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2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是在早晨知道消息的,打电话告诉他的是刘振东,自从丁长生找出来害死自己的好兄弟雷震的凶手,并且让自己亲自打死白开山后,刘振东跟丁长生就跟的更紧了,他还在养伤,也是听队里的人汇报的,所以赶紧汇报给了丁长生。
  “振东,你的伤怎么样了?”丁长生问道。 
  刘振东的心思很活络,一听丁长生这么问,肯定是想让自己尽快上班,因为他也意识到这个案子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而且如果这个案子破了,自己下一步上位市局的副局长就有希望了。
  “丁局,我没事了,这不是这几天局里也没多大的事,我就想着偷懒几天,看来,我这懒是偷不成了,我待会就要去上班了”。刘振东不待丁长生说出来,自己就先提出来了,一会就去上班,所以,湖州这边的事请丁长生放心。

  “嗯,你自己多注意安全,查案子要紧,但是自己的安全更要紧,你看看现在的湖州,都到了动刀动枪的地步了,前段时间良好的治安形势又完蛋了”。丁长生很无奈的说道。
  “嘿嘿,要不然,您还是回来算了,我看哪,这湖州市局还真是离不开丁局了”。
  “一边去吧,我怎么可能再回去呢,好,先这样吧,我下午赶回湖州,要是晚上有时间的话,我们见个面”。
  “嗯,那好,等一下,对了,丁局,我听到一个据说是谣言的消息,不过,你也知道,这谣言有时候很准的,说是省里会派一个人下来担任市局的局长,您说这消息准吗,您路子广,给透漏点消息呗”。刘振东在电话里笑道。
  “省里会下派人去当局长?我怎么没听说这事啊?”丁长生疑惑道,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事。自己还在省里,怎么不知道这事呢?
  “据说是省厅的人下来,而且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据传就是现在负责华锦城那个案子的耿长文,来者不善啊”  。刘振东在电话里叹息道。
  “耿长文?这个人我不是很熟悉,我会问问的,先这样吧,晚上见”。丁长生满腹疑云的挂了电话,对于刘振东说得话他还真是不知道。
  但是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话,很明显,省里还是有人相对湖州的丨警丨察系统洗牌了,可是这个人是谁呢?谁对湖州市丨警丨察系统不满了?

  这是必须深思的问题,丁长生干过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深知一个地方的公丨安丨系统对于执政者来说是太重要了,现在湖州一片乱局,班子领导的事还没有捋顺,现在居然先对公丨安丨系统下手布局了,这是一个信号吗?
  但是无论是谁下去,或者说是不是有人下去,那么都得经过省委组织部,尤其是省里的干部下去,所以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么梁可意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
  “喂,丁长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是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吧?”梁可意接到丁长生的电话颇感意外。
  “是吗?我倒是没注意,不过谢谢你早晨做的饼,的确是不错,为了感谢,我中午回请你吧,不许拒绝,就在你们单位拐角处的茶餐厅,怎么样?”
  “行了,你到底有什么事吧,不用搞得这么复杂,说吧,什么事?”梁可意比她哥哥梁可心有心眼多了,虽然是龙凤胎,但是在孕育的时候仿佛是把智商都给了梁可意了。
  “真没有其他的事,就是想找你聊聊,这可以吧?”
  “你这个人啊,好吧,我准时到”。梁可意无奈的说道,但是她猜想丁长生一定是有事找自己,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他可从来没有单独找过自己。
  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关键是离梁可意的单位很近,而且自己和梁可意也不是多么熟悉,贸然将人家邀请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人家也未必肯去,所以丁长生选择了这里。
  “你来的还挺早”。丁长生正在二楼靠窗的位置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想着早晨刘振东给自己的消息,到底是谁在这场拆迁中率先破坏了规则?
  梁可意上了楼,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看着窗外的丁长生,好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男人专注的生活最能吸引女人,也最能打动女人,梁可意就这么看着,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才走了过来  。
  “请客嘛,要是来晚了,不是显得没有诚意嘛”。丁长生笑着站起来,走到对面替梁可意打开椅子,让其坐下。

  “你一直是这么绅士吗?”梁可意将自己的包放在背后,笑着对丁长生说道。
  “不,只是遇到美女的时候才这样”。
  “油嘴滑舌,是不是对秦墨也这么殷勤,或者是更殷勤?”梁可意话有所指,这是指丁长生在京城的时候和她的哥哥梁可心发生了一点不愉快,但是过去了丁长生就忘记了,想不到梁可意还记得。
  “对了,你说这事我倒是想起来了,你哥哥和秦墨没什么吧?我是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但是我问秦墨又不太合适,所以,既然今天遇上了,你给我说说呗,免得下次大家尴尬”。丁长生笑着给梁可意要了一杯咖啡,亲手端给她,说道。

  “那你先告诉我实话,你和秦墨是真的?”梁可意不动声色的问道。
  “这个嘛,我说是真的,你信吗?”丁长生模棱两可的问道。
  “你要说是真的,我就信,说实话,我认识秦墨没有几年,但是在圈里普遍都认为秦墨这个丫头心机很深,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是心机很深的人,所以,我劝你一句话,和那丫头相处,还是留个心眼好,免得被利用了”。梁可意的话充满了攻击性,这让丁长生倒是感到很意外,不明白为什么梁可意会这么说秦墨。
  “这话从何说起啊,我有什么可利用的,一没钱而没地的,无论哪一方面秦墨都能甩我几条街,她利用我什么呢?我也不是那种小白脸吧?”丁长生很无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蛋问道。
  “我又不是她,那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只是提醒你一下,我哥哥的事,你放心吧,我会搞定他,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嗯,这就好,这就是我今天最大的收获,我已经得罪了第一公子了,再得罪第二公子,那我在中南省也就不用混了”。丁长生自嘲道。

  “说什么呢,什么第一第二公子的,你们这些人啊,就是喜欢这么胡说”。  (. 了丁长生一眼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你不是不知道吧,我们下面这些人都这么称呼你们这些高干子弟,罗东秋没有兄弟姊妹,看来你就是咱们中南省的第一公主了,我没说错吧”。丁长生开玩笑道。
  “丁长生,你今天叫我来是请我吃饭呢还是拿我开涮呢?”梁可意不高兴了,问道。
  “不不,我错了,真心实意请你来吃饭的,服务员,点餐吧”。丁长生招呼了一声。
  梁可意吃的不多,点了牛排和意面,其他的又要了一份果汁,而丁长生懒得点,直接要了梁可意的双份,见到丁长生如此,梁可意心里叹了口气,这吃西餐的好境界都被这家伙给搅和了,得,吃饱走人吧。
  “对了,向你打听个事呗”。丁长生见饭菜还得一会上来,这个时候说这事正好合适。

  “说吧,什么事?我就知道,你找我肯定是有事,没事的话没这么好心吧”。
  “小梁啊,你错了,冤枉我了,你记住,从今天开始,往后我每次来江都,必定请你吃饭,而且每次吃饭的饭店都不一样,我看看能请你几回”。丁长生吹牛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