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1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他的面前,她一直都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少女,虽然自己比他实际上大十多岁,但是女人的年龄不是按照真实的年纪算的,而是按照心态计算的,在她的情人眼里,即便是自己再老,但是小女儿的情态依然会有。
  刘海生是她的丈夫,但是也只是丈夫,对于这个当年给了自己十万让父亲的病得以治疗的男人,她有的只是感恩,但是那种深刻的男女情谊,自己却没有感觉到多少  。
  或许是自己之前遭受的苦难太多,以至于丁长生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闯入到自己的生活里时,自己一直都是心存利用之心,本以为自己就只是利用,可是慢慢的自己却深陷其中,这才明白,世间最苦恼的事不是爱不爱,而是爱的纠结,一方面自己是真的爱他,但是另外一方面却担心自己的不堪会暴露他的面前,这种纠结的心态远比一个简单的选择要难受的多。
  可是即便是如此,在他的面前,她依旧没有勇气去坦诚自己,直到这种不堪让自己变成了别人手中的把柄。
  相对于他的身份而言,他真的不是一个好官,因为他包庇了她,但是相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这却是对一个女人的变相承诺,为了她,他枉法,为了她,他杀人,为了她,他做了不该做的很多事,但是这一切都源于她是他的女人,理由很简单,但是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能做的到。

  “你想让我走还是留下?”丁长生笑眯眯的伸手抚摸着她的脸庞,那里还有几道伤痕没有完全康复,褐色的瘢痕让她显得沧桑,也让她显得更加的有故事,因为残缺也是一种美。
  “我可能在国内呆不了几天了,你能不能陪陪我?”蒋玉蝶感觉自己的要求有点过分了,但是这可能是她最后的要求了,所以虽然觉得唐突,可还是说了出来,因为她感觉自己的机会不多了。
  “好,你想干什么,我都陪着你”。丁长生笑道。
  “不干什么,我就想这么看着你,今晚,你陪我好吗?”蒋玉蝶红着脸说道。

  “行,我去打水,给你泡泡脚吧,女人泡脚好”。
  “不用,这些事让小妹去办就行了,你去洗澡吧,我等你”  。蒋玉蝶脸色绯红的说道。
  她的伤在肩部,所以只要不大动,应该是没问题的,还有一个丁长生不知道的理由,只有她们姐妹知道。
  丁长生在石爱国家收拾家具,也没好意思在他家洗澡,而且昨晚又喝多了,身上的确是难受的很,所以蒋玉蝶说让他洗澡,他也没推辞,直接出去洗澡了。

  不一会,蒋梦蝶端着一盆热水进来了,扶着蒋玉蝶起来,帮她洗脚。
  “药还有吗?”蒋玉蝶问道。
  “还够一次的,要不然我明天再去拿点?”蒋梦蝶问道。
  “算了,他很忙,过了今晚,再打针也没意思了,但愿这几天的促排有作用,我真是很担心,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我还有机会吗?”蒋玉蝶苦笑道。
  “姐,你这又是何必呢,你真的要为他生孩子啊?你可要想好了,你自己一个人在国外,带个孩子多难啊”。蒋梦蝶很不赞成自己姐姐要为丁长生生孩子这个想法,但是自从丁长生要蒋玉蝶做好出国的准备,还要她永远不要再回来了,姐姐就一门心思的想要个孩子,包括今天打电话叫丁长生来,也是向杜山魁打听了丁长生的行踪后才跑到省城来的。
  可以说,蒋玉蝶为了要个孩子也是蛮拼的,但是就是自己的宿命,这是她自己想的,因为如果不是丁长生,自己不是死在了白开山手里,就是继续做他的傀儡,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吃枪子的,但是既然自己有了新的生命,那么生命的延续就显得更加重要了。
  而且自己一个人在国外,孤零零一个人多难过,但是有个孩子就是有个盼头了,也可以让自己的生活充实起来,这才是蒋玉蝶内心的真实想法。

  于是她向医院的医生咨询了怎么样才能提高受孕率,自己的年纪不再年轻,医生建议用药促进排卵,这样可能多排几个卵,那样的话,一个是提高了怀孕的可能性,说不定还能怀双胞胎,这让蒋玉蝶彻底动了心。
  “小妹,你还小,你不明白,到了姐这个年纪,你就知道孩子是怎么回事了,行了,不要劝我了,我决定了,这不是为了报答他,而是在救我自己,我一个人在国外还不得闷死,有个孩子就好多了”。蒋玉蝶笑道。
  “行啊,你自己把握吧,我管不了你”  。蒋梦蝶无奈道。
  这两天是她的排卵期,而且依照白天做的卵泡监测来看,今天到明天的可能性最大,所以,她才急急火火的从湖州赶到了省里,等待的就是丁长生今晚的雨露。
  “洗完了?”丁长生穿着一件浴袍就出来了,反正将自己包裹的很严实,但是脚下却是一双男人的拖鞋,露着小腿,见蒋梦蝶端着水盆出来,问道。
  “嗯,洗完了,您这是要休息了吗?”蒋梦蝶问道。
  其实她是想嘱咐一下丁长生,她姐姐的伤还没好,晚上慢一点,轻一点,但是话到嘴边才觉得自己一个大姑家说这话着实不合适,而且这是自己姐姐和丁长生的事,自己瞎参合什么呀。

  “你是不是有事要说?”丁长生擦拭着头发,问道。
  “哦,不,没事,您休息吧”。蒋梦蝶笑笑,端着水盆进了洗澡间。
  丁长生也没多想,进了蒋玉蝶的房间,反正蒋梦蝶知道自己和她姐姐的事,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进门后关上了门,然后爬上了蒋玉蝶的床,掀开薄薄的床单,发现蒋玉蝶的已经是身无寸缕,也不能说是身无寸缕,至少还有一块纱布包裹着她的伤口。
  闷闷的一声呻吟,蒋玉蝶感受着来自身体之外的侵入,可是这种感觉却和之前的差别太大,至于差别在哪里,她也说不清楚。
  “你知道吗?我今天很想,很想你,很想你……”蒋玉蝶一边忍受着伤口的撕裂疼痛,不敢很用力,但是身体的另一个地放散发出的快感却渐渐弥漫着自己的躯体。
  “想我什么?”丁长生在她耳边吹着热气,这些来自男人身体里的气息在她的耳廓里盘旋着,然后形成一个看不见的气旋,瞬间就消失在她的耳道里,一直到了冲击到她的耳蜗,使她的敏感神经通过大脑,将这一快感弥漫四周。
  “想你给我,一直给我,就像现在这样,一直给我,死了也愿意……”蒋玉蝶此刻的反应已经不受大脑控制,完全是自身的应激反应,没有秩序,但是却有规律。

  李铁刚不像是朱明水那样,不声不响的就到了湖州,这一次李铁刚到湖州来是给汪明浩打了招呼的,这就很给湖州面子了。 
  汪明浩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司南下,汪明浩的意思是,虽然李铁刚是省纪委书记,但是毕竟是省委常委,所以,接待李铁刚不能由市纪委单独出面,最好还是市委出面,这样才说得过去。
  其实不用汪明浩说,李铁刚来湖州,如果司南下明知道李铁刚来而不接待,那岂不是要明摆着得罪李铁刚吗?得罪省纪委书记有什么好处,巴结还来不及呢,但是司南下想到的却是,汪明浩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