有了安子若,这一生都会在爱情的痛苦中度过。
  而此刻,他却有了一种宁静,一种祥和,一种再也不会为爱情失魂落魄的信心,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出现,难道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得不到的永远宝贵。

  是不是因为自己对安子若已经可以垂手可得了,所以那过去的浓浓期待和幻觉都变得异常清晰和现实,很多在痛苦和无望的怀念中,把许许多多感情和认识都过于美化了,当尘埃落定的时候,自己就可以更为理智的看待双方的距离和感情的差异。
  安子若的确不错,可是对这样一个女强人,华子建是有畏惧的,他在安子若的面前,永远是不能放开,永远是心存顾忌,也永远是有点自鄙,这样的感觉在对比了自己和华悦莲相处以后就更为明显,华悦莲带给华子建的是涓涓细流般的温存,没有压力,没有残破的回忆,更没有一点点的自鄙,华子建在每次和华悦莲相处时,都是愉快的,这种快乐有时候会延续几天。
  就在刚才,就在安子若还没有打来电话的时候,华子建就想到过华悦莲,当时连华子建自己都有点惊讶,自己和秋紫云分手没有多长时间,自己的激情还没完全的消容下去,为什么自己就会想到华悦莲呢?难道她比秋紫云带给自己的快乐还要深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