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6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洛小北一愣,说为什么啊,你现在受了重伤,我可得好好照顾你啊?
  屈胖三说我的伤势是小,当务之急,是得找一个地方躲起来,然后想办法逃出蓬莱岛去。
  我也有些意外,说赵公明不是已经死了么,为什么我们还要逃?
  屈胖三叹了一口气,说不管赵公明是死是活,我们在东海蓬莱岛的这帮高层心里,都是眼中刺肉中钉,是要除之而后快的麻烦;不说我们进入过了那陷空洞,就因为你我杀了赵公明,她们为了稳定住蓬莱岛和碧游宫中赵公明的手下情绪,都得拿我们来开刀——这一点,无论是海公主,还是凤长老,态度都是确凿无疑的。

  我听了心里憋闷,说她们不也是想要对赵公明杀之而后快?
  屈胖三说这帮娘们,背地里一套,嘴上另一套,都是为了安定团结,谁也不会贸然挑起战争,才会让我们这两个不相干的人物来出头,而现在,她们肯定会打着给赵公明报仇的旗号,将那老东西手下的势力给收归于旗下……
  我依旧不理解,说我们不是有协议的么?
  屈胖三冷哼,说协议对于这帮娘们来说,不过只是一块遮羞布而已,为了达到目的,说违反就违反,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心理障碍?你看海公主不早就违反了么?
  听到了屈胖三的话语,对于蓬莱岛有几分了解的洛小北没有再纠结了,说那我找个地方,将你们给藏起来。
  屈胖三说不用,你走就是了,我们自己来。
  洛小北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说你们不相信我?
  屈胖三见不得女孩子掉眼泪,说若是你姐姐,我肯定不会信,但你却不同;只不过今夜你已经露过了面,肯定会被人盯上的,跟我们搅合在一起,只会连累你,不如就此告别,日后再相见——不过你也别担心,凭着我们的本事,区区东海蓬莱岛,还困不住我们兄弟伙。
  洛小北沉思了几秒钟,算是默认了这个现实,不过还是有些不甘心地说道:“那你们安全了,得托人带个口信给我。”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你放心,我们还会回来的。
  洛小北一愣,说你们还敢回来?
  屈胖三的脸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说碧游宫那帮人争权夺利,却拿老子当做棋子、枪手,最后还过河拆桥,这事儿大人如何能够忍得?等大人有了绝对的实力,再王者归来,让这帮耍弄阴谋诡计的家伙瞧一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她们这些黏黏糊糊的玩意,到底算个啥狗屁?
  听到屈胖三这精神抖擞的话语,洛小北终于放心了。
  我们在一片低矮的居民区路口分离,瞧见洛小北消失于街角的巷口,我叹了一口气,感觉心底里沉甸甸的,而这个时候身体里的聚血蛊突然间也翻腾起来,弄得我突然间痛苦无比。
  它显然是吃坏了肚子。
  我强忍着疼痛,问屈胖三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我问第一句的时候,没有回应,又说了第二句。

  结果我才发现这家伙又陷入了昏迷中去。
  而这个时候整个码头社区一片钟声大作,街头巷尾都有人骑着高头大马飞驰而过,显然是巡防营反应了过来。
  我一个人抱着屈胖三在巷子里,有些惶然无措,而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叔叔,要不要来我家……”
  聚血蛊在我的胸口翻腾,让我痛苦得快要疯狂,天旋地转之间,我打量这个叫我“叔叔”的孩子,这才发现她就是之前我们摆摊的时候,用一首歌换了面红豆杉木牌的那个女孩儿。
  屈胖三这个家伙别看小,但撩妹的手段着实比我这个活了二三十年的家伙强得太多。
  他也不白送,让小女孩儿唱了一首歌,不但是给众人一个交代,也让小女孩儿觉得没有那么尴尬,并不认为这是一种施舍。

  屈胖三对于别人心理的把握,堪称大师级的水平。
  我此刻是有些撑不住了,恐怕再拖一点儿时间,就要晕倒在这小巷子里,于是没有多犹豫,小心地问道:“可以么?”
  小女孩儿使劲儿地点了点头,说嗯。
  她上前过来扶我,我没有让她帮忙,而是叫她领路,带我去她家。
  小女孩的家就在巷子尽头,一个破落的小院子。

  她带着我进来,然后将门拴给插上,这时里屋传来了动静,有一个虚弱的声音问道:“多宝,大晚上的,你跑哪儿去?”
  小女孩儿瞧见我面露疑惑,跟我解释道:“是我娘……”
  里面的人听到了,又问道:“多宝,你跟谁在院子里呢?”
  她叫多宝?
  好古怪的名字,跟加多宝、王老吉有什么关系?
  小女孩将我给引入了里屋去,我瞧见这家里面算不得富裕,布置也十分陈旧,不过倒也还算是比较整洁,在床上躺着一个妇人,此刻撑着身子半坐起来,瞧见小女孩儿多宝领着一个怀抱小孩的陌生男人走进来,不由得一脸惊慌。
  而这个时候,小女孩儿赶忙上前,跟她解释我的身份。
  当听到我们便是送多宝红豆相思牌的好心人,妇人脸上的防备一下子就解除了,变得激动起来,对我连忙感激,开口闭口,皆称恩公。
  我不确定屈胖三那牌子的疗效,问了她一下病情,这才得知居然真的有效,原来都只能躺在床上等死了,这才几天时间,都已经可以下床了,着实不错。
  如此聊了几句,外面马蹄声大作,有哨声和钟声敲响,一片热闹,妇人方才问起我的情况来。
  我想了一下,决定不再隐瞒,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

  当得知我们被赵公明诬陷,最后奋起反抗,最终联合多人,将其击杀的事情经过后,妇人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拉着多宝要给我磕头。
  瞧见多宝懵懵懂懂地跪下去,我慌忙拦住,说大姐你这是做什么?
  妇人流着眼泪,说我家那死鬼当初就是在巡防营里给赵公明干活,结果不明不白就没了消息,后来才知道死在了海上,到底怎么死的,也没有一个说法,连具尸首都瞧见;也正因为如此,我们连抚恤金都没有领到,要不是他巡防营里的那些老兄弟照顾,我们娘俩儿可都饿死了——后来我听人悄悄跟我说,我家那死鬼是不肯听赵公明的话,给他亲手杀了的……
  多宝也一脸认真地说道:“对,赵公明是个大坏蛋!”
  我听完这段,叹息了一声,说大姐,节哀顺变。
  妇人擦去眼泪,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恩公,你便在我这里躲上几天,等到风头过去了,我豁出老脸,去找人帮忙,到时候送你离开蓬莱岛。
  我说那个倒不用,我们在这里养一下伤就好。

  我此刻有点儿支撑不住了,跟她又聊了几句,妇人也瞧出了我的精力不济,便张罗着将我们安置在侧厢房里,带着女儿收拾了一下之后,便关门离开。
  我不确定这妇人是否值得相信,但此刻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将屈胖三安放在床上,我也往上一躺。
  潮水一般的痛苦,立刻就席卷了我的全身。
  日期:2016-04-18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