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1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厂长,很遗憾,我现在已经不在分管这一块了,不过你说的事我倒是可以帮您转达,不过,别耽误了事,这样吧,我和市里先说,您再去市委确定一下,这样可以吧?”丁长生问道,自己没有完全推死,这些人找个人说话是真的不容易,因为那些衙门还真是不好进。
  “那好,谢谢丁主任了,等这事完了,你一定到我家吃饭”。何大奎很是高兴的说道  。
  “好,但愿我能帮上您这忙吧”。丁长生没敢说死,只是这么答应了下来。
  可是当丁长生一腔热忱的将这件事告诉司南下时,得到的答复却让丁长生几乎是在电话里就和司南下吵了起来。
  “司书记,我觉得纺织厂的这些老人们让步挺大的了,我们……”丁长生央求着说道。
  “丁长生,你什么时候变成工人了,我看你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我怎么做还用你来教吗?既然你不想参合这事了,那么这件事你也不用管了,还有,你现在还是湖州的干部,不要到处乱串,湖州都装不下你了是吧?”司南下很是气愤的说道。
  “司书记,我这不是为自己找理由,纺织厂的事是大事,这样下去真的会出大事的”。丁长生几乎是哀求司南下了,但是司南下不但不为所动,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这让丁长生感到绝望,于是又打电话给仲华,仲华现在是市委副书记,很多事是可以出面的,可是这一次仲华让丁长生更加失望。
  “长生,你既然不在城建委了,这事你就不要参与了,这事很复杂,你不是不知道,你再这么参合下去会出事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仲华说道。
  “老领导,纺织厂就是一个火药桶,如果硬压过去,非得爆了不可,这个时候不能来硬的,要先降温,这事一个处理不好,湖州这些参与的干部有一个算一个,谁都跑不了”。丁长生低声说道,这样的话都有点威胁的意思了。
  可是仲华洒然一笑,说:“长生,你这是在危言耸听知道吗,纺织厂那是国家的土地,这是明文规定的,纺织厂的职工要求利益可以理解,但是绝不能威胁政府,这是不允许的,行了,这事先这样吧,你不要管了”。仲华说完也挂了电话。
  丁长生拿着手机的手在颤抖,这些人的心里明明知道纺织厂的人不会这么容易就范,但是还是采取这种硬碰硬的策略,这些人脑子都被驴踢了吗?
  与此同时,在湖州郊区的别墅里,罗东秋和蒋海洋面对面坐着,喝得是红酒,而讨论的问题也更为血腥。

  虽然知道强拆会面临阻拦,可能会有冲突,但是司南下也没有估计到冲突会这么厉害,一边是几十台的挖掘机和推土机,而这些冰冷的机器面对的却是七八百人的纺织厂职工。
  而外围是上百名武警战士和丨警丨察,以及城管局的人,都到了现场了,但是怎么推进?工人们就站在围墙边上,别说是推进了,就是靠近围墙都困难,司南下看到这种情况,脸色铁青。
  “怎么办,陈庆龙,有预案吗?”司南下问城建委的主任陈庆龙道。
  “司书记,我看白天是不能拆了,这样下去,万一出了人命,事就大了”。陈庆龙不是不知道轻重,建议道。
  “你的意思是撤回去?这么多人,这么多的机械设备,你说撤就撤啊?”司南下对陈庆龙这个馊主意很是不满,这种情况是应该想到的,而且至少也准备两套远,但是现在呢,怎么办?就这么干靠着?
  “书记,不撤不行啊,我们没有估计到这些人真是不怕死啊,书记,你有没有注意到围墙跟下的那几个塑料桶?”陈庆龙提醒道。
  陈庆龙这么一说,司南下果然是看向了人群后面的塑料桶,这一看不要紧,着实是吓了司南下一大跳,那些十斤左右的油桶里装着黄色的液体,如果不注意还看不出来什么,但是仔细一看,却像是汽油之类的东西,这些人要干什么?司南下的脊背都开始流冷汗了。
  “这些人都是犟种,我们要是把他们给逼急了,我看很难收场啊,再说了,那些人都有手机,是可以录像的,这么多人很难把控,我建议还是先撤回去,另外想办法,不能硬碰硬”。()

  司南下看了看越来越多的人群,向身后走去。
  来的不是他自己,市长邸坤成,副市长楚鹤轩,以及政法委书记兰和成,都到了现场了。
  “坤成,你看,这情况怎么办?”司南下问道  。
  “看样子他们是早有准备啊,要是硬来的话影响不好,再说了,这么多人,万一起了冲突,不好控制啊”。
  “那你的意思呢?”
  “我看今天不要开始拆了,还是举行个仪式就算了,慢慢来吧,这纺织厂不是一天建成的,我看,要想一天拆完,那也是不可能的”。邸坤成说道。
  其他人见邸坤成这么说,也都不想担责任,所以都低头不语,这就意味着今天这么大的阵势,不过是也架势而已,所以拆迁是没门了。
  于是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司南下上台讲了热情洋溢的致辞,可是这些都是在纺织厂的外面搞的,他们连纺织厂的围墙都没有摸到,这不得不说是一个绝大的讽刺,这让不远处坐在汽车里的蒋海洋和罗东秋很是不满,可是再不满又能如何。
  “这些官僚,做事一向都是先想着自己的帽子是不是戴的稳,这点小事,来了这么多人,居然是不战而退,司南下这个老家伙果然是够狡猾的,这样下去,恐怕是到了春节也拆不了啦,我们的投资怎么办,利息那么高,要不然先把那些融资先退回去?”
  “可是现在退也来不及了,光是利息一样,每一天就是十万,太多了,纺织厂这个项目,必须在一个星期内完全拆除,然后尽快进入到建设进程,这样下去,我们会被拖垮的”。蒋海洋低声道。
  “那怎么办?司南下这个老家伙,我待会再去找他,再这么下去,什么事都别干了,奶奶的,要知道这个项目这么费事,我们当时就不该接这个项目啊”。罗东秋嘟嚷道,看着成群的丨警丨察和武警撤走了,剩下一大推的推土机和挖掘机在现场,罗东秋的脸色阴的更厉害了。
  蒋海洋没说话,而是打了个电话,然后下车开自己的车走了  。
  “何厂长,今天往后,恐怕是没好日子过了”。刘家成看着撤走的人群,走到何大奎身边说道。
  刘家成就是上次将兰晓珊等人堵到纺织厂的那伙人的头头,父母都是纺织厂的老工人,但是他自己却不是纺织厂的人,上一次之所以来纺织厂捣乱,是因为有人出钱让他们这么干,可是那件案子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个头绪来,兰晓珊和刘振东只能是不了了之。

  “家成,晚上安排几个人搭个棚子,或者是住到里面的厂房里也行,不能离开这里,我怕他们会晚上突击拆房子,都拆迁完了,我们也就没什么可依仗了,我和丁长生主任联系过,他已经向市里转达了我们的意见,但是,看今天的架势,市里是不准备给我们个说法了,要想要说法,就得守住这个厂房,明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