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2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和丁局说了,他说帮着问问省里到底是谁在操作这件事,我别的倒是不担心,反正我们也没做什么事,唯一担心的还是白开山那个案子,现在这个案子看似做的天衣无缝,但是凡是做出来的东西,总会留下大小不一的针脚,所以,我担心到时候会有人翻这个案子,挑起一根线,这个案子编织的再好看,也会支离破碎的,毕竟,查案子,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刘振东皱眉道。
  刘振东这么一说,倒是把兰晓珊吓了一大跳,因为刘振东说得很对,这件事看起来是没有破绽,但是很多地方还是经不起推敲。
  万一到时候露出破绽,那么丁长生的事就肯定会牵出来,这是刘振东和兰晓珊绝对不希望看见的事。
  “把档案给我,我亲自来做”。兰晓珊最后说道。
  “政委,还是让我做吧,我有经验,而且这件事越少人参与越好……”刘振东话没说完,就听到门外有人疾步走了过来。
  不一会,就有人敲刘振东的办公室门。
  “进来”。刘振东说道。

  “队长,哦,政委也在啊,这是案件现场的勘察报告,请过目,还有一些细节需要仔细的推敲,但是无关大局了,这就是初步勘察报告了”。
  “好,你先去忙吧,我看看再找你”。刘振东拿着报告开始看,但是越是往后看,心里就越是吃惊,眉头皱的越来越紧,让他对面坐着的兰晓珊也感觉到了空气里弥漫着的紧张气氛。
  “到底出什么事了?”兰晓珊问道。
  刘振东没敢说出来,直接把报告递给了兰晓珊,然后站了起来走到办公室的里间开始打电话,当然是打给丁长生的,丁长生此时正在和梁可意一起吃饭  。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丁长生一看是刘振东打来的,肯定是关于案子的事,于是起身到了餐厅的一个角落,这里没有食客,丁长生坐进了一处有围栏的包厢里接通了刘振东的电话。
  “喂,丁局,是我,结果出来了,大大出乎我的估计,那些人不是被烧死的,而是被人开枪打死之后又倒了汽油烧的,不过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汽油来自纺织厂的工人,而且询问了住院的那几个人,他们说他们根本没有听到打枪声,看来是装了消声器的,这就很复杂了,我们湖州还真是没有发生过装消声器的枪击事件呢,这伙人还真是挺讲究的”。刘振东概括道。
  “子丨弹丨检验了吗?有没有符合一以前数据库的?”丁长生最关心的还是这一点。
  “没有,根据弹道分析,这是第一次在湖州出现这样的子丨弹丨,没有相符的档案,丁局,你是不是怀疑是谭大庆干的?”刘振东猜到了丁长生的意思,但是看起来这完全不是谭大庆所为,之前的几次枪击谭大庆都是用的制式警用手枪,难道这次是换了武器了?
  “无论如何,不能放松对谭大庆的抓捕,很多案子都和他有关,而这些案子大部分都成了悬案,一旦抓到谭大庆,那些案子才有可能侦破。”
  “嗯,我知道,我这就去办”。
  “好,晚上回去再说吧”。丁长生挂了电话。
  刘振东拿着手机出了小屋,这个时候兰晓珊也看完报告了,眉头皱的也很深,的确,他们一开始都猜测这是谭大庆干的,对于谭大庆的丧心病狂真是恨到了骨子里,可是结果出来却是出人意料。

  “你怎么看这事?”兰晓珊问道。
  “我在想,是不是阿龙那些人干的,但是是我们干掉了白开山,和那些纺织厂的工人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就是想要报仇也该找我们才是啊,干么非得和纺织厂的人过去?所以,这个推理不合适啊”。刘振东自言自语道。
  兰晓珊听的也是一愣,但是转念一想,马上就觉得这事不大可能是阿龙那伙人干的,先不说阿龙和这些纺织厂的人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那么几乎是所有的犯罪都会有动机,那么这个案子里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可是,动机是什么?”兰晓珊问道。 
  “动机?是啊,动机是什么?”刘振东嘀咕道,他只顾着往不利于自己的一面想了,还以为是阿龙那伙人贼心不死呢,但是一想,阿龙那伙人是白开山的手下,那么动机不就来了吗。

  “政委,你还记不记得,当时阿虎和阿豹被我们抓住,都是因为和丁局有冲突,可是后来是省厅的人说话要我们把人被放了,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让省厅的人出面说话,白开山有这本事吗?”刘振东反问道。
  “你的意思是,只要找到当时真正让省厅开口的人,就可以看到动机了?”兰晓珊问道。
  “不错,这是个方向,但是另外一个问题是,现场只发现了一个人的足迹,这么多人,那伙人跑了三个,面对这十多个人,他们就这么有把握,认定一人就可以将这些人全部干掉?”刘振东又开始想把自己的假设否定掉。
  “动机,这是最主要的,还有一个方面,要看看谁是这起事件的受益者,没有任何的利益而杀这多人,冒这么大的风险,你认为这可能吗?所以,谁是这起事件的受益者,嫌疑也最大”。兰晓珊起身踱步道。
  “不错,那这就很简单了,把这些工人杀鸡儆猴,那么这个项目就可以顺利开展了,所以受益者那不是很明显吗?而且谭大庆据说和蒋海洋一直走的很近,这就又回到了谭大庆身上来了,这个案子也就越来越复杂了,看看谁都像,但是这么一推敲,又站不住脚”  。刘振东恼火道。
  “你说的不错,但是仔细一分析,这不大可能是谭大庆所为,因为既然这个项目是蒋海洋的,那么他最希望赶紧开工,要说让谭大庆吓唬一下那些人还有可能,可是要说蒋海洋指使谭大庆杀这么多人,那蒋海洋这不是在扫清障碍,这是在给自己制造障碍,这是老寿星上吊嫌自己活得长了”。兰晓珊一边踱步,一边说着这里面的疑点。
  的确是如此,无论怎么说,这也是好几条人命,而且在现在这个网络自媒体如此发达的时代,要想捂住一件事,实在是太难了,所以,即便是罗东秋和蒋海洋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这么做。
  可是如果要把蒋海洋和罗东秋排除之外的话,那么制造这个麻烦谁是受益者,如果是之前的话,肯定是华锦城,华锦城的捣乱倒是可能让自己有机会夺得这个项目,可是华锦城现在还在审查,不大可能指挥人这么干。

  所以,事情就僵到这里了,思考来思考去,仿佛都对不上号。
  当刘振东打电话告诉唐天河结果时,还没说完就被唐天河打断了,直接让刘振东带着结果到市委汇报,刘振东一想,也好,这样可以汇报的全面一点,正好也看看市委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可是到了市委大院门口才明白唐天河为什么被调过来了,大门是进不去了,侧门也有人,但是还能进入,而且纺织厂的这些人很奇怪,虽然是来了不少人,可是不打不闹,就在这里坐着,而且还打着条幅,可是条幅上的字就不太客气了,指责市委是开发商的帮凶,不管工人们的死活,而且还杀死了这么多人。
  看到这里刘振东都感到后怕,这个案子多亏是发生在夜里,不然的话,尸体不可能落到丨警丨察手里,万一落在了这些工人手里,那么现在堵在门口的就不单单是活人了,很可能死人也会堵在这里了。
  而人群的最前面却是几十口子披麻戴孝的人,有大人也有孩子,哭哭啼啼,甚是凄惨,看得刘振东心里也是酸酸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