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1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是东方人的委婉,有什么话都不愿意明说,分明是要上涨物价,它却先发表一些个人收入的增长报道,马上要房改,它就先说说中国土地的紧缺,特别是官场,下级第一要务,就是要赶快学会揣摩上级,高层那往往只有支言片语的背后含义,理解的程度和准确性,也决定于你,在仕途之路能走多远。
  等小张把卫生打扫完毕,也到了上班的时候,郭局长也赶了过来,华子建招呼他坐下,让小张给泡上一杯茶以后说:“老郭啊,我今天是想给你说说局里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你不要多心,也许我是主观臆断。”
  郭局长见华子建如此客气,心里就多了几份担忧,越是上级说的客气,事情也就越可能比较严重,他忙说:“华县长不用如此顾忌,有什么你就说,我是你的下级,说错了也没关系,何况华县长也不会说离谱的。”
  华子建就呵呵的笑笑说:“先谈点闲事,城关所的乔所长这人怎么样,你对他了解吗?”

  郭局长犹豫了一下,似乎有点什么预感的说:“这人表现一直不好,交结的也大都是些地痞流氓,在局里算是一个刺头的人物。”
  华子建就迷起了眼睛说:“那我就搞不清楚了,这样的人你还让他在那个位置上,是不是局里离了他就转不开了。”
  郭局长想了想,却又不无担心的说:“华县长的意思是把他拿下来。”
  华子建也反问了一句:“郭局认为他当所长合适吗?”

  郭局长摇了下头说:“肯定不合适,局里谁都知道他不合适,问题是他有个好姐夫叫齐阳良啊,你说我能怎么办?”
  华子建这才有点吃惊了,原来这姓乔的小子是县委齐副书记的小舅子,难怪如此嚣张,连郭局都不敢轻掳虎须,华子建眉头紧了紧,几个指头就在茶几上咚咚的敲了起来。
  郭局长也是一副忧虑的神情在看着他,知道现在华子建犯难了,以华子建的性格,他绝不会容忍这样的人在那素尸餐位,但他想要动乔小武,势必就会和副书记齐阳良结下梁子,这代价也有点太大了,不要看齐副书记每天唯唯诺诺的样子,他才是咬人不叫的类型。
  可是就这样让华子建放手,只怕也难,这华子建今天既然专程叫自己过来,没有个结果,他自己面子上也下不来啊,他也怕自己笑话他,这就叫进退为难了。
  同时,郭局长也为华子建有点担心,现在到处都在疯传华子建收贿的调查,他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今天怎么还有兴致来管这种事情,要是为这事情得罪了齐副书记,形势对他只怕更为严峻。
  郭局长就试探着给华子建一个台阶下:“华县长,要不这样吧,我们在观察一段时间,等局面稳定下来在拿他也不迟。”
  华子建停住了正在茶几上微微敲动的手指,看了一眼郭局长,他很快就明白郭局长在担心什么,他轻蔑的说:“管他是谁的小舅子,只要不合格,你就给我换,有什么问题推过来就是了,我来顶。”
  郭局长一愣,看他如此坚定,只好说:“只要你有决心,其他的事我来办。”
  华子建满意的看着他说:“好,那今天就这样定下来。”
  郭局长凝重的点点头。
  华子建就又把昨天自己看到的情况给郭局长说了一遍,最后说:“对我们公丨安丨系统存在的这种问题,我还是想请郭局能够重视一下,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该调整就调整,该脱警服的就给他脱了,不要顾虑太多。”
  郭局长苦笑一下说:“华县长,我没有顾虑那是假的,但今天既然说到这了,我会下大力气抓一抓这件事情的,怕只怕.....最后我一个人顶不住。”
  华子建哈哈的笑了说:“怕我先跑了,你放心吧,我不跑,还要在洋河折腾几年呢。”
  郭局长一下就睁大了双眼,瞪着华子建,脸上也有了欣喜之色,说:“那,那你的事情不要紧吧?”

  华子建嘿嘿的笑笑说:“我什么事情?你说受贿?嘿嘿,我倒想多受一点,可惜给的人太少。”
  郭局长也就爽朗的笑出了声,他从华子建笃定的笑容中,看出了华子建的轻松,知道他不会有什么事情了,本来他刚才答应是答应了,但还是打算回去把这事情拖一拖,等华子建最终的结论出来以后在办,自己实在不是齐副书记的对手,现在就完全不必了,有华子建在后面托着,自己在公丨安丨局内部做个调正,量你齐阳良也不好说什么。
  下午就传出了关于调查华子建的消息了,一下子满城都开始了议论,老百姓是交口称赞,原来这华县长还真是不错嘛!这样的领导现在太少了,就有人说:“我就知道华县长是个好官。”
  还有人说:“你看看人家到洋河县来以后,做的那几件事情,都是为老百姓的,不像有的领导,就知道捞油水。”
  这纷纷扬扬的议论很快的就把华子建定性为一个好干部了,华子建在洋河县的威信和声誉在这件事情之后有了一个超呼想象的提高,这是华子建自己都不曾想到的一个结局。

  然而,事情总是有它的两面性,在政府和县委,对华子建不为金钱所诱,去改善学生的行为他们大都不愿意谈论,也都很不以为然,华子建这样的人让一部分干部感到惭愧,也感到可怕,他们不希望提倡,更不希望抬高华子建的威望,他的存在对大家都是一个比较和威胁。
  就连市委的华书记在听到了刘永东的汇报后,也很为惊讶,这个华子建太过深沉,看起来不是简单的三招两式就能对付,一个在金钱面前都不为所动的人,他的志向,他的理想一定是远大和宏伟的,如果在加上华子建天生固有的睿智和狡诈,假以时日,他或者真的就会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
  华书记把华子建的名字就再一次的反复念叨了几遍,在柳林市很少有那个下级干部,特别是职位和他错的如此之大的干部,让华书记伤脑筋,可是华子建做到了,他在遥远的洋河县,就给华书记带来了难以摆脱的压力。
  华子建听得到这些理论,也看懂了不同群体对自己的心态,他没有过多的注重加在自己身上的光环,或者是看向自己的生分,隔阂的目光,他依然我行我素的忙着自己的工作,在这个时候,他就想起了那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格言,是的,随便你们怎么看待吧,我就是我。
  这是他,还有一个人就没有他这样的幸运了,仲菲依,仲菲依成了不管是老百姓,还是几大院干部嘲笑和蔑视的对象,她的名字已经和“背叛者”,“告密者”联在了一起,老百姓骂她是陷害忠良,差不多快把他和秦桧连在一起了。
  而所有的干部都开始了对她的提防,生怕有一天自己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仲菲依的手上,自己可没有华子建这样清白,坦然。
  仲菲依也是苦闷伤心,她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的演变会出现如此的结局,她有她的苦衷,她只是一个政治浪潮中的小人物,为了生存,为了自保,自己出卖了华子建。

  她以为华子建会因为此事调走,也幻想着不会有人知道是自己的出卖,可是自己显然也被出卖了,华书记出卖了自己,吴书记出卖了自己,他们让自己的行为公置天下,让自己的名字永远刻上了“告密者”这几个大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