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1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浩,过了,话也不能这么说,照你这么说,丁长生那就是一无是处了,当时丁长生任市长助理时你也是举了手的,现在这么说,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所以,看干部,不能一概而论,可能丁长生在工作作风上有缺点,但是我们可以帮着他改嘛,对吧,你说丁长生毫无建树,这也是不对的,开发区现在有起色了吧,当时在公丨安丨局,丁长生也是大刀阔斧的改革,你看看,现在的湖州治安形势,也不错了吧,所以,干部有问题,你是纪委书记,你可以挑错,但是发现人才,利用人才,那是我的责任,不能都一竿子打死吧”。司南下这话说的很有水平,至少李铁刚认为司南下的水平比汪明浩是强多了,长期的纪委工作,已经严重的限制了他的思维和眼光了。

  “你……”汪明浩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想了想,好像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索性不言语了  。
  “好,丁长生的事先到这里,这件事我会亲自过问的,丁长生,我也会亲自找他谈,好干部,我们不能冤枉,须知,我们纪委工作,手里的权力很大,但是这个权力要用到正道上,决不能胡乱对自己的同志使用这些权力,根不能让这些权力成为拉拢干部,清除异己的工具,在我党历史上,这是有深刻教训的,这个道理,你们不会不懂的吧”。
  “是,是”。见李铁刚这么说,汪明浩和司南下都答应着,但是内心里却在打着不一样的鼓点。
  汪明浩还在幻想着自己能过这一关,毕竟自己没问题,自己的女婿贪来的钱自己一分钱都没要,说自己不知道也可以说的过去,但是就看上级怎么看这件事了。
  可是司南下想的却是,汪明浩走了,谁会来做这个纪委书记,虽然纪委工作有他的独立性,可是没有市委书记支持的纪委工作,难度可想而知,所以,一个能和市委书记结盟的纪委书记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助力,这也是汪明浩历经蒋文山和石爱国,一直到了自己这里都不倒的原因之一,因为都需要他的支持。
  李铁刚说纪委的权力不能成为清除异己的工具,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如果面对一个干干净净的干部,纪委就是想动人家,也得好好掰开鸡蛋找找那骨头碴子,可是问题在于,这样的干部有没有,存在不存在。
  不贪不占,那要看怎么说了,你说我没伸手,从来没有贪过一分钱,也没受贿过一分钱,那好,没动过手,动过口没有,没吃过饭的干部,有吗?
  所以,就看这个权力怎么用了,说的好听点,那是反腐,说的不好听,那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所以凡事不能一概而论。
  在司南下看来,汪明浩注定是过不了这一关的,因为如果汪明浩是其他的干部,不是纪委的干部,那么关一山就是贪一座金山,和汪明浩扯上的关系也不大,传出去最多说他是谁的女婿。
  可是,汪明浩偏偏是纪委书记,而关一山就是贪一毛钱,人家也会说,你纪委书记连自己的人都管不了,你还有脸去管别人?所以,汪明浩必须走人,这也是对各方的一个交代。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在接下来的交谈中,李铁刚并没有提及关一山的问题,毕竟这是一件小事,关一山的贪,还有湖州市纪委和检察院呢,而对于汪明浩这样的干部任免,不是李铁刚说了算的,那得省常委会研究讨论,至少罗明江不认同的话,汪明浩就可以呆下去。 
  汪明浩的心里松了一口气,在和司南下一起将李铁刚送到楼下后,就在汽车启动起来时走了几步后,李铁刚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事,朝着汪明浩招了招手,汪明浩立刻小跑着过去了。
  李铁刚摇下了车窗,看着车窗外弯着腰听自己说话的汪明浩,心里没来由的有点心软了,谁没有孩子,所以尤其是面对自己的孩子出事时,做父母的心里都不会好过,可是这种心软也就是一瞬间的事,立刻就决定了下来。
  “明浩,刚才没没说你女婿的事,是给你留着面子呢,你是纪委书记,你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认为你这个纪委书记还该不该干下去?”李铁刚直白的问道。
  这话对汪明浩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刚才还说的好好的,怎么着一转眼的功夫立马就翻脸了呢?

  “李书记,这事我能处理,我……”
  “明浩,我知道,我也相信你有大义灭亲的决心,但是关键在于,你作为纪委书记处理自己家里的事,谁能信,有这个权威性吗?再说了,这个案子你得回避,而且因为你是纪委书记,你家里居然出了这么一个贪官,百姓们会怎么想,全省的干部会怎么看?这些问题你想过吗?”
  这一句话问的汪明浩哑口无言,自己还能再说什么,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是苍白的,汪明浩猜到了李铁刚的意思,但是却不甘心,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李书记,我该怎么做?”汪明浩几乎是哽咽了,问道  。
  看着汪明浩的样子,李铁刚心里一酸,但是有些话不得不说,而这个汪明浩也真是不给面子,事情都点到这个份上了,非得逼着我把话挑明了。
  “明浩,你是个好干部,省里都知道,所以,希望你这种表现能再发挥一下,不要让省领导为难了,该怎么做,你自己考虑吧,开车”。李铁刚说完摇上了车窗,汽车缓缓启动,一直到离开市委大院,汪明浩一直都这么看着那辆奥迪车消失。
  再回身时,司南下早就上楼了,留下汪明浩一个人站在大院里,孤独而寂寥,太阳很大,这一会的功夫,汪明浩身上全湿透了。
  丁长生接到何大奎的电话时感到很意外,自己和何大奎真正的见面也就是那一次在何大奎家里,除此之外倒是,没怎么深谈过。

  “喂,是丁主任吗?你的电话可真是不好找,我找了好几个人才打听到你的电话”。
  “何厂长,我是丁长生,怎么,找我有事?”
  “是有点事想麻烦丁主任,对了,先谢谢你上次塞在家里的钱,你看你这是何必呢,你也就那点工资,都不容易的”。
  “嗯,这事咱们就揭过去了,你说找我有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您尽管说,我能帮的上的一定帮”。丁长生客气道。

  “那好,我就直说了,是这样的,我们纺织厂这些老弟兄们商量了一下,觉得市里可能是真穷,所以就商量着,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降低点标准,只要给我们解决了保险就行了,其他的补偿我们不要了,让我们这些人老了不至于饿死就行,我们想请你给市里说说,因为大家都说你和市委书记司书记能说的上话,你看这事?”何大奎认为丁长生还在负责这事,所以找了丁长生。
  日期:2015-11-28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