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1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的事都传开了,不冷静,怎么这么不冷静呢”。石爱国虽然是埋怨,但是更多的却是关心,丁长生能感觉的出来。
  “唉,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觉得那些话不得不说,不说心里不痛快,有一种快要憋死的那种感觉,尤其是在我去了纺织厂小区之后,我的心里就更加难受”。
  “嗯,但是你要明白,有些话是不能说的,即便是大家都知道,相互之间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都是自我欺骗,以为对方不知道,其实谁不知道谁啊,在你身边,在单位里,谁奸谁忠,谁贪谁廉,谁不知道,可是你管得过来吗?管不过来?”
  “这些道理我也明白,但是我这一次实在是忍不了啦,当然了,这里面也有我自己的问题,汪明浩审查我,调查我,差点被谭大庆打了黑枪,这一切司南下是可以阻止的,但是他没说话,所以汪明浩才这么猖狂,为这样的领导,我觉得不值得”。丁长生在石爱国这里说了实话,的确,这一次和司南下的冲突的确是因为心里感到委屈,所以才这么极端。
  “糊涂,你以为你做事做官是为了某个领导做的吗?你是为老百姓做的,你走了,是利索了,你可知道,接下来的拆迁怎么办?其他人有你这样的心肠吗?吃大亏的还是老百姓,明白吗,你这是逃避”  。石爱国说道。
  丁长生知道石爱国的意思,但是事已至此,自己那是别无选择,不是为了某个领导做事,这话说起来是那么回事,是那么高大上,但是现实是怎样的,还不是看着上级的脸色行事,有多少事是面子上的事,有多少是真真切切的不是走过场而是实实在在的为老百姓做的事,哪一样是以老百姓为出发点的?
  不是为了谋取政绩,就是在谋取政绩的路上,丁长生感觉自己的心真的是累了,有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还是真的想干那么一点实事。

  “你先离开湖州避一避吧,休假也好,换个工作岗位也好,如果愿意到省里来,我来安排”。石爱国看了看一言不发的丁长生,说道。
  “书记,暂时我还不想离开湖州,开发区刚刚有了起色,我想把我经手的几个项目都落实了,不能让那些投资人再去找门路,这也是为湖州开发区撒点种子吧”。丁长生说道。
  “嗯,随你吧,你呀,比我走时成熟多了,但是也越发的不让我放心了,有时候你考虑的太多,这反而是不好的,考虑的太多就容易瞻前顾后,这样下去,你迟早要垮了的”。石爱国担心的说道。
  “书记,我知道,我会调节好的”。
  “嗯,这就好,既然来了,就到朱书记那里去看看,他在外面前时常提起你,还说要把你调来当秘书呢,我看这也是个好出路,当秘书熬上几年,下去做个市长或者是书记之类的也不是没可能,朱书记年富力强的,还得干上很多年,多一个出身也是好的,人脉这个东西,没有是一回事,但是一旦要是有机会,就要好好抓住”。石爱国看着丁长生说道。
  “书记,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不想再做秘书了,我想在一线干点实实在在的事,上次你说的那个物流仓储基地的事,我找到投资了,但是市里对这样的项目一点都不感兴趣,司南下现在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房地产上了,您给出个主意,看看怎么才能进行下去,一旦这个项目被邻省拿去,那湖州就没多大的竞争力了,这样的事,重在首创,这样才有优势”。丁长生恳切的看着石爱国说道。
  对于丁长生来说,石爱国不但是自己仕途上的伯乐,也是自己生活态度的指导者,石爱国的话是他的仕途经历的结晶,他之所以告诉丁长生这些,不过是想让丁长生少走一些弯路,用自己的经验教训为丁长生的仕途铺平那些坑坑洼洼。

  这一夜,丁长生陪着石爱国喝了不少的酒,开始的时候丁长生还控制着自己的酒量,不敢喝多,但是渐渐地放开了,一直喝到趴在桌子上不愿意起来。
  “这混小子,以前的酒量不错啊,这次怎么和这么点?”石梅贞问道。
  “唉,人人都有不尽人意的事情,对于他来说,醉了倒是不错的休息方式,但是他又不是那种没有自制力的人,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他喝醉,醉了也好,不用想那么多事了”。石爱国叹息道。
  “爸,他是不是出事了?”石梅贞听出了石爱国话里有话。
  “阿贞,你什么时候能学会设身处地的为他人考虑考虑,丁长生比你还小,但是你看看他经历了什么,你自己呢”。
  “说着说着他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石梅贞不高兴的说道。

  “长生这孩子,命苦啊,我知道他以前在白山时,家里已经没什么人了,是仲华给了他机会,他才能到湖州来,到湖州后,我给了他机会,他的心里一直都是记挂着我,从我和他接触,我就知道这孩子重情重义,可能在老顾家刚找到家的感觉,老顾又死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啊?”石爱国说着说着,不禁老泪众横。
  此刻,他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上级,而只是一个对孩子怜悯的父亲而已,看到石爱国动情了,石梅贞也没再说什么,的确,丁长生是个好人,但是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好色,自己心里的苦谁能知道,总不能告诉父亲自己和丁长生之间那些事吧  。
  当晚,丁长生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早晨起来时,石爱国已经在院子里打太极拳了,丁长生不好意思的洗了把脸也出去陪着石爱国打拳去了。
  “我说的话你好好想想,干脆到省里来算了,没事时来陪我打打拳,养养花,对了,我最近在学钓鱼,但是却收获不大,看来心还是不静啊”。石爱国看到调查起来了,笑道。
  “唉,书记,您要是想要我陪你,我就不能来省里,要真是来了省里,我可就没时间陪你了”。

  “嗯,说的也是,在下面你的时间还能自己掌握,来省里,哼,我看你还真是没时间了”。
  “对了,书记,我看,你有时间还是回去看看吧,我也可以陪您去骆马湖钓鱼啊,前今天我还去湖里游泳了呢,在湖心岛上找了不少的野鸭蛋,下次弄点给您带来”。丁长生说道。
  “嗯,是啊,要回去看看的,但不是现在,现在我回去,别人会说我是给你撑腰的,到时候你更麻烦,不过,你倒是可以把你的想法和梁省长汇报一下,我看,到时候可以邀请梁省长下去看看,他还年轻,还是一个很有魄力的人,对了,走,到梁省长家里吃早餐去,他女儿做的油饼很好吃,我吃过两次了”。石爱国说到做到,刚才还在打拳呢,现在立马拉着丁长生去梁文祥家里蹭早饭去了。
  因为石爱国在省委的地位很超然,所以在很多人际关系方面,都放的很开,但是也有不合适的地方,一个是和省委书记罗明江之间几乎是没有交流,这可以理解,因为正是罗明江一手把他从湖州市委书记的位置上拉了下来,虽然最后的结果还不错,但是这个不错的结果和罗明江没有半毛钱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