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木厅长并没有送自己回家,而是去了一家豪华的宾馆,虽然自己有些喝高了,可当自己踏进宾馆里时,心里一惊,但自己那时候很幼稚,还是跟木厅长走进了宾馆,因为此时自己太需要有一块地儿,让自己休息休息,好好洗洗身体,自己脏死了,再也不能忍受身体的怪味了,进了房间,连对房间的摆设都没有留意,而是一头扎进了卫生间里,将自己彻底的打开,放着温水稀哩哗啦的冲起了凉.却忘记了自己在哪里.温柔的水轻柔的落在她肤如凝脂的身上,似乎有一双灵巧的手在温柔的抚摩,使自己无限的舒展,透过卫生间里的落地镜子,映出自己惊艳的身体,虽然镜子上充满了热气,但一点也不影响自己的性感和娇艳,自己的身体充满着青春活力,非常瓷实,高耸的如雪的**,似乎刚刚出屉馒头,恨不能抓在手中,微微上翘的屁股,修长丰腴的大腿就是同性看了都会心起波澜。

  自己冲洗了一下,似乎酒醒了,也就感到自身所处的危险,自己怎么会跟木厅长到了宾馆里,而且自己还在卫生间里洗澡,当时自己忽然慌乱起来,不知晓自己的衣服到哪里去了,自己也记不清是在木厅长面前脱的衣服还的背着他脱的,现在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悄悄的把卫生间的门拉开了一条缝,向房间里探望,室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木厅长在房间里看电视,长长的红色地毯上没有衣服,这让自己更加紧张了起来,心里说,我咋出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吧,想喊木厅长,让他递给自己衣服,可是一个姑娘家咋开口啊,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室内里的电视声音很大,自己也试图裸着身子走出卫生间,想自己拿回衣服,把门拉开一条缝,探头探脑的向房间里张望,轻手蹑脚的溜出卫生间,此刻她真怕木厅长出来,看到自己的尴尬。

  心提到了嗓子眼,仿佛要蹦出来,每挪动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房间门半掩着,从门的缝隙中看到木厅长端坐在沙发里,自己那件裙子和那些贴身的服饰都堆放在另一只沙发上,当时自己的心陡然狂跳了起来,心脏仿佛要蹦出来。
  她还没有退进卫生间,木厅长的声音就追了过来:“小仲,还没洗完?”。
  自己慌张的把卫生间的门关上,心惊肉跳,紧紧的捂住胸口,瑟瑟发抖起来。
  “你没事吧?”木厅长的脚步声踱了过来,似乎踩在自己的心上,疼痛难忍。
  “砰砰”传来了木厅长的敲门声.,自己更加恐惧,惊呼的问:“干嘛?”
  “我怕你有事,洗了这么半天了,咋还不出来?”木厅长关心的问。
  “木厅长,把我的衣服给我拿来.”自己颤抖的说。
  “好的”木厅长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很快的,外面又传来的彭总的声音:“仲小姐,衣服给你放在地毯上了.”.
  “木厅长,你回屋去,”自己紧张的说:“不许偷看.”。
  “好的,遵命.”木厅长风趣的说,便退回了房间。
  等到外面没有了声音,自己才谨慎的把卫生间的门轻轻的拉开一条缝隙,向外面张望,只见地毯上躺着自己的裙子和内衣丨内丨裤,顿时羞涩的满脸通红,尤其是那蕾丝水红的精美的小内内,更让她耳红心跳,这些**的东西咋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简直是对她的羞辱.她慌张的把这些服饰拎进了卫生间,匆匆的换上,然后平息一下她紧张的心跳,来到房间里,浴后的自己头发湿润,脸色红润,浑身上下也一定是洋溢着迷人的风韵,和醉人的风情。

  自己对木厅长说:“木厅长,我现在好多了,我想回家。”
  木厅长怔怔的凝视着自己,说“忙啥的,今晚就在这儿住吧.”
  “不行,”自己很坚决的说,“我必须回去.” 木厅长使劲的吸了一口烟.蹙紧了眉头,没有言语。
  “我不能在外面过夜,”自己看他无动于衷,有些急了:“我还是个姑娘,怎么能跟你在一起住呢?”

