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0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入城之后酒井隆随即宣布“放假”,此举被认为放任士兵进行烧杀抢掠。大量的店铺被洗劫一空并封门,杀害无辜居民和**妇女的暴行屡屡发生。在离跑马地不远的蓝塘道,一户居民全家八口皆被日军杀害。在皇后大道西,一名老年妇女因为听不懂日语试图通过马路被日军当场开枪打死。在深水元州街,一名中年妇女背着小孩上街买菜回来时正好遇上戒严,她九岁的大儿子试图穿过马路迎接妈妈和弟弟,竟然被日军开枪全部打死,类似的杀戮俯首皆是。日军还将香港库存的九十五万担大米掠走八十万担充作军粮,直接导致了香港的粮荒。1946年8月27日,劣迹斑斑、血债累累的酒井隆被南京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并于9月30日押解雨花台执行枪决,死有余辜!

  占领香港后日军随即成立了军政厅,由酒井隆出任了最高长官,香港人所称的三年零八个月“日治时期”自此开始。
  1942年2月20日,“香港占领地政府”正式成立,军政府时期宣告结束。占领地政府总部设于香港岛中环的香港汇丰总行大厦,半岛酒店则改为军方总部。香港占领地总督部成为当时香港最高的行政机关,亦是日本战时内阁的直辖机构之一。日本没有于筹组傀儡的“自治政府”,故香港的地位相等于当时的台湾和朝鲜。
  有了政府就要派总督。接替酒井隆成为首任香港总督的人大家也不陌生,那就是前边多次露过头的三大中国通之一的矶谷廉介。
  前文已经说过,诺门罕战役日本战败之后当时的关东军参谋长矶谷廉介被打入预备役。由于和东条英机是铁哥们儿,早已不甘寂寞的矶谷终于借此机会重出江湖。在台儿庄被李宗仁打得鼻青脸肿,在诺门罕被朱可夫打得找不着北的常败将军矶谷打仗不怎么行抓经济却确实有两把刷子。矶谷担任港督期间,日军从香港大肆掠夺各种物资。矶谷强迫香港市民拿港币换取毫无保证的日本军票。起初军票对港币的兑换比率定为一比二,到1942年10月改为一比四,到1943年6月31日则干脆宣布禁用港币,居民必须在限期内到银行把手中的港币兑换成军票,违者杀无赦。通过赤裸裸的金融掠夺把战前香港流通的1.6亿港币中的1亿港币弄到自己手中,而战后军票成了毫无用处的废纸。港日政府还多次发动“献铜运动”,强迫市民将铜制品捐出以供日方制造武器,连总督府门前原属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总行的两只铜狮子亦差点未能幸免。

  在日本统治初期香港居民每人每天只能领到六两四钱的配给米,很多人被迫以树叶、番薯藤、木薯粉充饥。其后由于米缺乏改为配给日本萝卜作粮食。到了战争中期粮食发生恐慌,矶谷再次下令改变配给制度,只配给日本人聘用的公务人员。结果造成港岛米价飞涨,每斤由数元涨到二百多元。因为粮食日趋缺少日方的定额配给制度于1944年取消,改以自由买卖,但很多市民因负担不起粮食价格疯狂通胀而饿死。物资和粮食的极度匮乏使得港日政府大力推行疏散政策,迫使香港居民迁回内地。到1945年日本投降时,香港的居民人数降至不到70万,只有战前人口的一半。

  物质上的盘剥还不够,港日政府对港人精神上的奴役也随之展开。矶谷在港岛推行日化教育,禁止使用英语,把香港街道及地名悉数篡改为日本地名。战前香港有学校649所,至日治时期结束时只剩下34所,学生人数也由1941年的118000人跌至1945年仅4000人,几乎所有的适学儿童失学。港日政府废除公元纪年,改以日本使用的“昭和”年号,还将香港标准时间拨快一小时让香港和东京的时间保持一致,——此即为所谓的“大东亚共荣”。

