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265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哥,那我们就不和您客气了……”看到柏初夏还想说话。方逸轻轻的拉了一下她,这顿饭即使不是华子易买单。方逸也不会让柏初夏一个女孩去结账的。
  “哎,哎,你们别走啊……”
  正当方逸等人走出包厢大门的时候,洗手间的门打开了,周虎扶着墙一脸痛苦的走了出来,冲着他那两个朋友喊道:“快点过来扶我一把,我这两腿发软,要站不住了……”
  “周虎,我看你这样子,最好还是去医院吧……”看到周虎几乎快要虚脱的模样,华子易开口说道:“你抓紧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食物中毒,这样子下去是不行的……”
  “真是见了鬼了,我今儿除了喝了碗粥之外,什么也没吃啊……”
  周虎使劲的摇晃了下昏昏沉沉的脑袋,他记得很清楚,由于昨儿喝多了酒,周虎今天一觉睡到了下午三四点钟才起床,喝了一碗玉米粥之后就过来赶酒场了,这中间是一点东西都没吃。
  “虎哥,会不会咱们昨儿喝的是假酒啊?”上前扶住周虎的一人说道。
  “嗯?假酒?还真有可能……”听到同伴的话后,周虎忍不住骂了起来,“孙四个王八蛋卖的肯定是假酒,回头等老子好点,我把他的场子给砸了去……”

  周虎是经常混夜场的人,知道在夜场里面卖的什么皇家礼炮,大多都是百十块钱进来的假酒,遇到冤大头一转手就能卖到七八千甚至上万,利润高的令人咋舌。
  周虎在京城也接一些掮客的活,就是给地方上的一些官员介绍京里的关系,是以他经常会带那些人去夜场玩,只是在夜场点的皇家礼炮周虎是从来都不喝,因为他知道这里面的猫腻。
  不过昨儿是周虎圈子里的一个朋友过生日,专门交代了夜场老板拿出真酒来,所以周虎昨天喝了不少,自己一个人就灌下去了两瓶皇家礼炮,最后都不知道是谁把他给送回家的。
  “行了,周虎,赶紧去医院吧……”听到周虎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华子易微微皱起了眉头,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周虎也算是个异类了。
  “好,华哥,今儿对不住了,本来还想敬你一杯酒的……”
  周虎点了点头,不过眼睛看到方逸的时候,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抬起手指了指方逸,开口说道:“你小子给我听好了,没事离初夏远点,要不然我让你竖着进京横着离开……”
  周虎追求柏初夏,是京城圈子里人尽皆知的事情,虽然柏初夏向来对他都是不加以颜色,但周虎还是一厢情愿的认为柏初夏就是自己的人了,所以只要见到柏初夏身边有年轻男人,总是会使出蛮横的手段将其赶走。
  “周虎,你……”柏初夏气的口中都说不出话来,上前一步就要踹向周虎,不过还没等柏初夏抬起脚来,方逸就将她给拉住了。
  “周先生,我看您还是先关心下自己的肚子吧……”
  方逸看着周虎,嘴角拉出了一个弧度,忽然一捂肚子,口中发出了一声惊叫:“哎呦,我估计也吃坏东西了,不行,我要去下洗手间,周先生,你这拉肚子还传染啊?”
  方逸说着话,快步走进了包厢的洗手间,“咣当”一声关上了门,并且从里面给锁上了。

  “拉肚子也会传染吗?”周虎一脸茫然的看向了自己的同伴,貌似这哥俩都陪着自己一个小时了,好像也没有被传染啊。
  “虎哥,没听说过拉肚子会传染……”身边的同伴摇了摇头。
  “哎……哎,不行,又……又疼了……”就在周虎思考着有关拉肚子传不传染问题的时候,他只感觉肚子里传来一阵绞痛,连忙挣开了同伴的手,摇摇晃晃的往洗手间走去。
  “嗯?开门,快点开门……”按下门锁之后,周虎才突然想起来方逸刚刚进去,心下不由大急起来,挥舞着拳头就往门上砸去。
  “哎,周先生,稍微等一下,马上……马上就好……”方逸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但那门却是纹丝不动。

  “妈的,你说等就能等的吗?”周虎使劲的往门上踹了一脚,转身就往外走,他知道自己要是再等下去的话,恐怕就要拉在裤裆里了。
  “不行,忍……忍不住了……”整整拉了一个小时的肚子,周虎的括约肌早就失去了功效,刚刚走出包厢的门,他只感觉后庭一松,一股恶臭味顿时传入到了鼻子里。
  “这……这还真拉裤子了?”
  在门外等着方逸的胖子,瞪大了眼睛看着裤子迅速变湿并且传来异味的周虎,脸上顿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开口说道:“这二十多岁的人都能拉裤子,我八岁尿床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儿啊……”
  “胖子,你这嘴可是真损啊……”胖子话声未落,站他旁边的柏初夏就忍不住笑出声来,身体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话说周虎身边的味道真是不怎么好闻。

  “我……我这是怎么了?”
  其实胖子在一旁冷嘲热讽的那些话,周虎压根就没听见,因为在他括约肌失控的那一瞬间,周虎脑海里嗡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整个人都混乱了。
  周虎虽然算不上京城顶级的纨绔子弟,但也有着不小的名声,他的脾气是暴躁不假,不过最基本的脸面,周虎还是要的,可是眼下上演的这一出如果传出去的话,那周虎真的没脸在京城圈子里混了。
  “衣服,把你的衣服给我脱下来……”愣了大概有十来秒的时间,周虎清醒了过来,一把拉住了身边的同伴,低声吼道:“快点把衣服脱给我……”
  “虎哥,我……我要是脱给你了,我不就光屁股了吗?”那哥们有些不乐意,话说今年是他的本命年,里面可是穿了件红丨内丨裤,他可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裤子的嗜好。
  “妈的,我让你脱上衣,把你的西装给我……”
  周虎这会都快哭出来了,他是想把西装系在腰间,如此就能遮挡住屁股上湿掉的那一块了,只要出了饭店,周虎就可以在附近开个房间,然后让同伴去给自己买些内衣换上了。
  “虎哥,我……我这可是皮尔卡丹的西装啊……”
  同伴有些心疼,上万块钱的西装包了周虎的屁股,那以后怕是也不能穿了,此时这哥们正在心里衡量自己和周虎之间的友谊,到底值不值一套西装钱呢。
  “老子明天给你买两套……”
  周虎的眼睛都快冒出火来了,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二楼来来往往的人,总是会将目光投到他的身上,这样下半身湿漉漉的周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虎哥,说钱多伤感情啊。您拿去用好了……”一听一件西装能换两套,那哥们二话不说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下来,
  “不准说,今儿的事情。你们TM的谁都不准说出去……”
  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癞蛤蟆还要个花肚皮呢,把西装上衣系在腰间之后,周虎向胖子等人瞪起了眼珠子,言语中也无不有警告华子易和柏初夏的意思,因为这两个人和他的圈子是有交集的。
  “为什么不能说啊?”
  日期:2016-04-1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