  也许她说她是个姑娘,使木厅长更加动心,他使劲的捏灭烟蒂,“好吧,我送你回去.”自己很高兴的去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包,将它挎在肩头,转过身子正好跟木厅长打了个对面.木厅长定睛的盯住自己,眼里充满了欲~望之火,自己那时候很害怕他的这种火,胆怯的避开他锋芒毕露的眼神.“咱们走吧!”
  就在自己转身刚想离去时,木厅长将她拦腰抱住,自己在他怀里挣扎起来。
  而木厅长却毫无顾及的向自己身下摸去......。
  华书记也一直没有说话,他很有耐心的等待着仲菲依,对这个女县长,华书记不能过于大意,他是听到很多仲菲依和木厅长的传闻,虽然自己并不会惧怕木厅长,但毫无疑问,木厅长在江北省也是一个根基深厚,枝繁叶茂的政坛老将,自己犯不着得罪。
  华书记更加温厚了起来,他说:“小仲啊,不要有什么顾虑,在你调动这个问题上我不会为难你的,不过我还是要提请一下你,在柳林市,已经有一些你和华子建的传闻了,我不希望你走的太远。”
  仲菲依悚然一惊,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难道自己和华子建的事情已经闹的如此沸沸扬扬了,那木厅长知道不知道?

  她紧张起来了,赶忙辩白说:“什么传闻,我和华副县长关系很正常,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华书记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小小的一个黄毛丫头那里是他的对手,华书记洞悉人心的本领是绝对到位的,他看出了仲菲依的慌乱,知道自己猜测的正确,他笑完就说:“我理解你,现在这社会什么都快,特别是谣言更快,我是怕你和他走的太近,以后会耽误你的前途,这个华子建,他和你不一样,他走不了太远。”
  在华书记说道最后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点滴的笑意,代之而来的是一种大权独揽,唯我独尊的肃杀之气,这样的气场是可以轻易的摧毁很多人的意志和思维。
  仲菲依就更不在话下了,她从华书记的语气和神色间看到了寒冽和冷酷,她知道,华子建完蛋了........。
  在这璀璨的政治大道上,华子建已经被华书记判决了死刑,在柳林市,让华书记列入绞杀的黑名单中的人,谁有能够逃脱的掉呢?华子建逃不了。

  而自己呢,会不会因为华子建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自己又该如何选择?
  仲菲依犹豫了,她对华子建有爱有恨,有情有怨,她不想就此放手华子建,她还希望和他一起维系那飘渺激荡的柔情,她真的不想就这样放手。
  但留给自己的还有多少可供回旋的空间呢?看来是没有了,自己只能忍痛割爱,和华子建做出毅然的切割,自己的路还长,还有很遥远的,大好的未来,当自己渡过了这身金装,回到省厅,在以后的岁月里,处长,厅长又怎么会全是梦想,那就切割吧。
  但要一举扭转华书记对自己的看法,不是虚无空洞的几句话就可以做出表明,所谓的切割,往往是要动刀子的,有时候是割自己,有时候是割别人。

  而仲菲依选择了割别人,她抬起了头,直视着华书记说:“我和华子建真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有个问题我还一直想找组织汇报,我曾今亲眼看到华子建收受一个姓许的老板给他的贿赂,这个问题我是可以对组织负责,也是可以作证的。”
  华书记的眼睛就有了一点亮光,他很满意仲菲依的表态,更满意仲菲依提供的这条线索,今天自己劳师动众的亲自前来,本来是有好几个步骤要走,包括暗示和敲打一下洋河县的吴书记,齐副书记,让他们认清形势,在这个问题上配合哈县长,孤立并一举拿下华子建,现在看来,那些动作都可以不用了。
  就凭这一个问题,已经完全可以对华子建发动一次攻击,而且这将是一次把握极大的攻击,是绝对可以做到一剑封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