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2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不敢在办公楼道里多停留,怕看到别人轻蔑的目光,她更不敢在华子建存在的地方出现,她怕看到华子建那微笑的目光。
  不错,华子建还是在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遇见了仲菲依,华子建真的是在微笑,一如往昔的微笑,甚至于华子建还有想要和仲菲依打个招呼的举动。
  仲菲依逃掉了,她快速的从华子建的身边走过,她低着头,眼中充满了委屈的泪花。

  华子建倾听着仲菲依匆忙的脚步声,他叹息一声,他可以理解此刻仲菲依的心情,真的说,华子建没有想要羞辱和责怪仲菲依的意思,他可以想象仲菲依有她太多的无奈,和难以选择的局面,他不计较这些,他洞悉官场所有的内涵,他知道在这里本来就是如此,一切行为都在形势不断变换中调整,朋友可以成对手,对手也可能变为同盟。
  他就想,或者自己应该找个时间好好的和仲菲依谈一谈,没有必要因为这一件事情让仲菲依背上沉重的包袱,她还年轻,她的心态会影响到她未来几十年。
  但华子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这个机会,他只能默默的希望,希望仲菲依可以摆脱这种心理的压力。
  不说他们两人为此事在伤神,还有一个人也闷闷不乐,那就是县委的副书记齐阳良,快下班的时候,他的小舅子乔小武给他来了一个电话,说局里已经和他谈话了,准备把他调到局里刑警队去,看起来城关所的所长是保不住了。
  齐阳良有点纳闷的问:“怎么这么突然,没听你们局里说过这事情,是不是准备调你当刑警大队长。”
  乔小武委屈的说:“那是啊,前几天我在酒吧遇见华县长了,说话重了一点,把他得罪了,我就知道要糟,没想到这就来了。”
  齐阳良一听这事情涉及到了华子建,也就明白为什么郭局长没给自己汇报,敢于直接对乔小武动手了,人家是有华子建在背后撑腰啊,但你老郭就不给我一点面子吗?好歹我的排名还在华子建的前面。
  齐阳良阴沉下脸,说:“让你低调一点,总是不听,现在连副县长都敢得罪了,你的事情我管不了,公丨安丨局是华县长分管的,我不好插手。”
  说完,也不管那面 乔小武有没有说完话,他直接酒吧电话挂断了。
  放下电话,齐阳良就冷冷的坐了下来,心里很不舒服,华子建和自己过去到是没有什么过节,两人也是相交平淡,不过再怎么说, 乔小武是自己的小舅子,你华子建要动他也应该给自己留点面子,是不是感觉自己平常不够强势,你们都满不在乎??
  他就拿起了电话,准备给郭局长打过去,敲打敲打他。
  拿起电话,齐阳良又犹豫了,现在不是郭局长一个人的问题,还有个华子建夹在中间,而且这局里内部的调整自己反应过度也有**份,看来这事情还的从长计较。
  齐阳良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很阴沉,他的深藏不露和呲目必报在洋河县人所共知,在很多时候,人们如果必须在吴书记和他之间做出一个选择,那么也实在没人敢于选择得罪他的,得罪了吴书记,受罪的难免的,但未必就彻底完蛋,得罪了齐阳良,他一定会找机会一棒子把你打翻,让你永远难以翻身。
  齐阳良一点都不会鲁莽,他在对付任何人以前,都会细思慢想,考虑清楚的,现在华子建虽然没有他的排名靠前,但华子建身后有秋紫云隐隐约约的身影,这是齐阳良很有顾忌的地方,所以他只能先忍了这口气,没有绝杀的招数,他是不会轻易露出牙齿的。
  何况华子建最近几天很是风光,几乎都成了洋河县的正义清廉的化身了,这个时候自己是不能和他为难的,好吧,那不急,我们就等等,看看到底最后谁在洋河县更厉害。
  下班以后,齐阳良副书记怀着郁闷的心情,回到了家。老婆倒是很亲热的端茶递水,准备好晚饭,招呼他坐下来吃。
  齐阳良心中暗暗的称奇,今天难道小舅子就没来找他大姐,这不可能啊,按他往常的惯例,遇到屁大个事情,他都要来给他大姐诉苦求告的。
  但要是找了,老婆怎么只字未提,齐阳良他是有点想不通了。
  两人闲谈着吃完了饭,看看电视,时间不早就洗洗上了床。
  在床上齐阳良的老婆见他心情不是太好,也不敢乱说话,就自己在床上,不声不响的脱光了衣裳,靠在了齐阳良的身上,一支小手就放进了齐阳良的裤~头,握着那软面陪他看书。
  齐阳良起初也没怎么在意,在他靠床上看书和思考问题的时候,他是喜欢这样被把玩的。

  后来慢慢的下面就弄出了动静,齐阳良想想自己最近老是生气,很多事情都不顺畅,也冷落了老婆,就有了点歉意,对老婆说:“你隐犯了是吧。”
  他老婆娇笑着说:“不是我隐犯了,是怕你每天出去乱转,我想先把你子丨弹丨卸了,免得你出去打错了人。”。
  齐阳良难得的露出了笑容说:“胡说什么呢,我十几年的子丨弹丨就从来没有脱过靶。”
  说话里就放手放进了被窝,握住了老婆那坨绵软的丰乳。
  他老婆就把嘴一撇说:“不是你打的好,是我这靶子老是跟你的子丨弹丨跑”。
  两人都咯咯的笑了起来,他老婆不由的手上使了点劲,齐阳良忙说:“轻点轻点,枪管折弯了,子丨弹丨卡壳”。
  两人调笑几句,都有点上火了,齐阳良忍不住的吞咽下口水,翻身上马,一路驰骋厮杀,直到最后滚下战马,落花流水。
  两人擦拭干净,这时候,他老婆才说:“阳良,你这个县委书记怎么当的,你小舅子让人家把所长个撸了,你也不管。”
  齐阳良叹口气,心想,原来她是在这等着自己呢?就说吗,那小子怎么可能不过来找。
  齐阳良有点怨愤的说:“这事情有点麻烦,你给小武说说,让他不要整天的乱惹事情,他所长的问题,我以后给他想办法,叫他再忍耐一段时间。”
  他老婆就有点责怪的说:“又不是局长,县长什么的大官,一个破所长你也为难,你给他们局里打个招呼不就得了。”
  齐阳良瞪了老婆一眼说:“你知道你那宝贝弟弟这次得罪的是谁?是华副县长,是专门分管他们的领导,你说我好去打招呼吗,让他先忍忍,以后有机会了再说。”
  他老婆一听,事情不像是弟弟给自己说的那么简单了,也不敢多嘴了,知道男人肯定是有所顾虑,一时半会的不好插手。
  齐阳良也有点累了,两人不再说话,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齐阳良的老婆一大早就给她弟弟打了个电话:“小武啊,我昨天给你姐夫说了,但你姐夫说这是华县长的意思,他暂时也不好办,让你忍耐一个阶段,以后有机会了一定帮你。”
  电话那头传乔小武咬牙切齿的声音:“妈的,这个华子建也忒不是东西了,我就看看他能狂多久。”

  他姐姐知道他那二流子脾气,有点担心的说:“你想干什么,你老实点,不要乱来。”
  乔小武在那么闷声说了句:“嗯,知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