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1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自己不可能为那样一件事情,去否定第一次联合调查。一击不中,立即罢手,这才是最明智的决定,否则就有会贻笑大方,让人菲薄了。

  华书记当时也狠下心来,拿掉了雷副县长,拿下他没有错,不过华书记总是有一口气蒙在胸中,有了一种被戏弄的感觉,这是华书记在柳林市主政的几年中,很少有过的感觉,特别是在当时听取调查汇报的时,华书记分明看到了秋紫云那极力掩饰的讥讽和嘲笑。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他也相信,会等到华子建撞上枪口的时候,这次他就不准备通知秋紫云了,吸取了上次的教训,防止华子建得到消息,有所准备。
  纪检委刘书记默默的思考了几分钟说:“我知道怎么办了,有什么情况我会提早单独给你汇报。”
  华书记点点头,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了起来。
  华书记给人的印象,朴实、节俭、稳重、严厉。

  一直到今天,基本上可以说他不跳舞,不玩牌,不打麻将,甚至也不进行任何体育活动,他的样子也始终给人一种饱经风霜、历经坎坷、备受压力的感觉。
  这是人们私下对华书记的一致的评价和看法,对此他自己也承认,他这一生最大的嗜好和本事就是爱琢磨人,会琢磨人,他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基本上也是如此,那就是宽明仁恕,知人善任。
  华书记从来也不掩盖自己的观点,在全市的干部大会上也多次公开表示,柳林市最大的优势并不在经济,也不在科技,而是在人才。
  华书记还有一个最让人钦佩、也最让人瞩目的行为,那就是他的大胆启用人才,很不名不见经传的人,在他的提拔下一个个都崭露头角,飞黄腾达。
  只这一点,就几乎让所有已经被他起用和有望被他起用的干部慨叹不已、感激涕零,华书记要的其实也就是这种效果,在这一片由衷的赞扬声中和愈加残酷的竞争氛围里,不仅可以极大地增强他这个市委书记的权威性和威慑力,同时也可以极大地扩展他自己的势力范围和关系络。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当他不断地“无私无偿、不求回报、不计恩怨、宽宏大量”地推出和提拔起一批批干部时,他的直系亲属,包括亲朋好友的起用和安排,也就大而化之、听之任之,随着潮涨潮落,云起霞飞,这夹杂在大江大河、大风大浪里的东西,在人们眼中自然就变小了,变淡了,消失了,看不到了。

  其实,后来人们才清楚,在起用干部的问题上,华书记那种无形的要求和回报会更大更多。当他全力举荐了你,提升了你,而且你没齿不忘地接受了,然后再由你来安排和起用他的人时,陷在这种怪圈里的人,往往很难开口或者用什么理由和借口回绝他。
  一切都显得很自然,很顺畅,很平和,入情入理,水到渠成,然而正是在这一次次的不经意之间,等你再放眼四顾,华书记的势力已是虎踞龙盘了。
  纪检委的刘书记就是这样一个被他提拔的人,就算在很多时候也看不惯华书记的做法,但他也只能不折不扣的去执行,他不能和华书记抗拒,这不完全是一个力量对比的问题,其中还有他们一些历史和感恩图报的因素。
  刘永东很快的就带上两个人,赶往洋河县了,一路的风景根本都提不起他的兴趣,车上坐的其他两个纪检委的干部,见他闷闷不乐,也都不敢随便的闲话聊天,刘书记有点郁闷,他算的上是华书记的派系中人,但在很多事情上,他还是有点看不惯华书记的做法,像华子建这样一个小小的副县长,值得你一个市委书记挖空心思,大动干戈吗?
  就因为他是秋紫云的人?这也有点过分了,官场都有各自的规则,何必咄咄逼人,不给对方留后路,也不给自己留后路呢,万一将来有什么局势的变化,又当如何?
  刘书记心里烦闷归烦闷,事情还得做好,很多时候的很多事情,行得通要办,想不通也得办,这就是权利使然,只是希望不要再出现上次那样的结果,让自己两头受累。

  大概不到十点的样子,刘永东的车就到了洋河县城,他抬头漠然的看了看洋河县城那凌乱狭窄的街道,对司机说:“直接到县委。”
  司机点点头,也没说话,径直就开到了县委,在县委的各位领导都还没反应过来,在县委办公室主任冲下楼梯之时,刘永东已经走进了吴书记的办公室。
  吴书记乍见纪检委刘永东到来,也是有点意外,一般市上领导到县上都市会提前通知的,今天也不知道刘永东是路过洋河县呢,还是专程而来,要是专程过来,就有了问题了,说不上哪个倒霉鬼又要躺在刘永东的枪下。
  吴书记客气,热情的招呼道:“刘书记来了,呵呵,怎么老搞突然袭击,也让我换件衣服好好拾掇一下吗!”

  刘永东也哈哈哈的大笑说:“又不是想亲,你老吴收拾那么好做什么,色诱我们这些老头子啊。”
  吴书记笑着让秘书赶快给到上几杯水说:“色诱不敢啊,但有个良好形象见领导,为以后进步做铺垫总是应该的。”
  刘永东就嘴一歪说:“你拉到吧,什么时候把我当成领导了,从来没见你给我送两只鸡,一条鱼的,就这样对待领导,我看你想进步难啊。”
  吴书记就呀呀了一声说:“领导,你这可是明目张胆的要贿赂,我要到纪检委去举报你。”
  刘永东就指了指随同前来的一个纪检委干部对吴书记说:“那你就找小王,他就是专门接待这方面举报的,小王啊,你给吴书记做个记录,我们回去研究研究。”
  办公室的几个人都笑着,寒暄一会,刘永东就用力的掐灭了手上的香烟,脸色也严肃起来。
  吴书记一直在开玩笑,但心里也是坎坷不安的,看着架势,刘永东不是路过了,这阎王既然不是路过,可想而知,洋河县肯定有人要倒霉。
  对于上面突然来人,这很多时候就说明问题是比较重大的,既然连县上领导都不提前打招呼,处理的人也不是小鱼小虾,一旦真的有人撞在了枪口上,自己这个洋河县的一哥就难免会受到质疑,就算和自己没一点关系,但一个管理不善的责任还是跑不掉的。
  现在他一看刘永东的脸色,也很快的打住了玩笑,放下手中的茶杯说:“刘书记专程过来,想必是有重要公务吧?”

  刘永东点点头,凝重的说:“一大早华书记专门安排了我过来调查一件事情,时间紧,也没和县上通报,老吴你理解下,是这样的,华书记接到你们仲副县长的举报,说华子建同志有收受贿赂的重大问题,市委对此很重视,希望你们也可以全力配合查清此事。”
  吴书记心里有点发毛,这仲菲依怎么把华子建举报了,不是看他们两人关系不错吗?还有些传言说两人不清不楚的,就算没有什么传言,自少也不用举报吧,这但凡手上有点权的人,那个屁股上没有几坨屎。
  看起来这古人说的“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一点不错,古人诚不欺我。(这是古人说的,我不这样认为,其实女子还是很好养的,她们饭量一般不大,顶破天吃个火锅,她们的喜气洋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