  香港被日本占领后,中国大陆少了一个资源补给的中转站,对中国的抗战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完败的战争中也会偶有亮点,这次的亮点意外地属于一个中国人,他就是1939年就到香港出任重庆国民政府驻港全权联络代表的陈策。1893年出生的国民党海军中将陈策在抗战爆发后曾任虎门要塞司令,1938年曾使用反间计诱使日军登陆虎门在海上击毙日军百余人。陈策亦在这次战斗中被日军炮火击中左腿截肢,人称“独腿将军”。
  战前陈策利用他全权代表的身份统筹华人在香港进行的抗日工作,包括建立地下抗日武装、使用各种合法及非法手段组织运送物资到中国后方等,还负责重庆政府和香港的军事联系。就在香港投降的12月25日,杨慕琦在下达投降命令之前向陈策做了通报。得知消息后的陈策声称“宁可战死不作降俘”,遂决定乘船突围,英军随即将仅余的数艘鱼雷艇交由陈策指挥,同时十多名英国军官及三十多名士兵和情报人员亦决定随队突围。

  突围途中陈策所乘鱼雷艇被日军发现并遭到射击,陈策手腕中弹落入水中。幸得副官徐亨少校跳入水中背负游水上岸获救。最后陈策等数十人成功逃离香港,那些英国官兵经惠州、云南、缅甸、印度等地辗转回到英伦三岛。为表彰陈策在香港战役中的出色表现,英国女王特授予陈策“帝国骑士司令勋章”和大英帝国爵士称号。
  这是二战中中国人仅获的两枚英国勋章之一,另一个获得勋章的就是大家熟悉的孙立人,他和陈策一样在仁安羌救过被围困的英国人。看来这英国女王不但小抠也缺乏气度,只有救了她臣民的人她才给发个烂牌子。
  让人颇感意外的是,与香港近在咫尺的澳门竟然能够在太平洋战争中得以幸免。日本占领了东南亚的广大地区,除了泰国因为投入日本的怀抱参与对同盟国作战之外,日军唯独放过的就是对弹丸之地澳门。究其原因,在于来自遥远南美国度巴西的一个外交照会吓住了日本人。
  早在十六世纪初南美的巴西就沦为葡萄牙的殖民地。由于地广人稀,葡萄牙不断向巴西移民。但葡萄牙本国也仅有五六百万人,到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土地辽阔的巴西才只有300万人口。为发展巴西经济,葡萄牙政府派员来澳门与清政府协商移民巴西,一向留恋故土的中国人对此不感兴趣。葡萄牙转而与地狭人多的日本商量,喜出望外的日本人很快就答应了,并从此陆续向巴西输出大量的人力。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移居巴西的日本侨民已超过了三十万。

  面对太平洋战争初期日本在远东的大肆侵略扩张,作为中立国的葡萄牙感到非常紧张,担心日本会放羊拾柴火捎带着灭掉澳门,如果日本真那样做的话澳门除了投降没有第二条路。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过,与巴西关系极为密切的葡萄牙政府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他们让巴西给日本外务省发去了一个照会,照会称:“如果日本人胆敢以武力入侵澳门的话,巴西就把所有的日侨撵回本国。”——你敢打我亲戚,我就打你孩子!

  这一照会还真管用,日本人吓出了一身冷汗。若三十万人一起被扫地出门赶回老家,不仅会造成混乱还会衍生出很多的麻烦。不怕药便宜就怕药对症,这一下真号住了日本人的脉。再说攻占澳门也并无多大的军事意义,投鼠忌器的日本人因此始终没有对澳门下手。
  与香港的“日治时期”相对应,澳门也经历了三年八个月的“风潮时期”。在这期间澳门反而因孤岛的地位而获得畸型的繁荣,持有不义之财的汉奸、特务、土匪与奸商纷纷到澳门消遣,使澳门的赌场、烟馆、Ji院有增无减。另外随着大量黄金、白银与外币流入澳门,内地的不少银号也随之迁澳,使澳门的金融市场获得了空前的盛况。同时由于海上交通断绝,海外洋米无法输入,粮食只能来自于内地,而日军、汉奸又从中囤积居奇谋取暴利,澳门粮价日渐高升,有大量的平民因为饥饿及由此造成的营养不良而失去生命。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澳门也结束了“风潮时期”,不再是东亚的“孤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