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己再也不必为华子建的事情费神了,而打击了华子建,却可以从根本上动摇秋紫云的威望,也推翻了秋紫云一贯的正确性和廉洁清誉,让上下的领导们都看看,秋紫云的秘书原来是这样的一个货色,那她秋紫云又能好的到哪去。

  华书记很赞许的看着仲菲依说:“小仲,你这个线索很重要,你的立场也很明确,看来很多的事情都是乱传。”
  仲菲依就表现的很镇定的说:“谣言往往是一种嫉妒的体现,也许我不够低调。”
  华书记哈哈哈的笑着说:“这个年代不需要低调,有多大能耐就使多大力气,天高任鸟飞,对于你,我们市委是都很看好的,也希望你早日担负起重任。”
  仲菲依和华书记的会谈结束了,仲菲依懵懵懂懂的走出了华书记的房间,她其实心里也不好受,她就有了一种想要放声嚎啕大哭的感觉,她强忍住,一路走回了给她预留的休息房间,关上房门,她就哭了起来,就算她是官场中人,就算她需要自保,就算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来解释自己今天的举动,但她还是无法原谅自己有些卑劣的出卖行为,那个“叛徒”,“叛徒”的声音,一直萦绕在仲菲依的耳畔。

  下午的视察就很轻松了,华书记脸上的笑意就愈加的浓郁,他在寒水村村委会,与办事处、村干部亲切座谈,深入了解基层组织建设、村集体发展、村民收入等情况,征求基层群众对市委的意见和建议。
  他还说,寒水村两委班子团结向上,有带领群众共同致富的决心和信心,也得到了群众的信赖,发展基础较好。希望能够站在新起点,适应新形势,逐步提升养殖业水平,壮大无公害产品深加工产业,为江北省城市群提供服务,成为全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排头兵。
  总之,华书记是带着愉快离开了洋河县,这也让担惊受怕,战战兢兢了一天的洋河县几大班子的成员们,都放下了心,一切又可以回到往昔那正常的气氛中来了,送走了华书记,轻松的人们都一哄而散,打牌的掏出电话开始了联系人马,跳舞,唱歌,找小姐的也都洗脸刷牙换衬衣,那些在家里地位低下,不敢单独活动的受压迫的气管炎(妻管严)们,带着无奈,带着忧伤,带着嫉妒,尽量的磨蹭着,晚点回家,去陪那些家养的猛虎去了。

  而华子建,他是孤独的,在洋河县,他几乎是没有多少朋友,他也没有地方可去,一个人回了办公室,此时此刻,做为我是无法确定他那个时候的心情,因为那个时候我也走了,磨蹭着回家陪我家养的那条母大虫去了。
  华子建回到了办公室,百无聊赖中,就打开了电脑,在这个时候,电脑对很多古板的政府官员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他们还是习惯于把自己需要记录的东西用笔写在本子上,把自己心里想的东西,永远埋在内心的最深处,对电脑,他们总是感觉不踏实,靠不住。
  或者还有一个根本的原因,虽然他们可以灵活运用各种权谋,从领导那点滴的话语中,分析判断出领导最慎密的想法,他们也可以用一些巧夺天工,环环相扣的陷阱,把自己的对手也或者是亲密的同志送到坑中,但唯独就是很难学会打字,不管是五笔,还是拼音打法,对他们来说那都是一种望洋兴叹的无奈。
  也或者,这和他们摸惯了小姐的手指头很有关系,键盘终究没有一点圆润~性~~感可言。
  华子建会打字,不过他也很少动电脑,每天除了一大堆的工作外,还有推不掉,不能推的很多应酬,像今天这样,早早的回到办公室,安静的一个人坐坐,也是难能可贵的,于是他也慢慢的习惯于少动电脑,少上。
  他就漫无目的地在上浏览了一下新闻,说是新闻,正经的新闻和报子上的都差不多,到是一些花边新闻,还有明星绯闻多了一些。
  他就看到了一个什么艳照门,这到让他很稀奇,不过看到后来他有点义愤填膺了,这程冠希忒不是东西了,怎么能骗这么多的漂亮妹妹,骗了还不说,还要留下这证据害人家,这人真是欠揍。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现在大家都在说骗子多了,傻子已经明显不够用,可是这些香港的妹妹真还是这样好骗,唉,可惜了。
  他就关上了这页,重新打开一个页面,哎,又看到了一个新闻,这韩国怎么把端午节给搞跑了,还说屈原,孔子,李时珍,李白都是他们的人,这极大的动摇了华子建对中国文化的信任感,难道说那时候都有了混血儿,不会吧?
  他就这里点点,那里看看的,一不小心,呦喝,点出来了一个光~屁~股欧洲女人,华子建起初还是有点害羞的,虽然他也算不是天真无邪的好孩子,但这样大幅度展示各种器官和功能的美女,他到真还没见过,但后他勉强自己,本着求知识,爱科学的态度,对这个欧洲光~屁~股妹妹做了一阵详细的研究,最后得出了结论,这样的女人是不错,但看起来太假,一定是硅胶用户,更明显的是,她中看不重用,那玩意太过空旷,不适合亚洲的人民,什么马配什么鞍,这已经都是定好了的。

  这胡乱的看了一阵,时间就过去了很多,人也困乏起来,洗洗刷刷,就一觉睡到了天亮。
  他倒是无忧无虑,可是柳林市里的某些人却磨刀霍霍了,一大早,华书记就叫来了市纪检委书记刘永东,把昨天自己在洋河县了解到的关于华子建受贿问题给刘永东做了通报,他强调说:“这个事情有洋河县的副县长仲菲依作证,应该是不会错,他们两人过去关系不错,但现在仲菲依同志幡然醒悟了,做出了检举。”
  市纪检委刘书记还是有点谨慎的,因为上次就是自己前去调查华子建打人的事情,最后不仅没有效果,还把哈县长的一个铁杆给套进去了,这让他在面对华书记的时候,很有点不好意思。
  他就说:“书记,这个问题我看还是谨慎对待,万一在出现上次那种情况.....。”
  华书记抬手一摇说:“你不要太担心,我看这事情还是有可能的,当然,你今天去先不要声张,你可以先找仲菲依和那个当事人了解一下,在确定无误后在找华子建谈话,我们不能冤枉同志,但也不能放过一个**分子。”

  纪检委刘书记见华书记心意已决,是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做出更改了,他还看出了华书记对此事的极度关注,通常情况,纪检委怎么去办案,华书记是不会过多叮嘱细节的,今天他可以说出几个详细的步骤,可想而知,华书记不仅是关注,还经过了仔细的思考,这就必须认真对待,办不成铁案,自己回来不好交代。
  华书记不得不仔细的考虑这个问题,从上次事件来看,其中有很多蹊跷在,也不是说冤枉了雷副县长,但得到那样的结果总是太过出人意料,那个被打的当事人在市里调查的时候,敢于反咬一口设计人雷副县长,这本来就不寻常,有很多隐隐约约的人为的痕迹留在其中。
  单纯的说那件事情,假如自己推测的不错,那不得不说华子建很不简单,他的手法老道,辛辣,和他的从政时间,从政经历极不相符,如此狡诈奸猾之徒,必欲除之而后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