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1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白,我会安排人守住这里的,安排几个人住在外面,其他再安排人藏在厂房里,到时候我不信他们还敢拆房子吗?”刘家成说道。
  “嗯,小心点,这伙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刘家成忧心的说道。
  但是刘家成以前是在外面混社会的,对何大奎的话不以为然,紧紧腰带,他的腰带后面插着一把半米长的砍刀,如果那些人今天真的敢强拆,说不定这个家伙就挥舞着砍刀上去了。
  其实这是何大奎的一大败笔,这也为后来的事埋下了隐患,刘家成虽然是纺织厂的子弟,但是毕竟不是纺织厂的职工,所以,当刘家成为了纺织厂的利益挥舞砍刀的时候,这件事就变了味了,一个好好地为了职工自己的利益而抗争的形象,变成了有黑社会参与的抗拒执法了,但是何大奎只是一个老厂长,这些事他是想不到的。
  司南下刚刚走进办公室,罗东秋也跟着进来了,司南下看到罗东秋就是一阵头疼。
  “司书记,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拆迁,那么多的丨警丨察难道还管不住那些人,还能阻挡的了拆迁,司书记,你在等什么?”罗东秋很不客气,完全没有把司南下放在眼里,这让司南下很不舒服,但是司南下是湖州市委书记,不是丁长生那样的基层干部,所以罗东秋无论怎么说,司南下都得忍着,这要是换了丁长生,早就轰出去了。

  “东秋,今天那个情况能拆迁吗?万一闹成群体性事件,我怎么向你父亲交代?”司南下皱眉问道。
  “那,什么时候能拆迁?”罗东秋步步紧逼的问道。
  “既然今天的动员已经开始了,那就没有再拖下去的必要了,拆迁的事不会耽误了,一个月内全部拆迁完”。司南下说道。
  “唉,司书记,实话实说,我对你们的办事效率很失望,虽然纺织厂的地方不小,但是几十台的推土机,我想,你们要是真的想办的话,半个月的时间也就够了,还得一个月的时间?”罗东秋很不满司南下说的拆迁时间表,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司南下顶住的压力不单单是来自罗东秋和蒋海洋,还有纺织厂,丁长生的话他不是没听进去,但是听进去又如何,那些人要的是真金白银,现在市里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一句话,湖州的财政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任何地方挪出来钱补上纺织厂的窟窿,那都是要瘫痪的。
  所以,既然纺织厂这个地方已经是十几年的糊涂账了,那就继续糊涂下去吧,而且纺织厂那些人,司南下自信那都是群体性的行为,只要各个击破,这件事还是能解决的,所以,他决定先把何大奎拿下,明天去何大奎家里看看,争取能解决时间的问题,让纺织厂不要再阻扰开发,开发完了会把纺织厂的问题解决的,他一个市委书记这点信用还没有吗?他不信何大奎这么不讲政治。
  很明显,现在湖州的旧城改造项目就是最大的政治,而纺织厂恰恰是重中之重,所以,你何大奎既然还是党员,就该为湖州的发展做出点贡献,作为一个几十年党龄的老党员,这点觉悟还是要有的  。 
  凌晨一点多,司南下被电话铃声吵醒了,一般情况下,家里的电话很少有人打,既然是这个时候打进来了电话,那么就意味着出了大事了,司南下心里咯噔一下,伸手拿起了红色保密电话。
  “司书记,我是唐天河,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纺织厂发生了命案,现场死了七个人,还有三个正在抢救,我先汇报一下”。唐天河的声音也有点发抖,因为现场太惨了。
  “什么,怎么回事?死因查明了吗?”
  “火灾,现在看起来是火灾,工人们临时搭的棚子着了,死在里面了,不过,现场很大的汽油味,技术人员正在勘验现场”。唐天河汇报道。
  “对有伤的人员全力抢救,我马上到现场”。司南下说完坐了起来,但是却没有马上穿鞋起床,死了七个,还有人在抢救,想想这事,司南下的心里不寒而栗,罗东秋,你们太狠了,这可是七条人命啊。
  十几分钟后,司南下赶到了现场,但是看到的除了现场的丨警丨察之外,还有湖州电视台的人居然也在现场拍摄。
  “你们几个,是哪里的,谁让你们在这里拍摄的?”司南下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司书记,我们是市电视台的,我们……”随行的记者想要解释一下但是被司南下粗暴的打断了。
  “行了,赶紧离开这里,不许拍摄,还有,已经拍了的,不许报道,如果我看到这件事的报道,让你们台长立即辞职,还有没有党性了?”司南下大声吼道,把现场的丨警丨察技术人员都吓了一跳。
  市电视台的记者也不敢得罪司南下啊,毕竟人家是市委书记,是能分分钟把台长撸掉的人,自己这个小记者还不是和蚂蚁一样,所以市电视台的记者灰溜溜的走掉了。
  看到其他人都离开了现场,司南下招招手,将唐天河叫了过去,问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你这些技术人员都可靠吗?”
  “可靠,除了您,就是公丨安丨局的人了,我保证,绝对没问题”。
  “好,记住,这件事先不要往外说,全力侦破,看看到底是因为用火不善还是他杀,一定要快……”司南下话没说完,旁边的丨警丨察叫了一声唐天河  。
  唐天河一愣,看来是有重要发现,于是和司南下打了个招呼,赶紧走了过去,“发现什么了?”唐天河问道。
  “唐局,你看,这是子丨弹丨壳,这说明这里发生过手枪的击发”。技术人员小声说道。
  唐天河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这个时候司南下也踱步过来了,唐天河拍了拍技术人员的肩膀,站起来走向了司南下。
  “司书记,恐怕事情复杂了,发现了子丨弹丨弹壳,看来这里发生过枪击,这件事必须要迅速的查清楚,另外这里不安全,您还是回去吧,一有消息,我会马上汇报给您”。唐天河劝解道。
  司南下听到唐天河这么说,眼睛一瞪,问道:“这是真的?”
  “是,司书记,您看,这就是子丨弹丨壳,看来这些人的死不是那么简单,司书记,该怎么办?”唐天河见刚才司南下严格的训斥了市电视台的记者,吩咐这件事不能报道,那么司南下存的什么心思唐天河自然知道的,所以既然司南下在这里,自己请示一个章程,这个案子该怎么办?
  “唐天河,你是丨警丨察,这个案子该怎么办还不知道吗?查,一查到底,无论是谁都挡不住的,明白吗,这个案子越是早一点水落石出,那么你我的压力才能小点,虽然暂时不要外传这个消息,你以为能瞒得住吗?这些死者的家属能善罢甘休了?”司南下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这些话。
  司南下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再愤怒又有什么用呢,他现在只是想知道罗东秋到底该怎么给他一个解释,同时,司南下的心里也开始产生了深深的惧意,如果这个案子是罗东秋指使人干的,那么这就意味着在罗东秋这伙人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基本的法制了,未达目的,不折手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