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2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旦这个案子办到谭大庆的头上,那么丨警丨察对谭大庆的追捕力度将不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就是另外一个层面了,那么谭大庆要是在追捕过程中死了,这个案子就定在了谭大庆的头上,要是不死,那谭大庆之前干的那些事也能结案了。
  第三个私心就是关于耿长文很可能会到湖州市公丨安丨局任职局长,他也是想着凭借这个案子在湖州市局站稳脚跟,但是丁长生就偏偏不能让他如愿,一旦如愿,市局将很快机会彻底被整顿,丁长生经营的这些势力很可能被连根拔起,所以,即便是你能来到湖州市局,后面的任职过程会是怎么样一个情况,那还得另说着呢。
  调查组的事情确定了之后,立刻就要展开工作,其他的人开完后也就没事了,都陆续离开了会议室,接下来这个会议室也就成了调查组的办公场所。 
  “都走了,调查组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怎么办?”邸坤成看着空空荡荡的会议室,问道。
  “市长,我虽然是学法律的,但是并没有实践操作过,我得调几个人过来,否则的话,就我们两个是没法开展工作的”。
  “行,你尽管调,用得到谁,就调谁过来”。邸坤成起身解开了衬衫的一个扣子,看着市委大门前围着的那些纺织厂的工人,一时间还真是没办法解决,虽然组成了调查组,但是这个调查组起到什么作用,还是不可预知。

  丁长生稀里哗啦打了几个电话,调进来的人有胡佳佳,梁一仓,还有公丨安丨局的政委兰晓珊,而邸坤成想了想,就把楚鹤轩也叫过来了,市政府那边他最信得过的就是楚鹤轩了,自己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可以,要是守在这里那是不可能的,市政府那边也是千头万绪的事呢  。
  在等这些人人来的过程中,邸坤成和丁长生并肩站在会议室的玻璃后面,看着外面的那些纺织厂的工人们,一时间居然想不到该说什么了。
  “我想不到你会来,在很多人看来,这就是一趟浑水,有多远就躲多远,你小子,还真是有胆子”。过了一会,邸坤成转脸看了一眼丁长生,说道。
  “做人,不能只想着自己吧,同样,邸市长,你能接过这个担子,我也是没想到,我还以为是司书记亲自担任组长呢”。丁长生笑道。

  “嗯,说说吧,接下来该怎么办?”邸坤成的脸色一阴,接下来才是最艰难的,漂亮话谁都会说,关键是怎么承诺,承诺了之后该怎么善后,这都是接下来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我看,还是先找纺织厂的头头们对话,尤其是何大奎,不然的话,我们和下面这些人永远也不可能说到一起去,因为他们也做不了全厂的主,你在这里等他们吧,我先走一步,我看看何大奎在不在下面,要是在的话,叫上来谈谈,要是不在的话,我去何大奎家里看看,这件事除了何大奎别想谈成”。丁长生说道。
  “那好,你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小心点”。邸坤成关心道。
  丁长生离开市委大楼后,到了大门前,那些保安已经买来了水,很多人都已经开始过来接水喝了,但是看到丁长生出现,眼睛的还是充满了敌意的,在他们认为,这个大楼里出来的这些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都是吃人不吐渣滓的败类。
  丁长生站在门口扫了一眼,看到了刘家成,于是向刘家成走去,但是他的身后慢慢的跟来了十几个人,虽然这些人没拿东西,可是只要你一拳我一拳的,也一样会把人打的不轻。
  门里的保安可是乱了套了,都赶回保安室拿武器准备出去保卫丁长生,尤其是那个保安队长,叫唤的最厉害,丁长生听到了这一切,回头看了一眼。
  “你们干什么,都给我滚回去,添乱”。丁长生当然不是对自己身后的那些纺织厂的工人说的,而是呵斥的保安,那些保安本来是拿着家伙就要冲出来了,而门口的那些群众也开始骚动起来,要不是丁长生这一嗓子及时制止,立刻就可能发生一场混战  。
  那些保安见丁长生这么说,赶紧缩回了市委大院,但是隔着围墙和伸缩门,密切注视着这里的动静。
  丁长生下楼后,邸坤成就一直看着下面的动静,当看到丁长生被那些人围起来时,他的心也揪了起来,这调查组刚刚成立,寸功未立就要出事吗?这是邸坤成绝对不能允许的,他都拿起来电话准备打给门卫了,但是却被丁长生回头的那一瞬间给吸引住了,他不知道丁长生说了什么,但是保安却回来了,可是那些围着丁长生的人却愈发的多了。
  “你知道我是谁吧,何大奎在哪里,我要见他”。丁长生对刘家成说道。
  “你谁啊,我凭什么听你的?”刘家成一直对丁长生耿耿于怀,所以,这一次煽动人来这里围堵市委他是主要策划人和负责人,这些人有的想走都被他打了回来。

  “刘家成,既然想做流氓,那就得好好学学法律,懂法律的流氓才是有前途的流氓,既然你这么无知,我就先给你普及一下法律知识,知道什么叫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吗?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是指组织、策划、指挥或者积极参加聚众强行侵入国家机关的活动,致使国家机关工作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对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你看看那里”。丁长生说完指着市委大门口的摄像头,这里是市委机关,摄像头可不止一个,所以这条街上发生的一切都可以从这些摄像头里看到。

  “刘家成,那些群众,国家是不会和他们计较的,因为他们确实是纺织厂的工人,这件事事关他们的切身利益,但是你,我相信你就是来浑水摸鱼的,我告诉你,你想错了,既然法律有规定,可以判十年,在湖州,我就能保证判你十年,而且你想到外地监狱去,也没门,就在湖州关着,我只要一天在中南省,我就能保证你关满十年,减刑都没有可能你信不信?”丁长生冷冷的说道,虽然现在已经是夏天,但是每个在场的人都听到了丁长生嘴里的冰碴子响声。

  刘家成也就是在这些老百姓中间横,遇到丁长生这样更不讲理的,丝毫没有办法,而且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刘家成对丁长生这个人打听了不少消息,本来是打算报复丁长生的,但是打听了一阵后,这点胆子也吓没了。
  正如丁长生预料的那样,何大奎并不在现场,而且以这种方式威逼政府,也不是他的他的意思,只是他对这种行为没有阻止而已,所以一旦追责,何大奎一点责任都没有。 
  丁长生到了何大奎的家里,而那些在市委大门口堵门的人不放心丁长生会对何大奎做什么,所以,包括刘家成在内的不少人都跟着到了何大奎的家里。
  “何厂长,无论怎么说,是市里的工作没做好,这一点我们承认,但是说到底,这件事还是要解决吧,市里已经成立了调查组,对纺织厂工人门的诉求和这起命案一并调查,不出一个公正的结果,这个调查组将一直存在下去,直到全部问题都解决了为止”。丁长生看着一夜老了不少的何大奎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