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2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唐天河陪着司南下正在办公室里等着刘振东的汇报,所以刘振东也没敢耽搁,直接去了市委书记的办公室  。
  “书记好,局长好……”
  “行了,先不要客气了,赶紧汇报结果”。唐天河抬手挥了挥说道。
  “司书记,唐局,经过初步的勘察,结果很复杂,是这样的……”刘振东看过一遍后基本都记住了,所以汇报的时候只是看一些数字,其他的都是他口述的。
  越是汇报,司南下和唐天河的脸色就越难看,这么大的案子看来瞒是瞒不住了,等到刘振东的话音一落,司南下就问道:“振东,你们多久能破案?给我个期限”。
  “司书记,我们没法给这个期限,现在这个案子这么复杂,而且连案子的动机都没有找到呢,谈何破案的期限?”

  “不行,唐天河,刘振东,你们今天必须给我和期限,我待会要马上去门口安抚群众,要是没有个期限的话,这工作我没法做”。司南下说道。
  刘振东和唐天河面面相觑,这期限谁敢说到什么时候一定能破案,这不是强人所难吗?给你一个期限,你的工作是好做了,但是我们的工作怎么办?领导就是这么不讲理,所以没道理可讲。
  刘振东打定主意,反正唐天河在这里呢,自己绝对不会挑这个头。
  司南下看看唐天河,但是唐天河却苦笑一下说道:“司书记,这个期限确实是……”
  司南下不再说话,起身看了看楼下门口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大,而且这不单单是纺织厂的工人了,还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社会群众,这一旦是要闹起来,那局面可就真的控制不了啦。
  他走到门口,打开门对着外间的张和尘说道:“小张,通知在家的常委,半个小时后到市委会议室开会”。
  然后看都没看唐天河和刘振东,径直拿起红色电话拨通了省里的电话:“齐厅长吗?我是湖州司南下,对,摊上大事了,这不,向你求援了,昨晚湖州市发生重大命案,现在死亡人数是七人,想请你派一些精干力量来,帮助我们破案,给群众一个交代”。
  司南下的话,让齐文贺吓了一跳,死亡七个人,这如果是刑事案子的话,这可是大案子,而且省内已经一年没有发生死亡人数如此之多的案子了,看来今年的平安中南又要泡汤了。 
  “司书记,你确定这是刑事案子?”齐文贺不甘的问道。

  “是刑事案子,技术部门已经勘查过了,而且是枪击案,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着急”。司南下说道。
  “好,我这就派人下去,你们负责接待一下吧”。齐文贺说道。
  司南下放下了电话,又开始不停的拨打电话,将湖州发生的事先是汇报给了罗明江,接着是梁文祥,这两人听后,又开始做了一番部署,无非是群众的生命财产利益是第一位的,一定要早日破案云云,反正和没说也差不多,批示谁不会做,到头来还是要落实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期间,刘振东和唐天河面面相觑,都感觉很尴尬,司南下当着他们的面到省里去请人来破案,这不是打他们的脸吗?
  但是司南下心里也明白,门外还围着一大群的群众呢,湖州本地的公丨安丨还得维持秩序,所以也不想自己做的太过分了,于是开始出言安慰这两人  。

  “你们以为我不用你们破案而到省里请人下来心里好受吗?这是我们湖州的事,让外人插手进来,我也是不得已,希望你们能理解,一来,这个案子必须马上有个结果,不然的话,门口那些人怎么交代,你们也说了,案子你们没期限能破,可是我等不得,二来死了这么多人,我们公丨安丨局担不起这件事,必须要省里来人担这件事,否则的话,无论到最后你们破的了还是破不了,你们都没好果子吃,还不如现在就扔出去,至于怎么处理,我们听省厅的”。司南下不紧不慢的说道。

  要说刚才这两人心里的确是有怨言的,但是经司南下这么一说,刘振东和唐天河又不是傻子,这样以来,他们的责任就轻多了,而且这也符合中国官场的的准则嘛,遇到处理不了的事,汇报是最好的方法,上一级掌握着更多的资源,那么你们就该承担更多的责任,司南下这一招转嫁方式,的确是让湖州市公丨安丨局肩上的担子轻了不少。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省里来人负责这件案子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疯传要调到湖州来任局长的耿长文,刘振东一看到是耿长文,心里就在想,他怎么来了,他不是一直在负责华锦城的案子吗?
  “这是什么?”印千华拿着干部处打印出来的一张申请材料问梁可意道。
  “印部长,这是省公丨安丨厅一个干部下放的材料,好像是要到湖州任局长”。
  “到湖州任局长?”印千华眉头一皱反问道,因为仲华在湖州,所以印千华对湖州这个地方很敏感,一听是湖州,禁不住拿出来看了看,要是一般的材料,这个级别的他就不会仔细看了,因为这都是分管副部长都研究过了的,要是没有特殊的原因自己打回去也不大好看。

  “嗯,不过,干部处的人好像没打算把这件事报上来,是我的一个朋友问到这件事,我回来一查,没这件事,所以才问了一下干部处”。梁可意把事都挑到这个程度了,他焉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嗯,我知道了,这个材料先放我这里吧,谁办的这件事到时候来找我就行了”  。印千华虽然心里很不高兴的,虽然这只是一个处级干部的调动,但是不经过自己这里就擅自下发文件,这个口子不能开。
  晚上的时候,丁长生回到了湖州,而且还特意经过了市委大院门口的那条路,路口依然是被人堵着,不过比起早晨来,现在看起来仿佛是又严重了,因为他已经看到有人开始拿着铺盖卷在市委大院门口开始搭理床铺了,看来这是要长期坚持下去的征兆啊。
  不妙的是,这几天都是晴天,所以,这些人晚上睡在这里的可能性很大,这就意味着,市里不出台针对纺织厂工人被杀以及纺织厂倒闭后续问题的文件,这些人是不会走的。
  丁长生给刘振东打电话时,刘振东的电话几次都被他挂断了,看来刘振东现在不是在开会,就是在汇报工作,所以也就没再打电话,直接回家了。

  刘振东此时的确是在开会,因为耿长文接到指令后,直接从白山到了湖州,很近,局里的人都在,包括名义上的局长兰和成都来了,不过坐在首位的却是这个耿长文,倒不是公丨安丨局的工作人员摆名牌摆错了,而是因为压根就没摆名牌,这家伙是自己坐到首位上去的,其人的嚣张可见一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